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漫長的火車旅程,一成不變的沉悶,唯有窗外的畫面,能讓人探索一絲趣味。也許,你總能在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面,見過上千次的生活場景里,發現當中的不同,讓嘴角上揚,任情緒泛起漣漪。

KUKU今年25歲,在火車餐廳當侍應,轉眼已經五年,工作的範圍,就在那搖晃的小車廂里,一刻不得安穩。這段時間,他都幾乎耗在這小空間里,每回連續往返蒲甘與仰光六次,才有難得的兩天休假,睡個安穩的覺,接着又得重回工作崗位,過着轟隆隆的生活,周而復始。

光顧餐廳的客人,其實並不多。嚴格來說,乘搭火車的人,已經越來越少。緬甸步入極速發展時代之後,來往各地的道路狀況,一年比一年好。前往各地的交通工具,當然再也不限於火車。當地人寧可選擇乘搭相對便宜又快捷的長途巴士,前往目的地,也不願在老是誤時拖沓的老舊火車上,揮霍時光。

對於許多來去匆匆的遊客來說,更鮮少以火車作為往返交通,頻繁的內陸飛機航班,大大地縮短了起點與終點的距離,兩地已在咫尺之間。乘搭火車,彷彿成了像我這樣願意揮霍時光的慢游旅客的最佳選擇。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閑來無事,總是見 KUKU 的眼神,往窗外的世界延伸,眼裡總是流露盼望和嚮往。餐廳的窗口,彷如菲林格子,畫面不停在變換,眼前的一切,眨眼間就成了前一格畫面,稍縱即逝。窗外的世界,對他而言,會不會又是重複不斷的沈悶畫面?然而,漫長的火車旅程,一成不變的沉悶,唯有窗外的畫面,能讓人探索一絲趣味。也許,你總能在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面,見過上千次的生活場景里,發現當中的不同,讓嘴角上揚,任情緒泛起漣漪。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火車咣當咣當地匍匐前進,年久失修的車軌,讓火車無法暢快奔馳,只能拖着疲憊的肉身,苟延殘喘。往返蒲甘和仰光,需時二十小時,車廂不時劇烈的搖晃,身子隨時被拋離原位,一開始叫人驚魂難定,但時間一久,倒也漸漸習慣,甚至自虐般地享受着。晚餐點了雞飯和啤酒,但實在難以安穩下咽,擔心吃着吃着就把剛溜進胃裡的飯菜,全盤吐出。緬甸出產的啤酒,酒精濃度其實不高,可這一餐飯,我卻有了醉意,暈頭轉向。

漫長的旅程,其實沒想象中難熬。時光飛快流,白天的鄉村景色,換來一片漆黑,也迎來滿天星辰,點綴了寂靜的夜空。沉醉在如恆河沙數的星河裡,何時入眠已不自知,一覺晃到天亮,時間不自覺也溜了一大半。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清晨醒來打開窗戶,任冷風打在臉上,抖擻精神。田野濃霧瀰漫,卻已依稀能見農夫們苦幹的朦朧身影。太陽不偏不倚地在眼前冉冉升起,微涼的清晨,捎來絲絲暖意。大地開始熱鬧起來,上下火車的乘客,也越來越頻繁。一些車站月台,竟是菜市場,下了車的乘客,還能順道張羅未來數日的食材,倒是方便。眾生相進入眼帘,生活在臉上留下痕迹,有人潮流動的地方,就有生機。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火車在縫隙之間呼嘯而過,探頭出窗,可要小心留意突如其來的叢林枝節,冷不防給你一個結實的巴掌。車子時快時慢,從廣闊的田園,穿過小鎮與村子,不時與窗外的人們交換微笑,咫尺之間。田裡勞動的農夫,總會放下手上的活,停駐凝望着掠過的車子,靦腆地與我們點頭致意。房子里的小孩,還沒聽到火車老遠傳來的汽笛聲,老早就站在屋外,等待與我們揮手送別。

Bigfoottraveller.com l 緬甸老火車如此單純的互動,每天重複地上演,孩子們卻樂此不疲,永遠對事物保持新鮮與好奇。大人們眼神里流露滿懷的內心戲,腦海里築起了一幅幅令人神往的生活場景。車窗內好奇的眼神,偶然與掠過的眼神互相對望,交換彼此的心事。

那一刻,我羨慕他過着平淡淳樸的生活,他或許也希望能隨我搭上這趟火車,前往嚮往的目的地。

緬甸老火車視頻:

雷昇傑

前上班一族,全職打雜,遊走設計、影像、文字與旅行之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