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歌词中说到过去与现在很快就会遇上,我想这也不是不无道理的。如今我虽然身在这个空间,这个四季如夏的地点,可是我的思绪可以带我到任何地方。

第一次听到 Cinders “Last Year’s Winter” 时,脑海浮现的是英国布罗德斯泰斯(Broadstairs)的海,和坎特伯雷(Canterbury)住处窗口外的大教堂高耸的塔尖。向来喜欢吉他,那清脆的弦音似乎能够将你吸入吉他音箱的孔洞里,漫游到弦音里的无垠国度。那孔洞又像是一张会说故事的嘴巴,难怪许多唱游诗人总是和它形影不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去年的冬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英国。那时候的心境,一如英国的天气般,终日阴郁晦暗,天空愁眉不展,厚重的阴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可是虽然如此,我还是相当想念那时候的日子,尽管会寂寥惆怅,可是那段彷徨的岁月,一去就不会再有了。说回来,英国的冬天虽然寒冷,但还不致于冷得无法忍受,当时我住在东南部的坎特伯雷,住了几个月,还只是看过两次下雪,而且还没掉落在地就经已融化。我心底竟是希望天气可以再冷一些,下雪毕竟胜过连日的阴雨绵绵。

这首歌是轻快愉悦的,可是怎么我却听到丝毫的惆怅,是否回忆怀旧本来就是一件惆怅的事情。听起来主唱唱得似乎漫不经心,旋律平铺直叙,仿佛冬夜坐在温暖的客厅里,听着一个从远方来的朋友,诉说着一个平平无奇的故事,没有一丝的昂扬,却是那么的真实真切。

Bigfoottraveller.com l 去年的冬天书房窗口外的蝉鸣震耳欲聋,炎热的热带天气里连蝉都忍不住叫苦连天。我反覆地播放着这首歌,似乎意图从中得到一些慰籍,暂时逃遁到去年英国冬天的幻想里。幻想自己我走在坎特伯雷潮湿的铺石路面,天空不时下着绵绵细雨,那种不会将人淋湿的毛毛雨;幻想夜里和几个朋友到昏暗的酒吧,各自轮流掏出五十便士,投入角落里的电唱机,点播着披头四,醉醺醺中聊起朋友的浪漫际遇;幻想顶着寒冷的海风,信步走在年华已逝,布罗德斯泰斯这个光辉不再的滨海城市,寻找着一间依然苟延残喘的老店歇脚;幻想站在行人稀落的沙滩,望着远方海平线一排的白色风车,那时候连海水都是灰色的。

Bigfoottraveller.com l 去年的冬天歌词中说到过去与现在很快就会遇上,我想这也不是不无道理的。如今我虽然身在这个空间,这个四季如夏的地点,可是我的思绪可以带我到任何地方。音乐就是有如此的魔力,而且你还能够以你现在的这个点为你过去那个点,上过一层别样的色彩,比方在当时所感到的惆怅之上添上释怀。回忆就像是一壶平淡的茶,要在这壶茶中加上什么味道,只在于自己的决定。

Bigfoottraveller.com l 去年的冬天然而过去毕竟还是过去了,难免会感觉心底仿佛存在着两个距离越来越遥远的自己,可是经历过就是经历过,多么遥不可及终究还是铁铮铮的事实,只要有过经历就是值得的,无论当时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人生就像条旅行的道路,其中一定有些什么让所有一切变得珍贵。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