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Yuu的那句“骑车旅行的速度刚刚好”,刚好到可以看见海浪的波纹,刚好到能够思考。风靡一时的“间隔年”重点不在于“疯狂的青春”,其实更多是对前行的思考。疯狂的东西是会平淡下来的,而思考时内窥自己则会让能量持续。

Yuu有过多次在路上的经验,他一般就是清晨天刚亮就要起床骑行,顺利的话每天平均可以骑行约100公里。他告诉我早晨起来最麻烦的事就是收拾帐篷,把所有东西都缩小成原来的样子,再整齐排列系在车后座的货架上,不浪费一点空间。每天这个步骤都得花掉他半小时的时间。

Yuu最讨厌上坡和逆风,问他两者更讨厌哪一个,他说,有上坡总有下坡,所以上坡时总想着等下可以缓一缓,先苦后甜是值得的。可是风可不管应该从哪个方向吹,搞不好一整天都在逆风,寸步难行,10公里不到就已经败下阵来,一天的进度就这样拖慢下来。

Yuu在路上。

Yuu在路上。

签证是路上最大的问题

Yuu这次的行程规划是要从杭州往西,一直穿越中国西边,途径中亚去欧洲。他的学生签证于2015年8月31日截止,这天以后在中国就是非法居留,拿到毕业证离校已经是7月中旬了,一个月时间来不及从新疆骑行离开中国。

还有一个原因,大三暑假他已从杭州骑行到新疆,这次他想尝试从外蒙古往西骑行直至中亚,这个计划他认真准备了一段日子。几乎天天和蒙古国大使馆联系,但是对方回应消息的速度非常慢,打电话过去也是一问三不知,还得转给其他人接线。

计划又多了个麻烦。Yuu发现骑到中亚,差不多已是秋冬季了,那片高原在冬季是绝对会封山的,意味着这条路线完全行不通!于是他想了另一个方案,可以先途径东南亚骑行回马来西亚,签证没烦恼,东南亚消费还低,等冬天过了再买张机票飞中亚,从中亚开始骑行。回到马来西亚还会有出发的动力吗?他这样问我的时候,我摇头——舒适圈让人惰于出走。

去掉了东南亚的选项,暂时不往西边骑行,还要等到冬天过去,又不要有签证障碍的地方……那就只剩下日韩了!于是念头一转,Yuu决定把第一个目的地国家设定在日本,等到90天签证结束,他再转移阵地去韩国,再一个90天过后,半年就过去了,春天来了,他才回到正轨,从中国往西方骑行。

足球也可以用来投篮。

足球也可以用来投篮。

在哪里睡?在哪里洗澡?

开始一起上路的小伙伴叫Chean,是马来西亚吉隆坡人。他和Yuu是在上大一认识的,两人经常一起骑车。Chean想去日本环岛,这点和Yuu一拍即合。在旅行伙伴这事上,Yuu比我更弹性,有小伙伴,就和小伙伴愉快聊天,没有小伙伴,也可以和路上的人愉快聊天。

那年在台湾环岛,Yuu沿着火车铁轨骑行,整条路上将近100公里都没有遇到车友,到了轨道尽头,他和轨道合了一张照,他说“这条铁轨是我这一路的朋友”。他也有他的寂寞,但他总有自己的办法。

两个小伙伴就有两份快乐,当他们在路上遇到好人好事,开心就会放大,因为这一宿有着落了而高兴,因为这一餐有免费的午餐了而感恩。苦恼的事情也因为有人分享而减半。

就算在雨中也能愉快骑行,既然躲不掉旅程中的任何一场雨,那么便住进每一场雨里,在路上,莫过于不畏惧地活进大自然里。

日落以前就要把帐篷搭好。

日落以前就要把帐篷搭好。

找住宿变成了一天下来最有悬念的一件事情。骑行者的一天始于天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刻,不论是夏天早已展露光芒的艳阳日,还是灰蒙蒙的雨,骑行者睁开眼就要上路,而当天色渐渐暗下来,Yuu就会开始物色这一天的搭帐篷地点。有时候是银行前、民宅前,有时候是24小时营业的KFC前和地下车库。从帐篷里探出头来的每个清晨,想必是充满希望的吧?我可以清楚记得旅行途中的每一个早上,不为了赶上什么,纯粹是为着新的风景而苏醒,看似没有追求,却真真实实地收获。我想,就是这种饱满的感觉让Yuu一次又一次地旅行吧。

在路上骑行,洗澡成了一个问题。有时候他们在路旁发现有水的地方,一时兴起就会停下来洗澡,因为是两个男生,光着上身洗澡也不会有问题。洗完了再把湿的衣物挂在帐篷旁晾,睡一觉醒来就可以穿了。

沿着海边骑行。

沿着海边骑行。

靠近青岛靠近大海

越往北,越接近青岛,就越是沿着海岸线骑行,他们计划从青岛乘船去日本。

海洋的魅力是巨大的。靠近大海,Yuu和Chean再不用为洗澡而烦恼,只要脱掉上衣,下水就是一阵嬉闹,还可以冲澡,一举二得。还是Yuu的那句“骑车旅行的速度刚刚好”,刚好到可以看见海浪的波纹,刚好到能够思考。风靡一时的“间隔年”重点不在于“疯狂的青春”,其实更多是对前行的思考。疯狂的东西是会平淡下来的,而思考时内窥自己则会让能量持续。

“我们不知道明天有可能流浪到哪里去,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昨天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不知道明天有可能流浪到哪里去,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昨天是从哪里来的”

有人问我:“那你们两个怎么办?”

我们都在各自的路上,相互尊重,就像他不知道隔天上路会不会遇上阴雨,我们又怎么知道我们的明天呢?我和Yuu分享过一句话,是哲学老师上课时引用的波西米亚人的话——“我们不知道明天有可能流浪到哪里去,但是我们知道,我们昨天是从哪里来的”。

就像我知道我和Yuu的昨天一样。

*《大脚印》是Yuu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