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这里的社区不大,但邻居间彼此都很熟络,都已经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平时都会互相照应,更不时会串门子分享彼此从家乡带回来的地道小吃。

从小被灌输的多元种族和睦共处,原来不是必然的。种族之间的隔阂,随着岁月的流淌而暗湧四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以前的密切,邻居之间的关系淡如薄纱,看得到对方,却视而不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回流的游子

缅甸仰光的旧楼。

LIN LIN 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年,一年前回流仰光(Yangon),准备在自己的国家大展拳脚。在这之前,她在澳洲生活了一段时间。离开缅甸十多载,这片土地有了显著的变化。从前社区附近的楼房,多是二楼到三层,如今已经极速往上伸展,城市风貌与当年,已经不言而喻。如今回来,很多事情必须重新适应。比如说,缅甸偏油腻偏辣的食物,还有往右边靠拢行驶的来往车道。更重要的是,重新投入这里的生活节奏,展开另一段生活。

LIN LIN 将办公室设在家里,前去拜访时偶遇附近的邻居,寒暄一番。这里的社区不大,但邻居间彼此都很熟络,都已经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平时都会互相照应,更不时会串门子分享彼此从家乡带回来的地道小吃。

Bigfoottraveller.com l 回流的游子

风雨不改如此奉献。

邻居家的八十几岁老奶奶,平时几乎足不出户,但每天却会在固定时间走出家门。每天早晨九点,远处铛铛声响,老奶奶和其他邻居一样,怀里端着一盘食物走下梯楼,站在路边静静等候。不消五分钟,一行数十位僧侣,从资深到资浅的顺序排列,缓缓由远至近。邻居们面带微笑地,把手上的食物端到僧侣的手上,抑或僧侣手捧著的大瓷缸里。如此奉献,老奶奶数十年如一日,风雨不改,其他左邻右里,想必也是如此。

离开成长的土地,回来之后很多事情都需要重新开始,包括适应这里的空气,还有那热死人不偿命的气候。然而,在她从小生活在此的小社区,一切彷如从前。或许这一点熟悉感,让 LIN LIN 很快地重回仰光的生活轨道上。

Bigfoottraveller.com l 回流的游子

仰光今非昔比。

这篇文字完成的时间,要回溯到数月前。那个时候,缅甸尚未变天,笼罩仰光的氛围,或许已今非昔比。然而时代的巨轮不停在滚动,眼看着自己的国家正处于更好的时刻迈进。或许未来的日子,会有更多像 LIN LIN 那样的缅甸孩子,陆续返回自己的家园。

祝愿 LIN LIN,也祝福这片我喜爱的土地。

雷昇杰

前上班一族,全职打杂,游走设计、影像、文字与旅行之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