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莫斯塔爾的這座建築物即使現在是千瘡百孔,你還是可以看得出它當初的氣勢與摩登的樣子。只是,你走得靠近那地方近一些,就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安的感覺。一棟這麼大這麼高的建築物,外牆幾乎都是子彈射過的痕迹,斑駁、殘舊,可是還是屹立不倒。

我離開莫斯塔爾(Mostar)的那個傍晚,在簡陋的月台上等着到薩拉熱窩的火車。昏暗的天色讓那個火車站看起來增添一股蒼涼的感覺,彷彿它很久以前就是這樣,而以後也都會這樣,不會改變。

走進那個火車站,你彷彿就是走進一條長長、長長的歷史軌道,那裡沒有任何色彩,只有充滿灰色、讓人心疼的歷史。月台上有點冷,我下意識地把夾克的拉鏈拉上。月台上有即將要上車的旅人,也有來送別的人們。

火車票沒有既定位子,人家說你上車找個位子坐就是了。火車從克羅地亞入境,可是車上也沒有太多人。我隨意找了個車廂就坐了下來。一分鐘後,有個男子走進來,禮貌性地問了問他可不可以坐下來。我點頭說好。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莫斯塔爾的火車站。昏暗,看起來冷颼颼的。

那個晚上,我們談政治

火車慢慢開。窗外的景色越來越美麗。我忙着拍照,只是有一句沒一句與坐在去斜對面的帥哥聊天。書上寫道,從莫斯塔爾到薩拉熱窩的火車的路上有非常美麗的風景。說得真的沒錯啊。我偶爾看着風景,嘴裡喃喃自語:太美了。太美了。天色完全暗下來了。美麗的景色過去了。我把相機收起來,開始與帥哥聊天。在回教國提起馬來西亞的時候,幾乎大部分的人都知道。

我遇到這個男子的時候,我才剛剛趕在最後一天註冊成為2013年大選的郵寄選民。心裡有太多澎湃的情緒。我們聊起各自國家的政治。他說波黑的失業率近五成,年輕人占人口三分之一,而超過五成的年輕人沒有工作。他氣憤地說政府嚴重貪污、腐敗讓他們的國家一直處於貧窮的狀態。人才嚴重流失。我告訴他馬來西亞也面對着同樣的問題,兩個人都覺得非常氣憤。我說我們即將要舉行大選,這是我們立國以來最有可能成立新政府的一次。

他說這裡的年輕人看不到未來。可以或有機會離開的都離開了。他很氣餒地說:“我留下來就是為了要做些什麼,可是好像什麼都沒有辦法做。” 那臉色的憂傷的神色近乎殘忍。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他到達目的地下車前跟我說:

“祝福你。希望這次你們的國家可以有新的政府。”

“謝謝你。謝謝你。我也祝福你的美麗的國家。我們都要繼續努力。”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這個畫面有點觸目驚心吧?巴士行走的那條大道就是曾經的戰爭前線了。

展現在我眼前的歷史,彷彿它從來沒有走遠

我抵達莫斯塔爾的第二天一直都在下雨。上午的時候,一個日本男子入住我的房間。他一直都在旅行,去過馬來西亞很多次,所以我們有很多話題聊。下午天氣終於放晴了。我跟他結伴去看莫斯塔爾在戰前的最高建築物 ——Sniper Tower。這個建築的前身是一個銀行,戰爭發生的時候,因為它的地理位置與高度,所以理所當然地成了狙擊手最理想的藏身處。

這座建築物即使現在是千瘡百孔,你還是可以看得出它當初的氣勢與摩登的樣子。只是,你走得靠近那地方近一些,就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安的感覺。一棟這麼大這麼高的建築物,外牆幾乎都是子彈射過的痕迹,斑駁、殘舊,可是還是屹立不倒。你走進偌大的建築物里,到處都是玻璃碎片、石塊、煙蒂等。建築的牆上有滿滿五顏六色的塗鴉,有關與無關政治的,非常引人入勝。你小心地沿着那沒有扶手的樓梯走上去更高的樓層,你就會看到地上有許許多多的彈殼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彈殼到處可見。

我抵達旅館的時候,負責人已經告誡我說不要自己一個人到這棟建築物里。所以我非常高興可以與同房的日本男子 Ryo 結伴同行。我們在那裡的時候,看到有幾個人在建築物里。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以為他們在那裡工作。跟他們打招呼後,看他們的臉色有點不對勁兒,然後才驚覺他們有可能是在那裡找值錢的東西。我和 Ryo 便趕快離開那個樓層,不敢再回頭。從這棟大樓看出去,可以清楚看到分離舊城與新城的一條大道。雖然只隔了一條街,可是建築、景色截然不同啊。

我站在最高一層的時候,想象着這建築曾經的輝煌。那個銀行的總裁,坐在辦公室里,望向落地玻璃窗(這是我的畫面),然後俯瞰莫斯塔爾這座美麗的城市。這上面的風景真的很美啊。可是有誰會想到一場戰爭後,這座建築就一直被荒廢到現在。我們抵達建築物前,天空突然放晴。下午的陽光讓許多顏色看起來都變得更鮮艷。只要你的眼睛不看建築里的四周,窗外,還是充滿希望的樣子。我們在上面,聽着風聲。就這樣靜靜的。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莫斯塔爾的夜景。

那座美麗的Stari Most

綠色的 Neretva 河分割這莫斯塔爾城市,也分割着回教徒與克羅地亞族。你站在城市的高處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兩邊的區分。東邊有很多回教堂,而西邊,則是叫新穎、繁華的部分,有教堂與國際學校。每一年,當地政府(多數為克羅地亞族)有一筆預算來修正戰爭時期被破壞的建築物,而他們最終都選擇整修有較多克羅地亞族與塞族居住的西邊。

莫斯塔爾是一座很美麗的城市,很多人都知道那座名叫 Stari Most 的舊橋。這座橋是莫斯塔爾的地標,也被視為是回教建築里非常出色的一個。它是鄂圖曼人在16世紀建立的,鏈接由 Neretva 河分割的莫斯塔爾城市。這座橋在1993年的波黑戰爭期間被毀滅。後來花了一段時間重建,在2004年的時候正式通用。這座橋也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夏天的時候(7月下旬),這裡會舉辦一個跳水活動。

莫斯塔爾是一個讓我還會想要再回來的地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Pocitelj還是可以看到美麗的Neretva河。

旅遊資訊:

貨幣

  • KM, RM1換0.43KM, SDG1 換1.13KM(歐元普遍上通用,餐廳、旅館等都收歐元,可能對匯率會差一點點)。

簽證

  • 大馬與新加坡護照持有者免簽證,可逗留至90天。

住宿

  • 可登錄 www.hostels.com 或 www.booking.com 搜尋符合你的預算的旅館。

什麼時候去

  • 3月-5月,9月-11月氣溫適中,適合旅行。(夏天是旅遊旺季,所以應該盡量避免。)

從薩拉熱窩到莫斯塔爾

  • 火車:一天一趟,早上6.50,單程:10.90km,來回17.40km。(貼士:薩拉熱窩到莫斯塔爾火車路途可以看到很美麗的風景。)
  • 巴士:早上6點到晚上8點,每一個至一個半小時一趟,20km。

註:火車與巴士的時間表隨着淡季/旺季變遷,出發前最好先查明。

旅遊貼士:

  • 波斯尼亞與黑塞哥維(Bosnia and Herzegovina)那基本上算安全。人們非常友善。很多人都不會講英語,所以溝通上可能會有小問題。錢財不宜外露,遵循基本的安全守法就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

據粗略的估計,波黑境內目前為止還有500萬個未引爆的地雷,所以不要隨意走入荒廢或沒有人走的地區或建築。如果去健行,要記得緊跟着標示的路線。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波黑莫斯塔爾(Mostar),戰爭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見

mm

林真雲

16歲那年因為三毛,所以有了流浪的夢。18歲那年自己一個人到泰南,從此踏上背包旅行這條不歸路。曾經旅居英國、紐西蘭、德國。遊走了40個國家,後來在丹麥念書。畢業後留在丹麥當人類靈魂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