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現在的想法也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以前,我覺得窮游的方式很好,也就是說——完全不管浪費了多少時間,只要錢能省下就好,但現在我要求的是有效率的旅行方式;以前寧願省些車資而搭一個二十二小時的巴士,或者用一塊錢去浪費一個小時,現在我不會這麼做了。

這個題目浮現在腦海的當兒,手指也停在電腦鍵盤上數秒,我在想是否用了恰當的形容詞,但這個字眼逐漸具體。畢竟,如今,在21歲這樣的年齡就具有 “看見” 時間珍貴所在的洞悉力,並非人人所有。至少,當年21歲的我沒有。

Chris 是感性的人,也許是這一份感性讓他感受到別人未必能感受到的。他因為《追風箏的人》(The Kite Runner)感動得眼眶濕濕的,感動於故事主人翁阿米爾(Amir)二十年後去救他好朋友哈山(Hassan)的孩子,從故事感受到一個國家的美,也感受到友誼的珍貴,為此他很是憧憬,特地去阿富汗感受主角們走過的街道,生活過的國家。但同時他卻體驗了真實的那一部分,也就是書中主角阿米爾父親所說(但自己卻做不到)誠信的部分。他去了第一次,認識了一些覺得能夠將信任付託的朋友,然而去第二次讓他發現了朋友之間的諾信未必真實。他看見了那些宴請和熱情的背後有着矛盾的悲涼。他也看見了笑容背後的沉重,他更看見了醞釀這文化和本性間中糅合了多年戰火的煙硝味。他因為旅行的關係,看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矛盾。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一直旅行、 一直旅行, 其實最想念的還是各個角落的人情味。(Chris攝)

從矛盾中看見使命感

然而他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他對誠信的看法,與其承認它的不實和虛幻,與其抗拒這種落差帶來的思想衝突,他只不過如實地看待這事情。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或要求任何回報的友誼,反而體貼於他們的苦衷,進而想要為他的這些朋友做些什麼。他開始洞悉了這些“不誠實”的背后里頭有着複雜的苦衷,這更加讓他擁有使命感,而不是—他對我好我才要對他好的一種心態。他很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但無論做些什麼,他都需要時間也需要布署,好比說,他看見當地資源上的欠缺和種種限制,別說晚上能讓孩子做功課的燈火,甚至連學校也有所欠缺。他想在當地建學校啊,但自己什麼也不是,既沒有影響力也沒有資源更沒有人脈網絡。所以,他在旅行過後,積極地去了解中東國家的歷史演變,積極地學習和一些有組織性的援助團體溝通尋找合作的機會,他更想用自己的文字而建設一種社會責任,看能不能為渺小的自己提升到另一個層面去。這些,都是時間能幫他做到的事情。旅行之後,他反而更加積極的去看待時間了。

“也許,當我31歲的時候,我也就能做出什麼東西來了。我有十年的時間去準備這一切,我現在開始就是了。”

所以說,他怎麼敢虛度光陰?

“我現在的想法也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以前,如果一周上課三天,另外四天就睡得日上三竿,嘻樂渡日;以前,我覺得窮游的方式很好,也就是說——完全不管浪費了多少時間,只要錢能省下就好,但現在我要求的是有效率的旅行方式;以前寧願省些車資而搭一個二十二小時的巴士,或者用一塊錢去浪費一個小時,現在我不會這麼做了;以前會自以為自己很瀟洒,我是個沒有落腳地方的候鳥,但現在的生活,變得有方向了,變得更珍惜每一段發生在身邊的情感。以前,我寫部落格寫東西都是比較詩情畫意的,但現在我懂得文字的重量了。以前,我不會擁抱,現在我會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Chris Jan:“旅行過後,我懂得時間的重要,我懂得爭取時間去做更多的事情。”

旅行之前。旅行之後。

這些改變,都是因為旅行了之後才發生的事情。我復問他:有沒有什麼習慣在旅行時被逼妥協放下?或被逼扭曲的原則呢?他給了好些被迫妥協的生活習慣,比如:以前不吃羊肉的但在那兒吃了不少,也接受了當地偏油膩的進食習慣。或者說曾經因為天氣太冷無法在宿舍里洗澡,然而卻也無法等到朋友們帶他去承諾中的公共浴室,結果下來好幾天沒有洗澡,所以頭髮都變得硬硬直直的。

在我看來,這些原則上的突破,其實不算太壞,也沒有很扭曲。但因為這些——“改變了” 所重新出現在身上的這些元素,讓他站在同齡的朋友之間,又顯得有點不一樣了。

他有一個朋友,幾年前大家都在討論着生活的方向,憧憬着旅行的美好,但,現在,時間一點一點的飛逝,目前對方還一直原地踏步,還一直訴說生活的苦悶,嚷着說要旅行。從對方身上看見的,Chris 看見的是以前的自己,他跨了好幾步過後回頭看的自己。

也許那是因為每個人追求的事情不一樣吧?也許有些人的想法就是要 “踏實穩健” 的生活方式:做一份工作,用時間來換取換車子換屋子,或者用心的經營一段感情關係換取的安全感啊。我這麼說。

“的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向和選擇,但既然做了這個決定,那就把內心的空虛拿掉啊!不一定要旅行,但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好事來的啊,只要能快快樂樂地做自己喜歡的、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好比說,我訪問了一個投身在拯救狗兒的女生(編按:Chris 本身也是個特約人物專訪記者),她的生命和事業就是在救狗,但她很快樂啊。”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阿富汗的庫吉(Kuchi )族小孩。(Chris攝)

旅行,讓他看見了時間

因為這些例子,我將他的改變歸納成為 “對人生更加的有方向”。雖然對於——那你以後想做些什麼——這個問題。Chris 又無法給出一個答案。他想當一個能引述的導演,也想當一個深入其境的戰地記者,更想用有影響力的文字寫讓人有共鳴的報告和文章。他想做的事情很多,所以他懂得用時間去經營這一切,包括用旅行用工作用閱讀用研究去累計很多的資糧,或者不斷不斷地寫報告來訓練自己,或者不斷不斷的自我增值。

“旅行過後,我懂得時間的重要,我懂得爭取時間去做更多的事情。無論在自己 freelance 工作上,還是學業,或者經營人際關係,我希望能做得更多。

乘年輕打開眼界,這樣子才不會浪費時間。時間可以讓我們做很多事情,而不是停留在埋怨裡頭。我們都能做些什麼,來讓這個世界變得一點不一樣。”

這一句話,從一個21歲的大男生口中說出來,老成彰顯,但這些都是旅行如如實實讓他看懂的事情,也是讓他比同齡男生更加不一樣的地方。

*人物攝影:DK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看見時間的旅者——Chris Jan

mm

Ringo王筠婷

雙子和金牛,兩種極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因為太投入的關係,所以,只能喜歡美麗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