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东京新宿车站,全世界人流最多的车站,在这里 Yuu 一点也感受不到秋天的冷,人气鼎盛。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新鲜的事物有很多,一个比一个更有趣的东西吸引你的眼神,让人目不暇给。

城市的万家灯火是东京的轮廓。东京,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五花八门的店铺招牌,小小的,满满的,看上去很丰富,却很凌乱。Yuu 在这里见了阿欢,他们俩还约了另外两个老乡,ShuHuai 和 ZhiSheng。晚饭后在回家途中,他们看见牵着大白菜散步的日本青年,Yuu 又惊又喜,阿欢只是莞尔一笑,说这种场景不是第一次见。后来 Yuu 向我形容这座城市有多么奇妙,多么令人晕眩,我看着他眉飞色舞地讲给我听,心早就飞到外面的世界。

来到大城市,特别是这个国际大都会,外出最便利的非地铁莫属了。Yuu 在抵达东京以前全程骑行,现在在东京市中心行走,几步以外就是地铁口,这让他想起在新加坡生活的日子。高三毕业以后等待中国大学入学通知的时间里,Yuu 在新加坡打工,当时的生活是两点一线,早上起床,搭地铁上班,晚上下班,搭地铁回租来的房子睡觉。

新宿车站,全世界人流最多的车站,在这里 Yuu 一点也感受不到秋天的冷,人气鼎盛。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新鲜的事物有很多,一个比一个更有趣的东西吸引你的眼神,让人目不暇给。只在电视里或动画里出现的相扑手就这样在东京街头出没,游客们看得目不转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骑车大叔一家。

日本骑行大叔

Yuu 的自行车不死骑创始人邵明,给他介绍一个骑行者日本大叔。这个大叔在亚洲地区骑行了五年,是邵明的日本骑友。邵明知道 Yuu 要去东京,就把大叔介绍给他,但是顾及对方太忙一直没有回应。后来大叔自己在 WarmShowers 网站上找到了 Yuu,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从东京市区和朋友道别,骑行去大叔家,可爱的一家人早已在家里等他,从楼梯间开始就贴了指示标。从他们家门口上的A4纸上可以感受到满满的热情。

在他们家早晨醒来就有鳗鱼吃,这让 Yuu 的感恩之情不知往哪里搁。日本大叔从2002年到2007年间骑行亚洲,最喜欢的地区是西藏,四条入藏路线他都骑行过了。期间还去了尼泊尔、印度、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等。Yuu 还向他问询了很多关于灶具的问题。骑友遇骑友,没有泪汪汪,更多的交流是在路上的宽慰和相互理解。

离开大叔家那天,路上满是雾气。眼前迷茫一片,Yuu 怕冷,就躲在便利店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1000日元上的富士山。

富士山脚

在一个起大雾的早晨,Yuu 去了富士山。就是那一座代表着日本形象的,顶端永远覆盖着白雪的富士山。在东京西南方80公里的地方,Yuu 在那里看见了富士山。他给我发来富士山的美景,他去的那个季节不让登山,他在远处窥看它,窥看这一座太平洋岸边,随时可以爆发的活火山。他穿过了东京的公园,穿过了茶园,他说“你看,这里也有西湖龙井。”

终于,他掏出1000日元的钞票,上面印着戴上白帽子的富士山。

在富士山山脚下,有座浅间神社,是建于富士山二合目的富士山中最古老的神社。自创建时起,受到皇室和有势力的武将的庇护,因而在当地受到崇敬。在树荫下,秋日的阳光洒在尖尖的神社顶部,四周一下明亮起来。出自日本文学的字眼“小确幸”很适合这个上午。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Yuu 变身游客。

亲哥来了

这天,Yuu 要见他的亲二哥 Yan。Yan 从马来西亚来日本旅行,他们约在这里碰头。从2015年春节结束飞回杭州上课,一直到毕业后直接骑行上路,Yuu 都没有和家人见面。一直以来省吃俭用的骑行者,在和亲哥见面以后一秒升级游客。Yuu 像是从野外回到笼子舒适圈的小马,恭敬不如从命地接受所有的爱戴和呵护。

在 Yuu 的家庭里,家人和家人之间是有很多自由的。他们一年中相聚的时间不多,但各自都过着自己愿意过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是饱满的。很多朋友都说:正是这样的家庭,出了一个 Yuu。

身为一个游客,必须要尽情觅食。Yuu 从骑行者到游客的转变显而易见。他换上了和骑行时截然不同的休闲服,再也不只是吃便利店的便当。他们去吃了日本人气美食生蛋香浓咖喱饭!浓郁的黄澄澄的咖喱饭中间,打着一颗黄灿灿的生鸡蛋,有滋有味的同时,不仅增加了营养成分,而且口感滑顺,还可降低咖喱的辛辣度。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露宿。

在路上,也要停下来

在路上,Yuu 选择打工换宿的原因,是想借由短暂的劳动付出换取一些食宿补贴,减缓一些开支,用那些省下来的钱走更长的路。然而,从他离开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内,他的频率一直是走走、停停、走走、再停停。或许原因不再只是简单地要减少开支,“停下来”可能是旅行中不能缺少的常态。

Yuu 和 Yan 分道扬镳以后,就带上他的不死骑坐船去了四国。在船上碰到了阿根廷的骑友。到了四国,他到了这个需要“停下来”的地方。才刚到第一天,他就爱上这里。

这里上网很不方便,而且网速不快。是个小镇,却没看见沥青路,说是个农村,倒也不至于。只看见四周环山,有小羊,人烟稀少。我只听他说会在这个地方打工换宿,一天给他们家劳动四-五小时,和这户人家一起住,一起吃。我不知道他在这里生活怎么样,直到一天我收到他一张照片,Yuu 穿着冲锋衣面料的外套还有头盔,拿着工具在割草!

这里的生活是 Yuu 至今为止最享受的,感触最多的。这又是一段有趣的故事了。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六):东京,东京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