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如果把敘利亞歸類做一種旅行方式,那它肯定是一個和死神交會的定點。幾乎所有的旅遊景點已經沒人光顧,就連歷史悠久的城堡也被當作打仗的堡壘。古迹和人們同時進入備戰的狀態。歷史的義務變成了戰爭的武器。

夜晚開車駛在阿勒頗(Aleppo)的街上,抬頭仰望我看見一整片的星空。這裡沒有光污染,滿月的亮光足以照亮城市的街頭。一不留神,還真以為自己身在恐怖片的場景。夜半三更在友人的幫助之下我上網和家鄉的好友聯繫,耳邊仍不斷地傳出爆炸聲。“這裡的情況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糟糕許多。到處都是被飛彈砸毀的廢墟。我看見那體積小得可憐的醫院不斷湧入成群被炸傷的百姓。” 我寫道。返回宿舍途中,我安靜地坐在車上,情緒嗆得我沒有時間可以反擊。字句卡在喉嚨中, 我在想我們可以做的有多少,這三年犧牲十三萬的性命究竟可以換來些什麼?

這片土地似乎已經被摧毀得一無所有。要是形容世界上最不開心的人,敘利亞在這三年來的排位無非是第一,笑容這個東西似乎已經是沉重的枷鎖。敘利亞目前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平均每個月在戰火中有五千人犧牲。去敘利亞之前心情是安靜平穩的,直到開始聽到連綿不斷的子彈和槍聲時,才驚覺自己所在的地方並不安全。這個情況並非慢性的死亡,而是毫無警惕地將人們給殺死。執政方每天空襲反對方所佔領的區域,被砸毀的絕大多數是無辜的平民們。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許多戰士都是大學輟學的年輕人,背負着為自由鬥爭的負擔。

一場與死神交會的旅行

如果把敘利亞歸類做一種旅行方式,那它肯定是一個和死神交會的定點。幾乎所有的旅遊景點已經沒人光顧,就連歷史悠久的城堡也被當作打仗的堡壘。人們只是在想要怎麼樣活下去,對於未來的展望似乎變成一種奢侈。古迹和人們同時進入備戰的狀態。在這內戰瘋狂進行着的時間,參觀旅遊景點的念頭就非得先打消。堡壘上布滿狙擊手,人們一靠近會引來殺身之禍。 歷史的義務變成了戰爭的武器。

走進一間臨時搭建的醫院,僅用布塊隔開每一處的小空間,醫生在昏暗的空間走動,沒有電流供應,僅有微弱的太陽亮光照射。一位24歲的青年向我走來,熱切地微笑,問我從哪裡來, 然後開始介紹整個“醫院”的構造。“這裡我們有一位醫生和三個醫護人員,我是其中一位醫護人員。” 自從敵軍侵佔他的家鄉以後,家鄉的所有年輕男子被政府逼着從軍。“我不要幫敵軍作戰,所以逃了出來,來到這個城市在醫務方面給些幫助。執政方很殘忍,我們要的不過是民主的自由。自由的示威遊行卻換來了他們的無辜射殺。”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巡邏於敘利亞的敏感區域。

在內戰之前,他是一名法律系學生。內戰爆發以後他不得不暫時擱置學業。類似的故事在敘利亞是常見之事。走在阿勒頗以往的市中心 Salahuddin,這裡安靜得只剩下廢墟。走在冬天的太陽底下,心裡涼得分辨不了溫暖的位置。“戰爭結束以後你想做些什麼?” 我問的似乎有點早, 因為三年了敘利亞內戰只有越變越惡劣的趨勢。“繼續讀完書, 然後成為一名律師。” 他說。

“你知道國際律法上有一條罪叫戰爭罪 (War Crime)嗎?”

“知道啊。 怎麼了?”

“以後你可以用整個罪名去告執政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14歲的童兵 Abu Nur。

寒冷的長夜

敘利亞的夜晚不適合出街。整個城市的電源早已被切斷。你可以看到高樓像巨獸般林立於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僅有月光狠狠地照着大地卻看不見燈光。許多檢查布滿於城市的各個角落, 嚴密的檢查實在讓人透不過氣。這就是一個國家面臨緊急狀態時的情況,為了防止敵方趁着深夜偷偷地潛入這個區域。

年輕的戰士們站在寒冷的夜裡輪班看守着。這時候的他們原本應該是在大學宿舍里溫書,或是和親愛的家人在客廳里共進晚餐。三年前就應該是這樣的,但近年來似乎已不再可能。學校被炸毀,抗議執政方的大學生也被當局列入黑名單內。返回校園只有被逮捕,被送入監獄中虐待蹂躪的可能。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我和自由敘利亞解放軍鬥士的合照。

暫別敘利亞以後,我在伊斯坦堡舒服地待了幾天。在一個下起雪的晚上,我沖了一杯熱咖啡, 再煮了一碗家鄉的快熟面,對着電腦熒幕前與一個戰士聊天。

“我回到土耳其了。 今天你城市那邊情況怎麼樣?”

“謝天謝地, 一切都很好。 但是你知道的, 整天都可以聽到爆炸聲。”

“對啊, 預料中的事情。 晚上你們還在打游擊戰嗎?”

“是啊, 晚上是打得最激烈的時候。”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孩子是戰爭里最無辜的受害者。

敘利亞旅遊貼士:

坦白說,敘利亞目前的狀況極度混亂,不適合旅行。本人是因為報導工作而前往該國家。敘利亞在今年恐怖組織 ISIS 與敘利亞自由軍分裂以後,導致該國目前陷入艱苦的三角戰。ISIS 成員40巴仙為敘利亞以外的國籍人士,該組織極端殘忍,殺人不眨眼,不分青紅皂白斬首的行為已經非常廣泛。外國人入境,極有可能被懷疑與這個恐怖組織有關聯,因此生命會受到極大的威脅。

若真是想要入境敘利亞,確保你在敘國有線人,至少在被扣留的時候,有個敘利亞人可以確定你的身份。阿富汗和敘利亞的危險性不同。前者是局部地方在打着戰,去到安全的地方避避風頭無傷大雅;後者是全國陷入內戰,到處布滿各方的間諜,一丁點的風聲都照成敏感作祟。

*相冊里有部分照片或許會讓你覺得不適。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敘利亞——戰火心事

阿勒頗錄像片段:

mm

Chris Lau 克里斯

Chris Lau,劉忠萬,九二年出生,家鄉在馬來西亞砂拉越詩巫。目前繼續學位課程, 當然還是會在間中繼續旅行。個人部落格:www.chrislau92.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