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到了维也纳,我特地找一个时间,依据地图事先确认演奏厅的位置。演奏会当晚,虽然没有 dress code,但我还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并在麦记喝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才走进演奏厅里。花了四欧元买了写满德文演奏曲目介绍本,基本上,除了莫扎特和指挥家的名字,还有年份数字,其他的我一个字也看不懂。

当我知道我即将要到维也纳公干的时候,我除了订住宿和行程,我也找管弦乐。

在网上兜兜转转,我被链接到一家中介公司,询问之下,对方说找到一场莫扎特的曲目演奏,时间就在我离开维也纳前的一个晚上。但已经售罄,只能保留;价格未知,会是一百欧元上下。演奏会的价格一般如此,但,如果转过来马币计算,那是一笔相当可观的额外消费。我咬了咬唇,回电邮要对方给我留位子。

没多久,我接到信用卡的短讯通知,百一欧元已经过账给该公司。那时正值农历新年,知道自己得了一张票,那种心情是挺复杂的,即兴奋但同时也忐忑。我反复的问,这一切,值得吗?

我那些直言敢谏的面友,要我提防受骗。有些演奏会是特地“做”给游客看,所以,到欧洲选择听演奏会,有三个方面需要关注:一,指挥家;二,演奏厅 ,和三,听众是否当地人。我马上上网搜了搜,指挥家和演奏厅都是世界级的,但条件三我就不得而知,如果对方所言属实,从已经售罄的票务来看,应该有很多当地人捧场吧?不过,我要自己放下忧虑,既然米已成炊,就活在当下好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这位音乐家,用装着水的高脚玻璃杯,用不同的震动频率,奏出天籁一般的音乐来!

著名的金色大厅

到了维也纳,我还特地找一个时间,依据地图事先确认演奏厅的位置。演奏会当晚,虽然没有 dress code,但我还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并在麦记喝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才走进演奏厅里。将包包和风衣交给付费的管理处,(我乖,真的不带任何摄录器材),然后花了4欧元买了写满德文演奏曲目介绍本,基本上,除了莫扎特和指挥家的名字,还有年份数字,其他的我一个字也看不懂。

进场的钟声响起,我找到了我的位子,天,好位子啊,中央坐位最后一排,但因为是高起来的阶梯,所以,视野和听觉都是极佳享受。我静静地用眼睛观察,没有相机在手,反而更用心起来。演奏厅是著名的金色大厅,说的一点也没错。上下包厢之间有金色的女神雕像,演奏厅墙上竖着银色的风琴管。观众席属长型,面积不算大,但坐满了人,就连演奏台上,面向指挥家的包厢也坐满了人。我身后还有 “站立席”,不清楚价格多少。我随即想起朋友说:如果听众多是当地人那就 “安全” 了。我环绕我身边一周,都是当地人,而且还是华发一族;亚洲人不多,而且多数是日本人,所以我也被邻居的老太太误会为日本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演奏厅 Musikverein 外观。

老太太是常客

我静静地等演奏开始,整个演奏几乎没有说话,演奏前也只是放三声电话铃声提醒你关机静音,就此而已。演奏直接开始,除了莫扎特,当晚还有另外两位维也纳 “出产” 的作曲家的作品,曲目横跨巴洛克和新世纪。我恍如在梦中听演奏。中场休息的时候,身旁的老太太跟我一样没有离开,我们打开了话筐子。她说她英文不好,但我告诉她音乐是没有语文区分的,我们就依循音乐聊了起来,她和坐我另一边的老先生,或许观众席上许多乐龄人士一样,都是买季票,是演奏会常客。说着说着,她说她英文不好但告诉了我许多,包括维也纳还有别的指挥家还有什么音乐可以听等等。

在欧洲,老人家们还能有此一好,真的是不同民情不同文化哪!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离开了维也纳以后,在布拉格,我途过许多类似的音乐厅,或Opera house,我都是静静的经过。不是不爱听音乐,是真的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那种境界。

高水准的演出,平静的收场

下半场已经不是莫扎特,但耳膜还是被舒舒服服地按摩了。结束了,观众热烈鼓掌,但没有激动地站起来喊:“Bravo!” 我是打从心底的敬佩这指挥家,但又不懂站起来会不会突兀失礼了,当我看见远远有人站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身旁的老先生也绅士的 “陪伴” 我站了起来。我心里想:当地人要求果然高啊。这样的水准如果在马来西亚的话观众应该站起来 “哇哇” 乱喊一轮了吧?

跟老先生老太太礼貌道别了之后,我领回我的衣物,然后将手插在外套里,站在冬夜里等电车回宿舍。脸都冷得发麻了,但心是暖的。那些音乐还在我耳边萦绕。是夜,我睡得特好。

后来好友露露说,她担心我这一夜过后就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不懂算不算准,但后来,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遇见了几场演奏会招贴,价格比这便宜,而且曲目是《Canon in D》、维瓦迪的《四季》等等,都是我熟悉喜爱的曲目。但,我确实已经没有要踏进去的想法,除了时间紧凑,另一个原因,就真如露露担心的那样:除却巫山不是云。维也纳已经将她最好的音乐,给了我。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这也是我相当喜欢的一张照片。这里的老人家除了爱听演奏,平时也手挽着手散步,或溜狗。

贴士:

地点

  • 维也纳有很多演奏厅,问了一些朋友,大家都去过不一样的,毕竟维也纳本身盛产音乐和音乐家。我去的这间是位于 Imperial Hotel 后的 Musikverein。距离2号电车(Tram)几步之遥。

穿着

  • 没特别规定,但为表示尊重场合,穿着应得体。

订购事宜

  • 维也纳通用欧元,但一些经过中介的订购服务(包括火车票),会被抽去20%。如果逗留时间足够,直接购票会便宜很多,但如果太受欢迎的演奏,就有可能售罄而失望而归。现场购买可能只得站立位。虽然通过中介买会被抽佣金,但至少品质保证。

其他注意事项

  • 演奏太多,一般旅行社会安排,但曲目和素质不得而知。如果你想自行选择购票,得如我朋友所说的 “指挥家,演奏厅和观众” 三项条件作衡量。但这类演奏多售季票(for subscriber only)。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贝多芬的长眠之地——维也纳听莫扎特

mm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