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翻越一座山,下坡飛快,手按着剎車,轉個彎就看見茫茫大海,似乎它給我答案。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問我為什麼騎車,為什麼要在路上。大海不說話,已經把答案打在浪上。

Yonago Imizu Niigata Akita – Aomori

剛到日本的那會兒,幾乎每一天都在下雨,騎行在雨里是 Yuu 的常態。

徒步鞋掉了一隻那天,晚上颱風來襲;還有那麼一天,他後架上的行李包斷了扣子,付了一百多塊國際郵費等開朗(中國的旅行單車品牌)把東西寄給他。就這樣,在每天面對丟東西,壞東西,壞天氣的種種障礙以後,Yuu 終於挨到了到日本後的第一個晴天。

在這裡的每個清晨,Yuu 早上4點鐘就會起床,把帳篷收好,開始騎行。道路上會陸續出現上學的小朋友,他們見人就會問好“Konichiwa”,Yuu 很輕易被這些小朋友融化了,他也對着小小的身影回應“Konichiwa”,這讓他的一天變得美好。他說,在日本最常見的畫面就是房子外狗兒站着或者趴着發獃。第二常見的畫面則是父子倆在屋外玩球。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最常見的畫面:屋外趴着秋田犬。

Yuu 每次在路上受到別人大大小小的幫助,他都會銘記於心,想辦法給他們回饋,比如寫一張感謝的明信片回寄。可是這回在日本,每一次收到幫助,就掉一件東西,這使 Yuu 變得患得患失。

他告訴我:“對於瞻前顧後、患得患失的人來說,自由是不可及的。” 這就是他現在的狀態。他每天面對着孤獨,面對着自己,面對着自由。他感覺自己碰不到自由,因為他開始擔憂明天是否有一場颱風,擔憂他的旅費可以讓他走到哪裡。他正在試圖找到原來的狀態,找回無所懼怕的他。

可我知道這只是個過程,因為本性始終是本性,他終會憑藉自己的內在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上坡路難行。

你來自哪裡?

“今年第18號颱風‘艾濤’9日上午在愛知縣登陸。受颱風鋒面等影響,日本東部及近畿等地區可能出現大雨。” 一整個上午,我和 Yuu 媽媽通過微信聯繫,我們擔心 Yuu 所在的石川縣有可能受颱風影響。一般 Yuu 只有在逗留便利商店休息時才會上網,我們聯繫不上他時只有干著急。

事實證明我們都太杞人憂天,Yuu 下午發來短信告訴我們:颱風過去了,一整天都放晴了。

當晚找夜宿地的時候,Yuu 碰到了一個會說英語的叔叔。74歲的叔叔來自 Osaka,自己開車上路。叔叔找不到餐廳,就用自己的煤氣罐來煮方便麵吃。兩人就這樣邊吃邊聊,天黑了,一人回帳篷,一人回車裡,各自睡去。

如果不開口說話,日本人都會用日語向 Yuu 問好,甚至用日語和他對話。他剛長出來的新發還有倒着戴的鴨舌帽看上去像極了日本高中生,但插在自行車后座的馬來西亞國旗寫着他的家鄉。

一個不管他走得多遠,卻始終在心上的地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沿海騎行。

是騎行者,也是大藝術家

Imizu(射水市),他展開旅途以來度過最幸福的時光的地方。我不知道他怎麼定義“幸福”,但我知道他因什麼而“幸福”,因着灑在海面上的陽光而幸福,因着掛在藍天的白雲而幸福,因着不急不緩的腳步而幸福,因着不再患得患失而幸福,因着沒有煩惱的洒脫而幸福。

因着“自由”的名義而幸福。

在 Imizu,Yuu 住進了一個家庭里。Yuu 稱這個家庭為“小新一家”。這戶人家從房子到家庭成員都和漫畫相符。他們的家有着小小的玄關,木質的傢具,乾淨的榻榻米,還有一個會睡午覺的家庭主婦媽媽。

Yuu 白天就在附近騎行,沿着小環騎,靠着海岸騎,不斷地經歷上坡和下坡。挨過了暴雨和颱風,這兩天,這個小地方,這些人,這個艷陽天,無一不讓他滿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寫日記。

他在日記本上寫下:

“已經半個月,其實每天都很掙扎,總想要快點到下一站,一直想着明天,後天,大後天,真希望下一站就是居鑾(編按:Yuu 在馬來西亞的家鄉),就是全家團聚的最後一站。但翻越一座山,下坡飛快,手按着剎車,轉個彎就看見茫茫大海,似乎它給我答案。心裡有個聲音一直問我為什麼騎車,為什麼要在路上。大海不說話,已經把答案打在浪上。”

也許人人生來都是藝術家,只是時候未到。現在的他,文字是真誠的,感受也是真誠的,他的姿態也是。誰不是每天問着自己為什麼上路,誰不是每天面對着不說話的大海,靜靜地聽生活給我們的答案——敬,Yuu;敬,騎行者!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再見,射水市!

再見,最愛的射水市!

在射水市這戶人家裡,生活過得很愜意,旅程中短暫的停留給人無比的新鮮感。停留久了就想走,走得太急了就想停留,這是常態。

孩子們上課的時間裡,Yuu 陪這位媽媽去超市逛逛,買一些日常用品,自己也買了一些乾糧好在路上可以果腹。有一次這位媽媽還帶他去寺廟探望朋友,這是一間有着百年歷史的寺廟,環境清幽而莊嚴,他們跪在席子上喝茶吃糕點。他們家隔壁就是幼稚園,小朋友瘋狂的嬉笑聲會提醒你現在是他們的放學時間。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和借宿家的小孩泡澡。

一天 Yuu 在外騎車淋了點雨,回到家,這位媽媽讓 Yuu 和小朋友們一起泡澡。Yuu 說,就如你的想象,他們在浴缸外搓澡,然後再跳進浴缸里浸泡。可以想象泡澡時和孩子們一起玩小黃鴨的快樂。騎行在路上,Yuu 可以好長時間都不洗澡。當洗澡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與孩子們一起泡浴缸簡直就是天堂級別的待遇了!

等不到開朗寄來的快件,Yuu 還是離開了射水市。帶着他們給他做的飯糰和水果上路,足以讓他久久記住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有上坡總有下坡,所以上坡時總想着等下可以緩一緩,先苦後甜是值得的。”

從西岸跨越東岸,本州島最北

離開射水市這天,風很強,天很黑,浪很大。Yuu 很快在路上碰到了新的騎行朋友,他來自斯里蘭卡,結婚後留在日本,一待就是19年。2013年夏天 Yuu 在印度待了2個月,這回碰上了斯里蘭卡的朋友,他說:果然是令人懷念的滿滿的印度味兒!

繼續往北騎行,經過新潟縣(Niigata)。兩天後他到了秋天縣(Akita)。這裡是西岸,他睡在港口邊,天氣很好,他幾乎天天都看着太陽落到西邊的後山去。所以只要一接近日落的時刻,他就停止騎行,找好搭營的地方,靜靜等着夕陽西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Yuu 的大腳印。

終於騎行而至海角,青森縣(Aomori-ken)是本州島最北端,同時也是日本最北的一個縣。青森縣三面環海,這一地區自古沿海多沙丘連綿,但也有一些樹林繁茂的地方,海上的船隻便以此為導航的標誌,特稱其為“青森”,即“青綠色的森林”。

站在本州島的最北,太陽照射他的臉,他的雙腳。我覺得他就是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地的孩子”,生在大地,長在大地。而人的這一雙腳,走到哪裡,人就在哪裡。

背着大海騎行,Yuu 越來越靠近世界上最熱門最新興的都會,東京。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mm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