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豬肉粉是檳島華人的傳統食物,也許地域上跟吉隆坡比起東馬相近,以及島民因工作大量遷移到首都來,豬肉粉便早早普及於大城市。

上個月因父親七十大壽,回了老家吉隆坡一趟。這次逗留了整十天,不用來去匆匆,有時間去發掘新的事物,發現周遭開了許多麵店,主打“東馬生肉面”,蔚然成風,悄悄成為一股飲食潮流。

什麼是生肉面呢?源自東馬沙巴,是當地華人的早餐吃食,猶如肉骨茶於巴生人一樣,是自屬的早餐文化。說出來也簡單,就是豬肉片、腰膶等經過川燙之後,配粉面一起吃,有干撈或者放湯兩種吃法。味道的重點是:豬油,干撈的粉面里混入墨黑濃稠的地道黑醬油以外,一定會混入豬油提味,而放湯的則是撒上豬油渣,是以吃起來有着一股懷舊味道的醇香濃郁。在沙巴,好些老店還是以炭火煮食,一踏入店裡伴隨着陣陣熱騰騰的炭香,古早味盎然,所以成為遊客必嘗的地道風味。

生肉面的風在近期才吹到中馬來,事實上,吉隆坡一帶的華人,早已把豬肉粉當早餐吃了二三十年。有許多華人茶室的攤檔,都一定會看到“檳城豬肉粉”五個大字的招牌——沒錯,豬肉粉是檳島華人的傳統食物,也許地域上跟吉隆坡比起東馬相近,以及島民因工作大量遷移到首都來,豬肉粉便早早普及於大城市。跟生肉面何其相似,只是叫法不一樣,新鮮豬肉、腰膶等內臟是食材,然後加入自己選擇的粉面:米粉、油麵、粿條(當地人一般上喜歡“兩溝”,譬如我的口味通常是選擇米粉面或者粿條面),略有不同的是,吃豬肉粉注重湯頭,所以只有放湯的吃法。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們吃大的豬肉粉
永興城的豬肉丸粉賣了幾十年,老闆還是每天親力親為在檔口燙粉面。其貌不揚的干撈河粉,河粉從怡保來,入口細滑,配上味道一絕的炒肉碎、燒腸和豬肉丸,美味得過分。 (攝影:區紹熙)

記得以前住家附近有一檔豬肉粉,遠近馳名,有許多人來到心甘情願等上大半個小時,只為了吃上一碗,一檔粉面帶旺了整家茶室。這家豬肉粉最好吃的地方是,湯頭熬得額外鮮甜,加上適量的豬油渣,好吃得很。後來,母親從豬肉販口中得知,這檔豬肉粉的湯頭是用大量豬頭骨去熬的,才會那麼鮮甜。母親深信豬頭是豬只被宰殺時因恐懼釋出毒素的部位,覺得豬頭骨“很毒”,於是禁了我們吃那檔豬肉粉,那股濃洌的香甜,從此在人生中成為絕響。

生肉面來自沙巴,豬肉粉來自檳城,那有沒有吉隆坡版本的豬肉粉面?有,那就是豬肉丸粉,沒肉片、沒內臟,有的是豬肉丸和肉碎。豬肉丸粉在吉隆坡興起,始於市內一個叫做“三間庄”的地方。馬來西亞平民食家林金城資料搜集所得,因為約一百年前的市況尚未蓬勃發展,窄巷裡頭的空地上只有三家店鋪,老吉隆坡便把那裡稱作“三間庄”。那裡有一檔豬肉丸粉,老闆每天以漏夜送抵得溫體豬製作肉丸,而肉丸又不是一粒粒的丸壯,而是一排扁平的四方形。有特色又好吃,所以打響了名堂,“三間庄豬肉粉”成為最有特色的吉隆坡華人美食之一。早年又不注重版權、專利,這“三間庄”的名號不知被多少人順手拈來拿去用,水準也參此不齊,不知就裡就點來試試看的,大有可能中伏。

在我心目中,吉隆坡最好吃的豬肉丸粉,是在市中心 Jalan Imbi 和 Jalan Ba​​rat 交界的一家叫做永興城的老茶室內(上圖),那檔豬肉粉賣了三四十年,我從小學時代就開始去吃,味道始終如一,自家制三間庄式豬肉丸、甘香的燒腸和香馥油潤的肉碎,和粉面一拌,一吃進口,美食是幸福的象徵,也不過如此。

mm

Agnes謝嫣薇

飲食專欄作家、食評人、人物專訪和旅遊專題特約、編劇。飲食和旅遊文章散見於中港台新馬主要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