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转过身,看见油画的画意:远山迷离,大海橙黄一片,太阳刚沉落,天边已出现月影儿,草坡上,树木风致楚楚,小屋与它为伴,两只蜡嘴雁飞来,一只沙袋鼠跳进来,又一只,又一只……

喜欢看《国家地理杂志》纪录片,憧憬着有一天,能跟着生态学家和野生动物摄影师,深入原生态自然腹地探寻大自然的奥秘。这一天真来临了!他并非生态学家,也不是野生动物摄影师,他是一名国家公园管理员(Park Ranger),他有一个当画家的伴侣。我们在一座荒岛,邂逅他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碧水蓝天,荒草萋萋。

流放犯人之岛

玛利亚岛(Maria Island)位于澳洲塔斯马尼亚(Tasmania)东海岸。在特瑞亚布纳(Triabunna)码头乘搭渡轮去玛利亚岛,水路一波一波,就像《少年派》(Life of Pi)的小船在惊涛骇浪中浮沉。

渡轮摇晃,时光悠悠。来到玛利亚岛,饱受夏日煎熬的草原全褪了色,满目苍凉。十九世纪,这里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地方。对流放的犯人而言,荒岛上生命的气息或是最动人的消息。蜡嘴雁遍野处处,它们叫声鼓噪,飞行速度惊人,落脚到草原上,拍一拍翅膀,走几步,低头把草的芬芳给砸了出来。

我们在夏末的阳光中畅游玛利亚岛,天光云影忽前忽后跟着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彩绘峭壁(Painted Cliff)。

大自然的画作

数百万年前,地下水渗透砂岩,形成美丽壮观的彩绘峭壁(Painted Cliff)。浪翻卷过来,打湿岩石表面,把它们点染成金橙色和象牙白的图案。退潮时,岩滩上绿盈盈的海藻森林拂来一阵阵腥。潮水潭内,生机活泼:橄榄褐的珠串是海王星的项链,附在岩石的软体动物名叫多板纲,袅袅娜娜的深红色生物是海葵……

站在岩滩上,风吹过水流过海鸥飞过,时间静止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丰肥可爱的袋熊。

伊甸园

岛上的灌木丛间,有小动物隐隐作动。它眼圆鼻圆身体更圆,手短脚短尾巴更短。它是丰肥可爱的袋熊!听见脚步声,它露出惊慌的表情,把身体藏进灌木里。见我们不动也不叫,它抽动着鼻翼,大屁股扭一扭,又出来啃树根、咬树皮。

在松树下,松果一颗颗落下。松树是蚂蚁的栖身地。我们不侵犯蚂蚁,蚂蚁不来叮咬我们。我惊见一颗松果变大了,缓缓移动起来。啊,是童话世界的松果?不是这样的。是蚂蚁引来了针鼹。针鼹长得像松果像刺猬像又像箭猪。它用长长的口鼻嗅树皮,找蚂蚁吃。我盯住针鼹,针鼹不动,我走,它跟着走。针鼹真可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玛利亚岛景色面面观。

在深邃的景色里,有一个画家在写生。她告诉我们,黄昏时,许多沙袋鼠(wallaby)会从山坡上的灌木丛中跳出来,到草原上觅食去。想象无数只沙袋鼠从眼底世界进入草原的景象,暮色未降临,我们就到草坡上静候它们。

岛上的风把草原当做自己的舞台,在上面狠劲地吹。足足有两个钟头,我们瑟缩发抖,守候在松树下,看着荒野陷入一片混沌里。沙袋鼠啊沙袋鼠,你们上哪儿去了?

暮色越浓,风越刺骨。就在我们萌生放弃念头时,一阵骚动声从灌木中响起来。紧接着,一只沙袋鼠从我们身边一闪而过!未及看清它的容貌,它已轻灵地跃入草原。我转过身,看见油画的画意:远山迷离,大海橙黄一片,太阳刚沉落,天边已出现月影儿,草坡上,树木风致楚楚,小屋与它为伴,两只蜡嘴雁飞来,一只沙袋鼠跳进来,又一只,又一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岛上鲸鱼骨骸。

可遇不可求——跟着 Park Ranger 的眼睛看荒岛

沙袋鼠的活跃时分,在暮色之后才真正开始。太阳下去了,天色昏蒙了,草色也昏蒙了。

黑漆漆的旧监狱,除了长廊正中央有放光的地方,再也没有照耀玛利亚岛的灯火。旅人聚集在长廊上嘁嘁低语,看袋鼠把影子打在墙头上,无限放大。我们身体挨着身体,仰望星空,任漫天星辉洒落身上。

午后邂逅的画家,邀我们同去观察夜间动物。她与他的伴侣,一名 Park Ranger,各持一支手电筒,往浓稠的黑夜走去。黑漆漆的玛利亚岛朦胧着神秘的气氛。我们蹑手蹑脚,跟着他俩东察西探。寂静放大了彼此的呼吸声。

对于动物在哪儿出现,她的伴侣拿捏精准。他举手电筒映照的节奏迅捷,影影绰绰的有在树上的袋獾(Tasmanian Devil),蹦蹦跳跳、口袋里装小宝宝的沙袋鼠,还有依偎在河畔成双成对的鸟儿。

动物在原生态环境中活动不已的状态,就像《国家地理杂志》纪录片展示的一样。我们还听见动物的笑语和吆喝声。它们靠着本能在大自然生存,不像笼中动物老沿着铁槛兜圈子巡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对流放的犯人而言,岛上生命的气息或是最动人的消息。

玛利亚山

岛上的玛利亚山,身高711米。山的一隅悬崖险峻,次晨走一段山路,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无底深渊,粉身碎骨。

山道上,有些树木被暴风摧折了,残败不堪,东歪西倒横在地下。屹立的老树把风雨来去看个明白。

矫健的旅伴们直攻山顶去了。途中遇见蛇族,一家大小游移在山道旁。他们毛发竖立,战战兢兢放轻脚步、加快速度。幸好蛇族非歹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它们仅仅为山道增添一抹有惊无险的鲜艳色彩。

动过手术的缘故,我和旅伴们渐渐走出一段距离来。最后,险峻的山石阻止了我攻顶,徒步折返,别有风味。在半山腰,不知名的灌木发出阵阵香气,一名旅人出现在山道旁,正在看书。我不知道是不是精神疲惫时,产生一种迷离恍惚、不可名状的幻觉。

她向我点了点头,说声“Hello”,我才知道是真的。原来她体力不好,待在那儿等候旅伴。我们攀谈了片刻,她的旅伴回来了。他俩是颇有年纪的洋人夫妻,为夫者曾在大马当过驻军——是1962年的事了。

“我见证了 Tunku Abdul Rahman(马来西亚国父)宣布独立的历史性一刻呢!” 他兴致勃勃地说:“没想到许多年后,在澳洲山上遇见大马人!”

玛利亚岛的体验畅快淋漓,虽然会晤不了企鹅空留遗憾,然则这正是原生态自然腹地探寻野生动物的乐趣。期待或落空,惊喜出其不意。

我从玛利亚岛回来了,岛上的故事还在迂回着。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达令顿感化站(Darlington Probation Station)遗址之一。

旅游资讯:

交通

  • 从霍巴特 (Hobart)乘搭公共巴士去特瑞亚布纳(Triabunna),全程84公里,约1小时15分钟车程。这里的码头提供渡轮服务去玛利亚岛。码头的旅游中心可购买渡轮票及预订岛上住宿。

住宿

气候

  • 春天(九月至十一月):6度-18度
  • 夏天(十二月至二月):10度-22度
  • 秋天(三月至五月):6度-20度
  • 冬天(六月至八月):3.5度-12度

 签证

  • 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居民皆须签证。可在出发前上网申请电子旅行授权(ETA)。

实用网站

  • 欲知道更多有关玛利亚岛国家公园的资料,可游览官方网站

玛利亚岛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有故事的荒岛、有故事的人——澳洲玛利亚岛

mm

叶欢玲

来自马六甲,喜欢至纯至美的大自然以及偏远村落的人间烟火。走吧,去旅行!它使生命丰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