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家里有多少个爱自己的人在等着我们回家,为何我们要离开安定舒适,选择在冷清的城市里游荡徘徊,选择投身进入这个虚无的世界?

其实房里并不是那么漆黑,从窗外可以窥见高悬在夜空的满月,明亮的银光从窗扉径自流泻进来,姿态如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深夜的周遭也不见得那么静谧,远处不时传来车声和警笛、夜归人的欢笑、海浪沙沙与风声呼呼。

然而,这却是我见过最黑最静的夜。也许,正是月光的明亮,房间才显得那么漆黑,正是夜里偶尔传来的喧闹,夜才显得如此安静。人要是越寂寞空虚,感官会变得越是敏锐,头脑越是清晰。在暗黑里,我几乎将所有声音吸进耳膜里,将所有的景象浸入瞳孔里,在我空荡荡的心灵轰隆隆回荡。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暗黑里在威灵顿(Wellington)一间靠近码头的旅馆,我没办法入眠,身躺在双层床的上铺,在宿舍式房间里,同房的陌生人熟睡的鼻鼾此起彼落。还是第一次和那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陌生人睡在同一个房间,虽然被许多人包围,然而你却知道他们并不了解你,并不是你能够直接倾诉心事的知己。

刚从纽西兰南岛搭船来到北岛的威灵顿,身上的钱即将耗尽,由于之前的几个星期一直找不到工作,因此辗转来到北岛,希望在这情况会有所好转。当生活遇到困境,尤其是远离家乡,来到陌生的遥远国度,人会变得更多愁善感,我也分不清到底是这样的城市和这样的夜,让我感到分外寂寞惆怅,还是是我的寂寞惆怅,造就了这样的城市和这样的夜。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暗黑里房里似乎并没有暖气,躲在被窝里也隐隐感到寒意,包裹在黑暗里的我,拉开窗帘睡在床边,空想月光能带来丝丝温暖。

窗口外可以看见对街的办公楼,从我这个角度恰恰看见其中一间落地玻璃的办公室亮着黄灯,有个穿着衬衫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拿着咖啡杯,缓缓走到写字台前坐下,继续低头埋首紧盯电脑屏幕。我看着他他看着电脑,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因这样的夜交织在一起,这城市到底有多少个交织的故事?我在脑海里径自胡思乱想,竟似渐渐地认识他了解他,把他幻象成了自己的同僚,甚至变成自己的化身。

家里有多少个爱自己的人在等着我们回家,为何我们要离开安定舒适,选择在冷清的城市里游荡徘徊,选择投身进入这个虚无的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暗黑里我现在非常渴望朋友,渴望个可以和我一起不睡觉聊天的朋友。我想念我那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每天可以重复同样的步调,无风无浪的安逸,不炫耀不张扬的人生。

我想念和情人拥抱在自己的床上,虽然房间不大且床位局促,但至少那是属于自己的,有着熟悉的体味,安心的触感。

我想念那炎热的气候,污浊的空气,肮脏的城市,我就像急欲回到巢笼的鸟儿,外面的世界充满未知与危险,我只想回到安全的巢笼里度过余生。

然而我知道那巢笼早已消失,在我离开的那时,早已被我自己亲手给毁灭了,我已失去了回去巢笼的权利,我腾出的空缺早已被其他人给填补上。因此,我只能一直飞,一直飞,在暗黑里,呼唤你的名字。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