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上帝如果爱一个人/就叫他流浪/东跑西奔/溪流/田野/高山/林莽/苍穹下随处可以安身”。这首诗我现在重读起来会流泪,因为我知道,Yuu 是上帝宠爱的孩子,因为他正在流浪,在苍穹底下随处安身。

Shimonoseki – 角岛 – Nagato – Abu Town – Hamada – Izumo – Yonago

9月的日本,多雨。刚下船的 Yuu 没有方向,只留言给我写了一句:现在不知道要去哪里。长途旅行的目的性不强,随心所欲,处处是风景。在这一座刚抵达的城市,没有认识的人,没有熟悉的道路,生活重新来过。

Yuu 打算以顺时针环岛。他在大海旁搭帐篷睡觉,日本本州最西端的山口县一个夜晚,灯塔下夜深无人,海风狂啸,海上传来响亮的船鸣声,Yuu 一度以为台风就要来袭。煎熬的一晚,柔软的帐篷抚慰不了骑行者内心的恐惧。然而第二天的天明,一切都值得期待。

在那段向西骑行的路上,天公作美天气晴朗,地势却不美,蜿蜒的山路徒增骑行者的艰难。行车和行人不多,四周明亮而安静,爬坡的路上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反反复复。他走在他的路上,什么也阻挡不了他继续。我想象着,对世界而言,他渺小地在地图上移动;但对他自己而言,呼吸的声响是他与世界唯一的对话。

日本沿街的 7-11 便利商店成了 Yuu 最佳的休息站。免费的 Wifi 还有简单的午餐是 Yuu 一日美好的时光。这里有香醇的黑咖啡,还有新奇的口味众多的小馒头和小饭团,为骑行者疲劳的一天增添惊喜。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一群带着小黄帽的小学生让他的心情一下子舒缓了。

丢三落四:穷游骑行者的烦恼

没想到 Yuu 第一次有了要放弃骑行的念头,是因为一件冲锋衣。这件可以抵挡2千毫米雨量的外衣在他骑行路上为他挡去风雨。尤其是刚开始骑行日本那会儿天天都是雨天,他便天天穿着冲锋衣在雨中骑行。当时发现衣服丢了,他来回骑行在2公里路上寻找,都没看到踪影。气急败坏时打给家人,他们一家正在新加坡旅行,他一下子气馁极了,撇下气话:回家吧!干脆别骑了!

我不知道 Yuu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是怎么化解自己的情绪,只知道这会是独身旅人最大的学问:面对自己,和自己沟通。

旅途中 Yuu 在三餐上节约开销,但是出发才两个月就频频弄丢东西。从一开始的球鞋,到车上的零件包,到这一次的雨衣,都是必备品,需要立刻买新的补上。心里五味陈杂的时刻,一群日本小学生零散地走在路上,小小的身躯带着黄色的帽子,他的心情一下子舒缓了。我可以想象得到他满足的笑容,这是善良的他最大的优点:知足,感恩。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公厕里经常可以看到攀墙的青蛙。

厄运连连,一天 Yuu 在公厕又弄丢了东西!这次是转换器和移动电源!他开始逐渐对弄丢东西这件事免疫了,更多只剩下无奈。同时这家伙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他发现在日本的公共厕所里,经常可以看见会爬墙的青蛙和螃蟹。这件事戳中了我的笑点,一看他发来的照片,还真有会爬墙的青蛙!

在日本,加油站和休息站是骑行者的第一选择。那么多个夜晚,他是因着疲惫而睡着,还是为着明天而入睡呢?每次看着他发来的帐篷照片,夜幕已经低垂,我总会想到这个问题。骑行者的孤单,应该只有另一个独身骑行者可以理解吧。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骑行伙伴的背影。

独身旅人的对话

环岛旅途中,偶尔可以遇到和他一样的骑行者。Yuu 在出云神社就碰上了骑车小伙伴,看样子因为语言不通他们仅同行了一段时间又分开。短暂相遇的旅人有千百种,有的频率不一,错过了对方身上美好的事物;有的话语投机,分道扬镳时也只能感叹相见恨晚。这些过客圆润了旅人的生命。

Yuu 穿越田野、大海,他走到哪里,他的车就在哪里,他的帐篷也就在哪里。

Yuu 去年暑假前看书时读到了一首诗,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他与我分享:“上帝如果爱一个人/就叫他流浪/东跑西奔/溪流/田野/高山/林莽/苍穹下随处可以安身”,这首诗我现在重读起来会流泪,因为我知道,Yuu 是上帝宠爱的孩子,因为他正在流浪,在苍穹底下随处安身。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每天在超市写意地待上一个小时。

一个新的国度,新的环境,一切平常事都成了 Yuu 眼中的新鲜事。他就像是原野中张开耳朵的鹿,时时打开听觉聆听这个世界。不断路过咖啡厅,不断看见自动贩卖机,不断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加油站,日复一日的骑行路上一点也不无聊。他说,自从 Chean 和他分开以后,他的日记就越写越长,有更多想说的话无处告诉,都会记录在本子里,成为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两年前 Yuu 在印度旅行的时候一个人登山,狭小的山路只容得下一个人前进,侧身往下看就是万丈深渊。这条路上不时能看到石碑,上面刻着死去的人的名字,就像为登珠峰而离世的勇士的纪念碑。Yuu 想象着自己就这样无人所知地往下掉,他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尽管这么想着也没有太多的情绪,Yuu 在路旁找来一颗大石头,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份。然后继续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 Yuu。一直是那么年轻而干净地往前走。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四):新的开始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