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上帝如果愛一個人/就叫他流浪/東跑西奔/溪流/田野/高山/林莽/蒼穹下隨處可以安身”。這首詩我現在重讀起來會流淚,因為我知道,Yuu 是上帝寵愛的孩子,因為他正在流浪,在蒼穹底下隨處安身。

Shimonoseki – 角島 – Nagato – Abu Town – Hamada – Izumo – Yonago

9月的日本,多雨。剛下船的 Yuu 沒有方向,只留言給我寫了一句:現在不知道要去哪裡。長途旅行的目的性不強,隨心所欲,處處是風景。在這一座剛抵達的城市,沒有認識的人,沒有熟悉的道路,生活重新來過。

Yuu 打算以順時針環島。他在大海旁搭帳篷睡覺,日本本州最西端的山口縣一個夜晚,燈塔下夜深無人,海風狂嘯,海上傳來響亮的船鳴聲,Yuu 一度以為颱風就要來襲。煎熬的一晚,柔軟的帳篷撫慰不了騎行者內心的恐懼。然而第二天的天明,一切都值得期待。

在那段向西騎行的路上,天公作美天氣晴朗,地勢卻不美,蜿蜒的山路徒增騎行者的艱難。行車和行人不多,四周明亮而安靜,爬坡的路上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聲反反覆復。他走在他的路上,什麼也阻擋不了他繼續。我想象着,對世界而言,他渺小地在地圖上移動;但對他自己而言,呼吸的聲響是他與世界唯一的對話。

日本沿街的 7-11 便利商店成了 Yuu 最佳的休息站。免費的 Wifi 還有簡單的午餐是 Yuu 一日美好的時光。這裡有香醇的黑咖啡,還有新奇的口味眾多的小饅頭和小飯糰,為騎行者疲勞的一天增添驚喜。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一群帶着小黃帽的小學生讓他的心情一下子舒緩了。

丟三落四:窮游騎行者的煩惱

沒想到 Yuu 第一次有了要放棄騎行的念頭,是因為一件衝鋒衣。這件可以抵擋2千毫米雨量的外衣在他騎行路上為他擋去風雨。尤其是剛開始騎行日本那會兒天天都是雨天,他便天天穿着衝鋒衣在雨中騎行。當時發現衣服丟了,他來回騎行在2公里路上尋找,都沒看到蹤影。氣急敗壞時打給家人,他們一家正在新加坡旅行,他一下子氣餒極了,撇下氣話:回家吧!乾脆別騎了!

我不知道 Yuu 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是怎麼化解自己的情緒,只知道這會是獨身旅人最大的學問:面對自己,和自己溝通。

旅途中 Yuu 在三餐上節約開銷,但是出發才兩個月就頻頻弄丟東西。從一開始的球鞋,到車上的零件包,到這一次的雨衣,都是必備品,需要立刻買新的補上。心裡五味陳雜的時刻,一群日本小學生零散地走在路上,小小的身軀帶着黃色的帽子,他的心情一下子舒緩了。我可以想象得到他滿足的笑容,這是善良的他最大的優點:知足,感恩。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公廁里經常可以看到攀牆的青蛙。

厄運連連,一天 Yuu 在公廁又弄丟了東西!這次是轉換器和移動電源!他開始逐漸對弄丟東西這件事免疫了,更多隻剩下無奈。同時這傢伙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轉移了,他發現在日本的公共廁所里,經常可以看見會爬牆的青蛙和螃蟹。這件事戳中了我的笑點,一看他發來的照片,還真有會爬牆的青蛙!

在日本,加油站和休息站是騎行者的第一選擇。那麼多個夜晚,他是因着疲憊而睡着,還是為著明天而入睡呢?每次看着他發來的帳篷照片,夜幕已經低垂,我總會想到這個問題。騎行者的孤單,應該只有另一個獨身騎行者可以理解吧。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騎行夥伴的背影。

獨身旅人的對話

環島旅途中,偶爾可以遇到和他一樣的騎行者。Yuu 在出雲神社就碰上了騎車小夥伴,看樣子因為語言不通他們僅同行了一段時間又分開。短暫相遇的旅人有千百種,有的頻率不一,錯過了對方身上美好的事物;有的話語投機,分道揚鑣時也只能感嘆相見恨晚。這些過客圓潤了旅人的生命。

Yuu 穿越田野、大海,他走到哪裡,他的車就在哪裡,他的帳篷也就在哪裡。

Yuu 去年暑假前看書時讀到了一首詩,大學最後一個學期他與我分享:“上帝如果愛一個人/就叫他流浪/東跑西奔/溪流/田野/高山/林莽/蒼穹下隨處可以安身”,這首詩我現在重讀起來會流淚,因為我知道,Yuu 是上帝寵愛的孩子,因為他正在流浪,在蒼穹底下隨處安身。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每天在超市寫意地待上一個小時。

一個新的國度,新的環境,一切平常事都成了 Yuu 眼中的新鮮事。他就像是原野中張開耳朵的鹿,時時打開聽覺聆聽這個世界。不斷路過咖啡廳,不斷看見自動販賣機,不斷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加油站,日復一日的騎行路上一點也不無聊。他說,自從 Chean 和他分開以後,他的日記就越寫越長,有更多想說的話無處告訴,都會記錄在本子里,成為自己和自己的對話。

兩年前 Yuu 在印度旅行的時候一個人登山,狹小的山路只容得下一個人前進,側身往下看就是萬丈深淵。這條路上不時能看到石碑,上面刻着死去的人的名字,就像為登珠峰而離世的勇士的紀念碑。Yuu 想象着自己就這樣無人所知地往下掉,他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儘管這麼想着也沒有太多的情緒,Yuu 在路旁找來一顆大石頭,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份。然後繼續義無反顧地往前走。

這就是我所認識的 Yuu。一直是那麼年輕而乾淨地往前走。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四):新的開始

mm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