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Yuu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有限,在路上碰到好些人他觉得很感兴趣很想和别人聊天,说不上两句就没话聊了,但他有一个慢灵魂,用他的眼睛看见的人、事、物都是真挚的、善良的、美丽的。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为他记录这场旅行。他走多远,我就写多远。

我和 Yuu 都是马来西亚人,不约而同到了中国杭州浙江大学留学。在此之前,我们同校了12年,实际同班3年,他还是我高中3年班上的班长,但我们俩的交流甚少,3年来不超过5句对话。

到浙大后第2个学期我们在一起,聊回中学时期才知道当时彼此都不太喜欢对方。我们的个性南辕北辙,可能因为不理解所以熟络不起来,可能因为互补而走在了一起。4年来每次暑假寒假,我们都会经历道别和重逢。第1个暑假他骑行去了台湾环岛,我到了新加坡一家书店打工;第2暑假他背包去了印度,我去了东马来西亚婆罗洲自驾;第3个暑假我们都从杭州出发一路向西去往新疆,我背包搭车,他则是骑着他的 Giant;第4年寒假他回国过春节,我背包从杭州陆路回马来西亚,途径越南、柬埔寨、泰国多个城市。

有一段时间我们迷上了划皮艇,不上课的日子就在学校里划船。

有一段时间我们迷上了划皮艇,不上课的日子就在学校里划船。

说在前面的话:每次道别每次重聚

上学的日子里我们天天在一起,在城市中心骑行,在学校一条小河里划皮艇,按朋友们的说法是“生活过得很惬意”。一年之中我们道别的时刻就是分开旅行的时候,很多人不了解热爱旅行的一对情侣为什么不一起上路,我也说不上来,难以回答,只能说是“一种独立个体所向往的方向不一的自由”驱使我们去往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有一天会在地球这颗圆球体的某一点相会,但不是现在,也不会是同一个出发点。这是我们的共识,默契的力量,但我们珍惜每一次个别旅行回来后重聚时的分享,那将会是多少个夜晚彻夜聊也聊不完的话题。

2015年夏天,再也没有暑假,我独自留在杭州租了房子,他从我的新住所离开,我们又一次要道别,如果说这是一次分开旅行,那我对这样的道别驾轻就熟,但是 Yuu 这一次出行,是带着他的银行储蓄全部家当而去的,打算把银行里的钱用光,能走多远是多远。他不再像之前的4年,结束了2个月的旅行会再回来,他的自行车成了他路上唯一不离开的伙伴。

我记得那天早上,我连再见也没说,从9楼楼梯间的窗户往下看,他满是包囊的自行车重得难以平衡,最后缓缓骑出我的视线,身影看起来那么瘦小。

从我们租的房子18楼阳台往下看。

从我们租的房子18楼阳台往下看。

出发前剃光了头

Yuu 给自己定下一个承诺,顺利毕业以后要把蓄了2年的长发剪掉,捐给相关机构。出发前两天,我陪他去了家楼下的理发店,把他那头接近20cm的长发剪了下来,一下子他变成了个光头,那副模样让我想起他高中时期的样子。

我替他把头发寄到了上海的“青丝行动”,头发会用于制作假发给癌症儿童佩戴。

Yuu 出发至今快三个月,出发时有个浙大同学小伙伴,现在也已经分道扬镳。Yuu 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有限,他的语文科成绩很烂。在路上碰到好些人他觉得很感兴趣很想和别人聊天,说不上两句就没话聊了,但他有一个慢灵魂,用他的眼睛看见的人、事、物都是真挚的、善良的、美丽的。他有他的视角,他会摄影,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为他记录这场旅行。他走多远,我就写多远。

在我们租的房子顶楼有一个大阳台,我们经常带球上来玩。

在我们租的房子顶楼有一个大阳台,我们经常带球上来玩。


他2014年的生日,我给他买了一粒曼联的足球,现在他带在路上骑车,无聊时就会踢踢。

他2014年的生日,我给他买了一粒曼联的足球,现在他带在路上骑车,无聊时就会踢踢。

关于我:相互作用

和他在一起之前我是一个只喜欢室内活动的人,泡咖啡厅,去书店,待在图书馆,读小说,写诗,作散文,从来不喜欢流汗。Yuu 却非常喜欢运动,他是足球运动员,一般男生喜欢的篮球羽毛球他也喜欢,来到浙大,受到中国自行车文化影响,我疯狂热爱这个活动。他说:“汽车太快,走路太慢,自行车刚刚好。” 大一暑假,他开始骑行台湾环岛,实践了他最热爱的事情。

我们生活在杭州的方式就是不上课的日子骑车出去玩,一开始我只有一辆菜车,每次骑在他后面追赶不上,后来买了一辆死飞,才勉强跟上他的速度。他原来骑的是一款捷安特山地车,被偷了以后换了一辆捷安特 ROAM,又再次被偷以后他终于等到了现在这辆陪他远行的不死骑 BOSKEY 旅行车。

杭州各大说得出名字的景点,我们俩都是骑着自行车去的,我认识了更多旅行的方式,开始不坐公交,不打的。甚至在大二下学期开始了第一次一个人的旅行,我告诉我妈的时候,她的下巴几乎掉到地上。我开始更加愿意往室外去,甚至往其他城市去,其他国家去,我疯狂爱上一个人的旅行!

Yuu在印度,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上。

Yuu在印度,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上。

有人说他是疯狂的,有人说多么多么羡慕他,但是 Yuu 从未在这些事情上有太多回应和情绪。他更像是一个安静的户外运动爱好者,骑行时有满腔的感悟和想法,却只能意会,不可言谈。我只是尽可能尝试把 Yuu 的行程所见书写下来,让他摄影中那些风景和人有个安放之处。

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一个光着头,长得高高的男生,别忘了打一声招呼。如果你愿意知道一个光着头,长得高高的男生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关注这个游记系列。或许,你也会受到他稍微那么一点点的影响。

编按:Yuu于2015 年7月22日从杭州出发,骑单车前往青岛,接着搭船从青岛前往日本,顺利于8月30号抵达日本的下关(Shimoneseki)。他目前在日本骑行。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