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翻越一座山,下坡飞快,手按着刹车,转个弯就看见茫茫大海,似乎它给我答案。心里有个声音一直问我为什么骑车,为什么要在路上。大海不说话,已经把答案打在浪上。

Yonago Imizu Niigata Akita – Aomori

刚到日本的那会儿,几乎每一天都在下雨,骑行在雨里是 Yuu 的常态。

徒步鞋掉了一只那天,晚上台风来袭;还有那么一天,他后架上的行李包断了扣子,付了一百多块国际邮费等开朗(中国的旅行单车品牌)把东西寄给他。就这样,在每天面对丢东西,坏东西,坏天气的种种障碍以后,Yuu 终于挨到了到日本后的第一个晴天。

在这里的每个清晨,Yuu 早上4点钟就会起床,把帐篷收好,开始骑行。道路上会陆续出现上学的小朋友,他们见人就会问好“Konichiwa”,Yuu 很轻易被这些小朋友融化了,他也对着小小的身影回应“Konichiwa”,这让他的一天变得美好。他说,在日本最常见的画面就是房子外狗儿站着或者趴着发呆。第二常见的画面则是父子俩在屋外玩球。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最常见的画面:屋外趴着秋田犬。

Yuu 每次在路上受到别人大大小小的帮助,他都会铭记于心,想办法给他们回馈,比如写一张感谢的明信片回寄。可是这回在日本,每一次收到帮助,就掉一件东西,这使 Yuu 变得患得患失。

他告诉我:“对于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人来说,自由是不可及的。” 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他每天面对着孤独,面对着自己,面对着自由。他感觉自己碰不到自由,因为他开始担忧明天是否有一场台风,担忧他的旅费可以让他走到哪里。他正在试图找到原来的状态,找回无所惧怕的他。

可我知道这只是个过程,因为本性始终是本性,他终会凭借自己的内在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上坡路难行。

你来自哪里?

“今年第18号台风‘艾涛’9日上午在爱知县登陆。受台风锋面等影响,日本东部及近畿等地区可能出现大雨。” 一整个上午,我和 Yuu 妈妈通过微信联系,我们担心 Yuu 所在的石川县有可能受台风影响。一般 Yuu 只有在逗留便利商店休息时才会上网,我们联系不上他时只有干着急。

事实证明我们都太杞人忧天,Yuu 下午发来短信告诉我们:台风过去了,一整天都放晴了。

当晚找夜宿地的时候,Yuu 碰到了一个会说英语的叔叔。74岁的叔叔来自 Osaka,自己开车上路。叔叔找不到餐厅,就用自己的煤气罐来煮方便面吃。两人就这样边吃边聊,天黑了,一人回帐篷,一人回车里,各自睡去。

如果不开口说话,日本人都会用日语向 Yuu 问好,甚至用日语和他对话。他刚长出来的新发还有倒着戴的鸭舌帽看上去像极了日本高中生,但插在自行车后座的马来西亚国旗写着他的家乡。

一个不管他走得多远,却始终在心上的地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沿海骑行。

是骑行者,也是大艺术家

Imizu(射水市),他展开旅途以来度过最幸福的时光的地方。我不知道他怎么定义“幸福”,但我知道他因什么而“幸福”,因着洒在海面上的阳光而幸福,因着挂在蓝天的白云而幸福,因着不急不缓的脚步而幸福,因着不再患得患失而幸福,因着没有烦恼的洒脱而幸福。

因着“自由”的名义而幸福。

在 Imizu,Yuu 住进了一个家庭里。Yuu 称这个家庭为“小新一家”。这户人家从房子到家庭成员都和漫画相符。他们的家有着小小的玄关,木质的家具,干净的榻榻米,还有一个会睡午觉的家庭主妇妈妈。

Yuu 白天就在附近骑行,沿着小环骑,靠着海岸骑,不断地经历上坡和下坡。挨过了暴雨和台风,这两天,这个小地方,这些人,这个艳阳天,无一不让他满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写日记。

他在日记本上写下:

“已经半个月,其实每天都很挣扎,总想要快点到下一站,一直想着明天,后天,大后天,真希望下一站就是居銮(编按:Yuu 在马来西亚的家乡),就是全家团聚的最后一站。但翻越一座山,下坡飞快,手按着刹车,转个弯就看见茫茫大海,似乎它给我答案。心里有个声音一直问我为什么骑车,为什么要在路上。大海不说话,已经把答案打在浪上。”

也许人人生来都是艺术家,只是时候未到。现在的他,文字是真诚的,感受也是真诚的,他的姿态也是。谁不是每天问着自己为什么上路,谁不是每天面对着不说话的大海,静静地听生活给我们的答案——敬,Yuu;敬,骑行者!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再见,射水市!

再见,最爱的射水市!

在射水市这户人家里,生活过得很惬意,旅程中短暂的停留给人无比的新鲜感。停留久了就想走,走得太急了就想停留,这是常态。

孩子们上课的时间里,Yuu 陪这位妈妈去超市逛逛,买一些日常用品,自己也买了一些干粮好在路上可以果腹。有一次这位妈妈还带他去寺庙探望朋友,这是一间有着百年历史的寺庙,环境清幽而庄严,他们跪在席子上喝茶吃糕点。他们家隔壁就是幼稚园,小朋友疯狂的嬉笑声会提醒你现在是他们的放学时间。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和借宿家的小孩泡澡。

一天 Yuu 在外骑车淋了点雨,回到家,这位妈妈让 Yuu 和小朋友们一起泡澡。Yuu 说,就如你的想象,他们在浴缸外搓澡,然后再跳进浴缸里浸泡。可以想象泡澡时和孩子们一起玩小黄鸭的快乐。骑行在路上,Yuu 可以好长时间都不洗澡。当洗澡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与孩子们一起泡浴缸简直就是天堂级别的待遇了!

等不到开朗寄来的快件,Yuu 还是离开了射水市。带着他们给他做的饭团和水果上路,足以让他久久记住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有上坡总有下坡,所以上坡时总想着等下可以缓一缓,先苦后甜是值得的。”

从西岸跨越东岸,本州岛最北

离开射水市这天,风很强,天很黑,浪很大。Yuu 很快在路上碰到了新的骑行朋友,他来自斯里兰卡,结婚后留在日本,一待就是19年。2013年夏天 Yuu 在印度待了2个月,这回碰上了斯里兰卡的朋友,他说:果然是令人怀念的满满的印度味儿!

继续往北骑行,经过新潟县(Niigata)。两天后他到了秋天县(Akita)。这里是西岸,他睡在港口边,天气很好,他几乎天天都看着太阳落到西边的后山去。所以只要一接近日落的时刻,他就停止骑行,找好搭营的地方,静静等着夕阳西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Yuu 的大脚印。

终于骑行而至海角,青森县(Aomori-ken)是本州岛最北端,同时也是日本最北的一个县。青森县三面环海,这一地区自古沿海多沙丘连绵,但也有一些树林繁茂的地方,海上的船只便以此为导航的标志,特称其为“青森”,即“青绿色的森林”。

站在本州岛的最北,太阳照射他的脸,他的双脚。我觉得他就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地的孩子”,生在大地,长在大地。而人的这一双脚,走到哪里,人就在哪里。

背着大海骑行,Yuu 越来越靠近世界上最热门最新兴的都会,东京。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五):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