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母亲看完台剧,站在阳台寻找儿子的踪影。我挥挥手,喊道:妈,你来这里!在太平圣淘沙度假村里,我们从一棵榴梿树走到另一棵榴梿树,仿佛回到了从前。如果有榴梿几爽啊!我忘了母亲说了多少遍。

小时候家里有一片榴梿园,是公公留下的。儿时的我期待每年两次的榴梿季节,除了有吃不完的榴梿外,偶尔还有机会到园里的小木屋过夜。对那木屋的印象有点模糊了,只记得那是一间简陋的小房子,木屋旁的空榴莲壳堆积得像一座小山。

父亲和母亲常带我们姐弟三人一起去捡榴梿。午后骑着摩托车到学校接我们放学后,便直接到园里去。路途相当遥远。茂盛的榴梿树下我们各散四处,寻找有可能掉在枯枝败叶之中的榴梿。天真的孩子更多时候是往树上看,怕榴梿掉在头上呢。母亲常说,榴梿长眼睛的,是不会砸到人的。下雨的时候我们躲在木屋里,听见 “噗” 一声,便知道是榴梿掉了。父亲穿上雨衣、戴着头盔出去捡榴梿。雨天风大,那头盔不知道是为了遮雨,还是以防被榴梿砸到头。

出去走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月前回马来西亚霹雳探望母亲,得知太平山脚有个建在果园里度假村叫圣淘沙度假村(Sentosa Villa Resorts),决定带母亲去留宿一晚。冠疫把母亲困在家乡逾两年,出去走走吧,我告诉母亲。

我们从家乡驱车前往,约一小时半后便抵达太平山脚。度假村匿藏在住宅区(当地人称 “花园”,马来语叫 “Taman” )一隅,高高的围墙上长满了攀缘植物,相当隐密。

登记入住后,把车子停在 A1 号小屋旁的停车处。甫下车便听见流水从溪石间流过的淙淙声,鸟叫声频频传进耳朵。啊,榴梿树,别墅四周长了数棵高大的榴梿树。榴梿树几岁了?我问母亲。母亲看了看,说至少有二、三十年。

小屋由砖和水泥砌成了木屋的模样,内部干净整洁,浴室宽敞通风。母亲高兴地走出阳台,眺望茂密的森林。榴梿树就在眼前,几乎伸手可及。山脚的空气潮湿,树干和树枝上长满了青苔和各类攀缘植物,可惜没挂着榴梿。

母亲看看手表,接着紧张地跑进房里。 “四点了,快点看看电视有没有播《大时代》。” 居然有。母亲高兴地平躺在舒服的床上追看她喜欢的台湾长寿剧,一副 “别吵我” 的模样。我懂得一起旅行一定要给旅伴私人空间,母子结伴出游也一样。好吧,我出去拍照好了。

太平山山脚的世外桃源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度假村占地逾四英亩,在其间散步探索是一件乐事。据悉,园主赖瑞历先生购买了这片园地后,决定把它打造成心目中的世外桃源。于是,他费尽心思、金钱和时间,在园地里建造度假小屋,还种了各种当地水果,除了榴梿外,还有山竹、菠萝蜜、杨桃、兰撒、红毛丹和水蓊等等,趁水果季节邀请亲朋好友前来聚会,一起享用新鲜水果,在溪边戏水。如此乐事谁能抗拒?尔后,频频有外人要求租借。2009年,赖先生决定把果园转变成度假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度假村的经理戴于玲告诉我,水果共享的 “传统” 流传至今,园丁们会把成熟的水果摘下,分给住客们享用。至于榴梿,“谁捡到便是谁的”,我眼睛一亮。

我走到溪边,赤脚走进水里,让冰凉的山水流过趾缝,心里觉得舒畅极了。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银色的光斑。水流、鸟叫、虫鸣、红蜻蜓四处飞。真是一个让人觉得舒服愉悦的地方呀。

重温一起捡榴梿的美好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母亲看完台剧,站在阳台寻找儿子的踪影。我挥挥手,喊道:妈,你来这里!我们从一棵榴梿树走到另一棵榴梿树,仿佛回到了从前。

“如果有榴梿几爽啊!” 我忘了母亲说了多少遍。

隔天清晨,一如既往,母亲在天亮之前便醒了,坐在阳台在椅子上享受新鲜的空气。我泡了杯热茶,递给母亲。猴子呱呱叫。那个早上,犀鸟和山猪都没来访。

“如果有榴梿都话,现在就可以出去捡了。” 母亲说。

那个早上,我带着母亲,先到附近的太平湖走一圈,边走边进行她的健康操。再到拉律马登公市(Larut Matang Hawker Centre)寻找美食,吃了炒鱼丸粿条、云吞面和油条,还喝了虎咬狮,再驱车回度假村。

母亲继续在阳台与榴梿树作伴。我回到溪边泡脚。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太平圣淘沙度假村(马来西亚)

地址:Jalan 8, Taman Sentosa, 34000 Taiping, Perak, Malaysia

电话:+6013 593 1000

度假村提供酒店式客房和小屋式客房。酒店式客房的房价从 RM188(每晚)起;小屋式客房的房价从RM248(每晚)起。价格随季节和供应调整。可通过此网站预定。小屋式客房比较难预订,可直接 whatsapp 度假村查询。度假村暂不提供膳食。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圣淘沙度假村|我和母亲的出走日记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