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Yuu的語言表達能力非常有限,在路上碰到好些人他覺得很感興趣很想和別人聊天,說不上兩句就沒話聊了,但他有一個慢靈魂,用他的眼睛看見的人、事、物都是真摯的、善良的、美麗的。所以我有一個想法:為他記錄這場旅行。他走多遠,我就寫多遠。

我和 Yuu 都是馬來西亞人,不約而同到了中國杭州浙江大學留學。在此之前,我們同校了12年,實際同班3年,他還是我高中3年班上的班長,但我們倆的交流甚少,3年來不超過5句對話。

到浙大後第2個學期我們在一起,聊回中學時期才知道當時彼此都不太喜歡對方。我們的個性南轅北轍,可能因為不理解所以熟絡不起來,可能因為互補而走在了一起。4年來每次暑假寒假,我們都會經歷道別和重逢。第1個暑假他騎行去了台灣環島,我到了新加坡一家書店打工;第2暑假他背包去了印度,我去了東馬來西亞婆羅洲自駕;第3個暑假我們都從杭州出發一路向西去往新疆,我背包搭車,他則是騎着他的 Giant;第4年寒假他回國過春節,我背包從杭州陸路回馬來西亞,途徑越南、柬埔寨、泰國多個城市。

有一段時間我們迷上了劃皮艇,不上課的日子就在學校里划船。
有一段時間我們迷上了劃皮艇,不上課的日子就在學校里划船。

說在前面的話:每次道別每次重聚

上學的日子裡我們天天在一起,在城市中心騎行,在學校一條小河裡劃皮艇,按朋友們的說法是“生活過得很愜意”。一年之中我們道別的時刻就是分開旅行的時候,很多人不了解熱愛旅行的一對情侶為什麼不一起上路,我也說不上來,難以回答,只能說是“一種獨立個體所嚮往的方向不一的自由”驅使我們去往不一樣的地方,或許有一天會在地球這顆圓球體的某一點相會,但不是現在,也不會是同一個出發點。這是我們的共識,默契的力量,但我們珍惜每一次個別旅行回來後重聚時的分享,那將會是多少個夜晚徹夜聊也聊不完的話題。

2015年夏天,再也沒有暑假,我獨自留在杭州租了房子,他從我的新住所離開,我們又一次要道別,如果說這是一次分開旅行,那我對這樣的道別駕輕就熟,但是 Yuu 這一次出行,是帶着他的銀行儲蓄全部家當而去的,打算把銀行里的錢用光,能走多遠是多遠。他不再像之前的4年,結束了2個月的旅行會再回來,他的自行車成了他路上唯一不離開的夥伴。

我記得那天早上,我連再見也沒說,從9樓樓梯間的窗戶往下看,他滿是包囊的自行車重得難以平衡,最後緩緩騎出我的視線,身影看起來那麼瘦小。

從我們租的房子18樓陽台往下看。
從我們租的房子18樓陽台往下看。

出發前剃光了頭

Yuu 給自己定下一個承諾,順利畢業以後要把蓄了2年的長髮剪掉,捐給相關機構。出發前兩天,我陪他去了家樓下的理髮店,把他那頭接近20cm的長髮剪了下來,一下子他變成了個光頭,那副模樣讓我想起他高中時期的樣子。

我替他把頭髮寄到了上海的“青絲行動”,頭髮會用於製作假髮給癌症兒童佩戴。

Yuu 出發至今快三個月,出發時有個浙大同學小夥伴,現在也已經分道揚鑣。Yuu 的語言表達能力非常有限,他的語文科成績很爛。在路上碰到好些人他覺得很感興趣很想和別人聊天,說不上兩句就沒話聊了,但他有一個慢靈魂,用他的眼睛看見的人、事、物都是真摯的、善良的、美麗的。他有他的視角,他會攝影,所以我有一個想法:為他記錄這場旅行。他走多遠,我就寫多遠。

在我們租的房子頂樓有一個大陽台,我們經常帶球上來玩。
在我們租的房子頂樓有一個大陽台,我們經常帶球上來玩。

他2014年的生日,我給他買了一粒曼聯的足球,現在他帶在路上騎車,無聊時就會踢踢。
他2014年的生日,我給他買了一粒曼聯的足球,現在他帶在路上騎車,無聊時就會踢踢。

關於我:相互作用

和他在一起之前我是一個只喜歡室內活動的人,泡咖啡廳,去書店,待在圖書館,讀小說,寫詩,作散文,從來不喜歡流汗。Yuu 卻非常喜歡運動,他是足球運動員,一般男生喜歡的籃球羽毛球他也喜歡,來到浙大,受到中國自行車文化影響,我瘋狂熱愛這個活動。他說:“汽車太快,走路太慢,自行車剛剛好。” 大一暑假,他開始騎行台灣環島,實踐了他最熱愛的事情。

我們生活在杭州的方式就是不上課的日子騎車出去玩,一開始我只有一輛菜車,每次騎在他後面追趕不上,後來買了一輛死飛,才勉強跟上他的速度。他原來騎的是一款捷安特山地車,被偷了以後換了一輛捷安特 ROAM,又再次被偷以後他終於等到了現在這輛陪他遠行的不死騎 BOSKEY 旅行車。

杭州各大說得出名字的景點,我們倆都是騎着自行車去的,我認識了更多旅行的方式,開始不坐公交,不打的。甚至在大二下學期開始了第一次一個人的旅行,我告訴我媽的時候,她的下巴幾乎掉到地上。我開始更加願意往室外去,甚至往其他城市去,其他國家去,我瘋狂愛上一個人的旅行!

Yuu在印度,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上。
Yuu在印度,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上。

有人說他是瘋狂的,有人說多麼多麼羨慕他,但是 Yuu 從未在這些事情上有太多回應和情緒。他更像是一個安靜的戶外運動愛好者,騎行時有滿腔的感悟和想法,卻只能意會,不可言談。我只是儘可能嘗試把 Yuu 的行程所見書寫下來,讓他攝影中那些風景和人有個安放之處。

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一個光着頭,長得高高的男生,別忘了打一聲招呼。如果你願意知道一個光着頭,長得高高的男生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可以關注這個遊記系列。或許,你也會受到他稍微那麼一點點的影響。

編按:Yuu於2015 年7月22日從杭州出發,騎單車前往青島,接着搭船從青島前往日本,順利於8月30號抵達日本的下關(Shimoneseki)。他目前在日本騎行。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mm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