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阿爾巴尼亞的重,不是我們這樣遊玩幾天可以了解的。那個名字很重的小鎮(Berat)卻是那麼的清閑;繁忙的首都卻也有許多咖啡廳,還有賣小鱷魚的寵物店!路人多數都不苟言笑,各自趕路為生活奔跑,卻又能在巴士上跟你盡情交談。

不太了解阿爾巴尼亞(Albania)。只知道她是前共產國家,也是目前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她與希臘北部銜接,如果這趟不順道走一走,以後應該不會特地飛一趟吧!好萊塢電影里大部分的殺手和恐怖分子都來自阿爾巴尼亞。當然,還有這裡最出名的人,德蘭修女。

從希臘北部的 Kakavia 過海關進入阿爾巴尼亞是相當簡單的。巴士都會停在 Kakavia 的海關前,你就得下車拿行李跨過這兩國的國界。比較困難的是之後如何搭車子到你要去的城市!還好我之前在希臘的那趟巴士里遇到貴人,是一對阿爾巴尼亞的老夫妻,他們特地打個電話給女兒當我的翻譯。女兒叫我跟着她爸媽,他們會指示我上去培拉特的車。只是在幾位司機大哥的喧鬧搶客之間,那夫妻匆匆忙忙把我推上一輛小型貨車,而他們卻上了另一輛車。我問司機到培拉特要多少錢,他說十歐元。我想想這至少四個半小時的車程,十歐元也不算太貴,就答應了。後來,一路上看見有不少人跟司機打眼色,示意問他收了我多少錢,司機很開心地張開兩個手掌。我想,我是給多了,但是在那個荒蕪的邊界關卡,我是別無選擇了。最重要的是,我下午四點多可以抵達我的目的地,培拉特(Berat)。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培拉特(Berat)市集里,基督教堂與回教堂毗鄰而立!

“千窗之城”培拉特

培拉特(Berat)這個城市名,感覺非常沉重,當然這是因為 Berat 在馬來文的意思而聯想到的;加上阿爾巴尼亞之前是個共產主義國家,現在又是正處浴火鳳凰重生的年代,我能不主觀的套上“沉重”兩字嗎?其實培拉特是阿爾巴尼亞的其中一個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一座依山而建的古城,白色的老房子都盡量多建窗戶以採納更多自然陽光,所以培拉特也有“千窗之城”(The City of a Thousand Windows)的美譽。

培拉特就好像很多位於東歐國家的小鎮,都是老人和小孩,既是平靜,又帶點荒蕪。可是,這樣的地方往往都是充滿人情味的。培拉特的古鎮區,雖然貴為世界文化遺產,但依然有普通百姓居住着,只有少數的一兩間被改裝成旅店或博物院。真的,世界上很多文化遺產都少了人,少了那些造就這個文化遺產的人,統統都變成景點而已。走在狹窄的古鎮小道時,不時有成群的小孩嬉戲,偶爾有個老者拖着驢子上山回家去,還有吃着釀過酒的葡萄渣的羊群。當我在門縫張望一些古屋的時候,屋裡的老太太就會開門讓我進屋參觀。平靜的培拉特,一到黃昏時分,整個街道都熱鬧起來,彷彿所有的居民都出來乘涼,喝喝啤酒和咖啡。只是,十月中旬的遊客真的寥寥可數,很多餐廳暫停營業,我唯有吃那沒有風味的漢堡比薩快餐。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牽着驢子回家的老市民。

第一次入住多人間

從培拉特搭巴士到首都地拉那(Tirana)約需三、四個小時。但是,地拉那這首都竟然沒有一個巴士總站!巴士就停在一條大街旁,售票員叫我下車,說這就是地拉那了!我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地拉那的那一部分,完全失去方向感!唯有問清楚中央廣場的方向,慢慢向那步行過去,沿途找找旅店。走了一大段路,竟然只有那一間相當貴的旅店,房價要八十歐元一晚。後來,旅店的服務員好心介紹我到附近的背包客旅館,輾轉一個多小時後,總算找到了 Tirana Backpacker Hostel。這真的只是一間背包客旅館,沒有單人間,要與其他遊人同房。這是我第一次住入與陌生人同房的背包客旅館!是的,我一向都堅持住單人間,至少晚上可以上鎖安心入眠。但是,走了一個多小時,腿已酸到不行了,再看看這 Tirana Backpacker Hostel 樓下大廳也算是一間相當有品味的咖啡館,我就提起勇氣住下來了!(後來,到市區走走,才發現大部分的廉價旅店都在城市的另一邊!)

床位一晚大約十二歐元,四人一房,內有廁所沖涼房,每人給有一個可以裝下大背包的柜子,除了要忍受同房的鼻鼾聲之外,一切都很完善。我最愛的還是它樓下的咖啡廳,戶外庭院又很是清雅,有個小酒吧,還有一個很搖滾的音樂角落。當廚師有上班的時候(不是每晚都上班的!),他準備的燒烤拼盤晚餐也真的很可口!旅館還會定時播放些比較冷門的影片,那天晚上就看了一部關於希臘獨立之路的紀錄片,讓剛從希臘旅遊過來的我看得津津有味,因為那些地方名字都聽得懂!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入夜的地拉那。

我在阿爾巴尼亞當馬來西亞親善大使

地拉那是阿爾巴尼亞的首都,依然可以看到很多共產主義殘留下來的痕迹。國家歷史博物院(National Museum of History)外牆上的馬賽克壁畫,屹立在地拉那最繁忙的交通圈旁,充分地表現了社會主義的思想。一見到這宏偉幹勁的人民壁畫,往往都會叫你停下腳步,愣在那裡,完全拋離那忙碌的交通與人群!地拉那裡的基督教堂和清真寺都不會太華麗,有的建築雖然壯觀,但外觀或內里的裝飾都很簡單利落。這應該是共產主義查禁宗教信仰的關係吧。因為共產主義直到九十年代初才瓦解,現代社會都以資本主義挂帥,沒有太多人會高舉宗教旗子了,這反而讓基督教與伊斯蘭教能夠相安無事的共存着,沒有發生太多的宗教衝突。或許這真時這四、五十年的共產主義帶給阿爾巴尼亞的唯一好處!聽說,年輕一輩的都沒有太深的宗教思想,這何嘗不是件好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和平之鐘,這鐘是用1997年大屠殺的子彈殼鑄成的。

地拉那的人是非常友善的。在前往克魯亞(Kruje)的時候,同樣的,也要到城市的一個指定小站等車,我便問路人以確定我沒上錯車。在巴士上認識了一位好心的大學生 Aida,她也是要去克魯亞,所以就當了我的嚮導。她的英文說得不錯,我們交談起來,一下子就吸引了巴士上所有的人,紛紛圍繞着我。那時候,我就知道自己肩負着馬來西亞親善大使的使命了,所有當地人的問題我都一一回答,Aida 則充當我的翻譯。問題從表面的如那裡來、玩多久等,深入到我的頭髮、衣着和工作等;有個老太太看到我肩旁上外露了貼身內袋的弔帶,很好奇的問那是什麼,她可能對這個長發男孩竟然有乳罩弔帶而感到非常困擾吧!我說是放護照的袋子(我沒說放錢);她再問為什麼不放在背包里?我不能說這是背包客擔心被扒被偷的防範之舉,那樣有點不太尊重對方,更何況我被一巴士的當地人包圍着了!我很單純地,指手劃腳地解釋我可能會不小心忘了拿背包,如果護照在身上就不會被遺漏了。Aida微微笑地幫我翻譯,我想她應該知道這貼身內袋的用意。我的解釋應該算是圓滑吧!

後來,我發現偷竊時間在這裡並不嚴重,當地人根本沒有這種自我保護的心態。那四五十分鐘,我不停地跟阿爾巴尼亞人交流着;只要坐在我旁邊的乘客一下車,馬上就有另一個移上來繼續訪問我,親善大使也算任務成功吧!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德蘭修女展覽中極有神韻的大理石雕塑!

德蘭修女用八公斤來磨練我

當然,我來阿爾巴尼亞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德蘭修女。德蘭修女是在馬其頓共和國(Macedonia)的首都斯科普里(Skopje)出世的阿爾巴尼亞人,十多歲到愛爾蘭等地修行,後來常年在印度從事仁愛傳教會的慈善工作。阿爾巴尼亞在二戰之後解放成社會主義共和國,她沒有機會回來探望她的母親和姐姐。直到1989年,她第一次回國,但卻得直接到墓地去拜見母親和姐姐。

我在地拉那時,國家藝術館(National Art Gallery)適逢有個德蘭修女的特別展覽。裡面展出她童年穿的服飾、她的一些宗教理念和哲理、還有一張她最喜愛的阿爾巴尼亞地毯,據說她臨死時還特地躺在這地毯上。還有一些她多年後回來阿爾巴尼亞的紀錄,是看到那張她瘦小的身體跪在媽媽墳前禱告的相片,特別令人心酸。我還看到一個小小的純白大理石德蘭修女雕像,簡簡單單但卻非常有神髓。趁沒有其他參觀者的時候,我忍不住問那負責人可不可以讓我拍一拍這大理石雕像,她竟然答應了,還跟我逐一解釋各樣展覽品!那負責人說要送我一些有關的蘭修女的書籍,我在離開地拉那之前,特地兜過去國家藝術館,她真的準備了五本德蘭修女的書籍給我,又大又厚又重!我不好意思拒絕,唯有扛着這八公斤上路了!或許,冥冥之中德蘭修女就是要用這重量來磨練我!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重重的德蘭修女書籍!

阿爾巴尼亞的重,不是我們這樣遊玩幾天可以了解的。那個名字很重的小鎮(Berat)卻是那麼的清閑;繁忙的首都卻也有許多咖啡廳,還有賣小鱷魚的寵物店!路人多數都不苟言笑,各自趕路為生活奔跑,卻又能在巴士上跟你盡情交談。兩大宗教教堂毗鄰而建,各自的鐘聲都相安無事,卻又在國家藝術館看到那幅無奈的共產油畫:一群小孩在街邊嬉戲,其中一位穿着芭蕾舞裙小女孩卻手持機關槍!錯亂的交通系統,我卻又可以安然地抵達和離開;來的時候背包只有十二公斤,走的時候卻變成了二十公斤,就是多了那八公斤的德蘭修女的重!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我可以背着二十公斤就走,可是阿爾巴尼亞人呢?

旅遊貼士:

消費

  • 阿爾巴尼亞的錢幣單位是Lek,匯率大約是1歐元對140Lek。阿爾巴尼亞的消費相當便宜,快餐大約250Lek,到餐館用餐大約在500-700Lek左右。培拉特前往地拉那的巴士車票為400Lek。

住宿

  • 培拉特旅店(Hotel Berati),單人間一晚2100Lek;在地拉那的Tirana Backpacker Hostel,床位是1700Lek一晚。
  • 地拉那(Tirana)便宜的旅店大多數在Rr Murat Toptani,在中央廣場的南部。單人間大約20-35歐元。

溫馨提醒

  • 地拉那來往培拉特、克魯亞或馬其頓共和國的巴士站都在不同地點。因此,乘搭巴士之前,最好詢問旅店人員應到哪裡上車。到了那上車的地點,也一定要不恥下問周圍的人以確定自己沒有來錯地方或上錯車。用簡單的英文交談,或叫旅店人員寫下目的地的名字在紙上,以方便詢問。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Bigfoottraveller.com l 不能理解阿爾巴尼亞的重

Foo

電視節目工作者;喜歡一個人旅行,享受自由自在地走馬看花;不用奢華的旅遊,卻堅持不匆忙,不挨餓,要可以安心地睡覺休息(一定要睡單人間);是個要玩得舒適的背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