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片林子給我的,是真正的無所事事。我的思緒很平靜,只有看着眼前的畫面。讓我想起每次騎車,在山中或海邊,安靜得只剩下大自然的聲音,還有自己的呼吸聲,這讓人感覺幸福。

從他發來的日記中,我看見他的文字像火花一樣閃爍,似乎是風吹石塊偶然摩擦時驟然產生的,有別於他以往笨拙的言語,燒出的火又溫又暖。

這些文字透露出他在 Nodoka 家精緻的生活,我珍惜地閱讀每一行字,請允許我不多費筆墨,直接套用 Yuu 的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晨霧中的羊圈。

“他們是在東京上大學認識的,家也在東京,因為 Nanami 身體不好,所以畢業後 Nodoka 和 Nanami 一起旅行日本半年,一起尋找適合他們住下來的地方,費了好久才找到人口最少的四國的這片林子,那時候 Nodoka 26歲。他們在這個小鎮住了三、四年,用好些時間才找到了他們現在的房子的所在地。

每天都要到羊圈附近割草,然後把雜草用繩子困成一圈,再拖到羊圈,把雜草丟進去。之後開始伐樹、據木頭,為冬天做準備。

只有休息天才會在中午躺在門口的吊床,躺在吊床看着對面的山頭。回想起在居鑾(編按:Yuu 在馬來西亞的家鄉)的家裡,我也會無所事事地躺在院子的吊床,是同一個吊床,但不是同樣的無所事事。在居鑾,總會想着我還能幹什麼,等下可以做什麼。但這片林子給我的,是真正的無所事事。我的思緒很平靜,只有看着眼前的畫面。讓我想起每次騎車,在山中或海邊,安靜得只剩下大自然的聲音,還有自己的呼吸聲,這讓人感覺幸福。”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義務幫忙捶打麻薯的Nodoka。

Oyishi村那些事兒

身為一個局外人,Yuu 還參與了這個小鎮的運動會!作為 Oyishi 村子的代表參加賽跑,他帶着黃色小領巾,抓着接力棒奔跑。村子裡還有不少活動,Nodoka 義務幫忙,也把 Yuu 帶去見識見識。聽 Yuu 形容,這個活動是大夥新鮮製作麻糬,用木頭敲敲打打,制好的麻糬小糰子從台上扔下去,台下的人們紛紛用手去接,直接吃下肚,看上去像是慶祝秋季收成的節日,因為文化的不同,旅行者對當地人的行為往往是有趣的觀望。

後來我們見面,他提及最多的便是在日本 Nodoka 家的這段時間,對這個地方,這戶人家,還有這個家的孩子們和主人,無一不是他最深刻的記憶。我們開始談論起對原始自然的渴望,對眼前的文明世界抱有疑問。

放學以後,Nodoka 牽着 Chi 的手回家。回家路上的小木屋裡放着新鮮的小番茄,個個的鮮艷欲滴,想買的人只要取走一包,把錢放進鐵罐里。很難定義這是種怎麼樣的生活,不知這是日本獨有,還是山區獨有,還是獨有的人群所獨有。無論如何,從 Yuu 的言行上透露着,他渴望這樣的生活,以至於他經常思考 Nodoka 是如何走到這裡。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從木屋望出去。

Nodoka 一家住的地方,是郵差也懶得進去送信的偏僻之處。於是他在稍微靠近鄉鎮的地方,借一處朋友家的地兒,建了一個收件的小信箱,如此一來,一周幾天去超市辦貨的路上,就能一次收集這些信件回家。令 Yuu 思考的是:人終究是無法脫離超市的嗎?文明世界是人類生活的進步或退步,人們眾說紛紜。後來 Yuu 在濟州島生活,住在遠郊的那戶人家也無法不倚靠鄉鎮和超市而活。

Nodoka 大學畢業那年才24歲,城市的霓虹正合適年輕的靈魂,他毅然決然來到山中,是如何下的決心?我們無所得知,只能試圖用那句“本性即是本性”(按:引文自小說《在路上》“Life is life,kind is kind”)作為結論,了結這個話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山林間也要踢球。

騎行的“Suffer”

在 Yuu 的記事本里有這麼一段手抄的話:“We’re the middle children of history, man. No purpose or place, we have no Great War, no Great depression. Our Great War is a spiritual war, our Great depression is our lives.”(我們是被歷史遺忘的一代,沒有目的,沒有地位,沒有世界大戰,沒有經濟大蕭條。我們的大戰只是心靈之戰,我們的大蕭條只是我們的生活。)

這段對白來自電影《搏擊俱樂部》,我們生活得不愁吃穿,我們沒有戰爭,電影主人公通過搏擊感受生命,Yuu 也想被揍一頓,好感受生活的真實。因此他選擇騎行上路,歷經所謂“Suffer”,非不愁吃穿的平庸,也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憂擾。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Chi。

離開的日子越來越近,Yuu 和這戶人家就要道別。他們一起去看藝妓表演,吃旋轉壽司,Nodoka 把 Yuu 的照片打印出來,每一張都是在此生活的回憶。Ko 和 Chi 最喜歡 Yuu,他們帶他在屋外採野莓,一個多月以來他們建立起友誼。Chi 會寫字,Yuu 臨走前收到了她手寫的一封信,信的背面是 Nanami 貼心的英語翻譯,信不長,每一個字都是真誠的、良善的。

在孩子們的眼淚中,Yuu 終於離開日本。後來去了韓國,因兩國地域接近,文化相仿,難免給人拿來比較,Yuu 對日本的極大好感使他無法不想念這裡的一草一物。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七):騎行者有話說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