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如果把叙利亚归类做一种旅行方式,那它肯定是一个和死神交会的定点。几乎所有的旅游景点已经没人光顾,就连历史悠久的城堡也被当作打仗的堡垒。古迹和人们同时进入备战的状态。历史的义务变成了战争的武器。

夜晚开车驶在阿勒颇(Aleppo)的街上,抬头仰望我看见一整片的星空。这里没有光污染,满月的亮光足以照亮城市的街头。一不留神,还真以为自己身在恐怖片的场景。夜半三更在友人的帮助之下我上网和家乡的好友联系,耳边仍不断地传出爆炸声。“这里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许多。到处都是被飞弹砸毁的废墟。我看见那体积小得可怜的医院不断涌入成群被炸伤的百姓。” 我写道。返回宿舍途中,我安静地坐在车上,情绪呛得我没有时间可以反击。字句卡在喉咙中, 我在想我们可以做的有多少,这三年牺牲十三万的性命究竟可以换来些什么?

这片土地似乎已经被摧毁得一无所有。要是形容世界上最不开心的人,叙利亚在这三年来的排位无非是第一,笑容这个东西似乎已经是沉重的枷锁。叙利亚目前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平均每个月在战火中有五千人牺牲。去叙利亚之前心情是安静平稳的,直到开始听到连绵不断的子弹和枪声时,才惊觉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安全。这个情况并非慢性的死亡,而是毫无警惕地将人们给杀死。执政方每天空袭反对方所占领的区域,被砸毁的绝大多数是无辜的平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许多战士都是大学辍学的年轻人,背负着为自由斗争的负担。

一场与死神交会的旅行

如果把叙利亚归类做一种旅行方式,那它肯定是一个和死神交会的定点。几乎所有的旅游景点已经没人光顾,就连历史悠久的城堡也被当作打仗的堡垒。人们只是在想要怎么样活下去,对于未来的展望似乎变成一种奢侈。古迹和人们同时进入备战的状态。在这内战疯狂进行着的时间,参观旅游景点的念头就非得先打消。堡垒上布满狙击手,人们一靠近会引来杀身之祸。 历史的义务变成了战争的武器。

走进一间临时搭建的医院,仅用布块隔开每一处的小空间,医生在昏暗的空间走动,没有电流供应,仅有微弱的太阳亮光照射。一位24岁的青年向我走来,热切地微笑,问我从哪里来, 然后开始介绍整个“医院”的构造。“这里我们有一位医生和三个医护人员,我是其中一位医护人员。” 自从敌军侵占他的家乡以后,家乡的所有年轻男子被政府逼着从军。“我不要帮敌军作战,所以逃了出来,来到这个城市在医务方面给些帮助。执政方很残忍,我们要的不过是民主的自由。自由的示威游行却换来了他们的无辜射杀。”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巡逻于叙利亚的敏感区域。

在内战之前,他是一名法律系学生。内战爆发以后他不得不暂时搁置学业。类似的故事在叙利亚是常见之事。走在阿勒颇以往的市中心 Salahuddin,这里安静得只剩下废墟。走在冬天的太阳底下,心里凉得分辨不了温暖的位置。“战争结束以后你想做些什么?” 我问的似乎有点早, 因为三年了叙利亚内战只有越变越恶劣的趋势。“继续读完书, 然后成为一名律师。” 他说。

“你知道国际律法上有一条罪叫战争罪 (War Crime)吗?”

“知道啊。 怎么了?”

“以后你可以用整个罪名去告执政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14岁的童兵 Abu Nur。

寒冷的长夜

叙利亚的夜晚不适合出街。整个城市的电源早已被切断。你可以看到高楼像巨兽般林立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仅有月光狠狠地照着大地却看不见灯光。许多检查布满于城市的各个角落, 严密的检查实在让人透不过气。这就是一个国家面临紧急状态时的情况,为了防止敌方趁着深夜偷偷地潜入这个区域。

年轻的战士们站在寒冷的夜里轮班看守着。这时候的他们原本应该是在大学宿舍里温书,或是和亲爱的家人在客厅里共进晚餐。三年前就应该是这样的,但近年来似乎已不再可能。学校被炸毁,抗议执政方的大学生也被当局列入黑名单内。返回校园只有被逮捕,被送入监狱中虐待蹂躏的可能。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我和自由叙利亚解放军斗士的合照。

暂别叙利亚以后,我在伊斯坦堡舒服地待了几天。在一个下起雪的晚上,我冲了一杯热咖啡, 再煮了一碗家乡的快熟面,对着电脑荧幕前与一个战士聊天。

“我回到土耳其了。 今天你城市那边情况怎么样?”

“谢天谢地, 一切都很好。 但是你知道的, 整天都可以听到爆炸声。”

“对啊, 预料中的事情。 晚上你们还在打游击战吗?”

“是啊, 晚上是打得最激烈的时候。”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孩子是战争里最无辜的受害者。

叙利亚旅游贴士:

坦白说,叙利亚目前的状况极度混乱,不适合旅行。本人是因为报导工作而前往该国家。叙利亚在今年恐怖组织 ISIS 与叙利亚自由军分裂以后,导致该国目前陷入艰苦的三角战。ISIS 成员40巴仙为叙利亚以外的国籍人士,该组织极端残忍,杀人不眨眼,不分青红皂白斩首的行为已经非常广泛。外国人入境,极有可能被怀疑与这个恐怖组织有关联,因此生命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若真是想要入境叙利亚,确保你在叙国有线人,至少在被扣留的时候,有个叙利亚人可以确定你的身份。阿富汗和叙利亚的危险性不同。前者是局部地方在打着战,去到安全的地方避避风头无伤大雅;后者是全国陷入内战,到处布满各方的间谍,一丁点的风声都照成敏感作祟。

*相册里有部分照片或许会让你觉得不适。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叙利亚——战火心事

阿勒颇录像片段:

mm

Chris Lau 克里斯

Chris Lau,刘忠万,九二年出生,家乡在马来西亚砂拉越诗巫。目前继续学位课程, 当然还是会在间中继续旅行。个人部落格:www.chrislau92.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