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漫长的火车旅程,一成不变的沉闷,唯有窗外的画面,能让人探索一丝趣味。也许,你总能在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见过上千次的生活场景里,发现当中的不同,让嘴角上扬,任情绪泛起涟漪。

KUKU今年25岁,在火车餐厅当侍应,转眼已经五年,工作的范围,就在那摇晃的小车厢里,一刻不得安稳。这段时间,他都几乎耗在这小空间里,每回连续往返蒲甘与仰光六次,才有难得的两天休假,睡个安稳的觉,接着又得重回工作岗位,过着轰隆隆的生活,周而复始。

光顾餐厅的客人,其实并不多。严格来说,乘搭火车的人,已经越来越少。缅甸步入极速发展时代之后,来往各地的道路状况,一年比一年好。前往各地的交通工具,当然再也不限于火车。当地人宁可选择乘搭相对便宜又快捷的长途巴士,前往目的地,也不愿在老是误时拖沓的老旧火车上,挥霍时光。

对于许多来去匆匆的游客来说,更鲜少以火车作为往返交通,频繁的内陆飞机航班,大大地缩短了起点与终点的距离,两地已在咫尺之间。乘搭火车,仿佛成了像我这样愿意挥霍时光的慢游旅客的最佳选择。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闲来无事,总是见 KUKU 的眼神,往窗外的世界延伸,眼里总是流露盼望和向往。餐厅的窗口,彷如菲林格子,画面不停在变换,眼前的一切,眨眼间就成了前一格画面,稍纵即逝。窗外的世界,对他而言,会不会又是重复不断的沈闷画面?然而,漫长的火车旅程,一成不变的沉闷,唯有窗外的画面,能让人探索一丝趣味。也许,你总能在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见过上千次的生活场景里,发现当中的不同,让嘴角上扬,任情绪泛起涟漪。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火车咣当咣当地匍匐前进,年久失修的车轨,让火车无法畅快奔驰,只能拖着疲惫的肉身,苟延残喘。往返蒲甘和仰光,需时二十小时,车厢不时剧烈的摇晃,身子随时被拋离原位,一开始叫人惊魂难定,但时间一久,倒也渐渐习惯,甚至自虐般地享受着。晚餐点了鸡饭和啤酒,但实在难以安稳下咽,担心吃着吃着就把刚溜进胃里的饭菜,全盘吐出。缅甸出产的啤酒,酒精浓度其实不高,可这一餐饭,我却有了醉意,晕头转向。

漫长的旅程,其实没想象中难熬。时光飞快流,白天的乡村景色,换来一片漆黑,也迎来满天星辰,点缀了寂静的夜空。沉醉在如恒河沙数的星河里,何时入眠已不自知,一觉晃到天亮,时间不自觉也溜了一大半。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清晨醒来打开窗户,任冷风打在脸上,抖擞精神。田野浓雾弥漫,却已依稀能见农夫们苦干的朦胧身影。太阳不偏不倚地在眼前冉冉升起,微凉的清晨,捎来丝丝暖意。大地开始热闹起来,上下火车的乘客,也越来越频繁。一些车站月台,竟是菜市场,下了车的乘客,还能顺道张罗未来数日的食材,倒是方便。众生相进入眼帘,生活在脸上留下痕迹,有人潮流动的地方,就有生机。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火车在缝隙之间呼啸而过,探头出窗,可要小心留意突如其来的丛林枝节,冷不防给你一个结实的巴掌。车子时快时慢,从广阔的田园,穿过小镇与村子,不时与窗外的人们交换微笑,咫尺之间。田里劳动的农夫,总会放下手上的活,停驻凝望着掠过的车子,靦腆地与我们点头致意。房子里的小孩,还没听到火车老远传来的汽笛声,老早就站在屋外,等待与我们挥手送别。

Bigfoottraveller.com l 缅甸老火车如此单纯的互动,每天重复地上演,孩子们却乐此不疲,永远对事物保持新鲜与好奇。大人们眼神里流露满怀的内心戏,脑海里筑起了一幅幅令人神往的生活场景。车窗内好奇的眼神,偶然与掠过的眼神互相对望,交换彼此的心事。

那一刻,我羨慕他过着平淡淳朴的生活,他或许也希望能随我搭上这趟火车,前往向往的目的地。

缅甸老火车视频:

雷昇杰

前上班一族,全职打杂,游走设计、影像、文字与旅行之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