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美丽的库克群岛醒来,阳光通过纱帐落在舒适的枕头上。渡假屋的前院种满蜘蛛百合,一开门就可以看见大海,坐在露台上喝杯咖啡。吃完早餐就躺在悬挂在椰树之间的吊床上看书、到岛上各个沙滩散步、游泳、浮潜、日光浴或是发呆。

库克群岛(Cook Islands)之旅迟了整整一年,一年前订好的机票和住宿因为遏止新冠病毒肆虐的封锁禁令被迫取消。一年后,趁着纽西兰和库克群岛形成旅游泡泡的好时机,立刻重新订好一切。来到机场时,恍若隔世。

(写着这篇游记时,旅游泡泡因为病毒出现变种新株再度喊停,庆幸又在新的一年重启。能够出境入境自由来去的情况如晴雨般飘摇。)

库克群岛在南太平洋,介于美属汤加和法属波利尼西亚之间。抵达拉罗汤加(Rarotonga),机场就在苍郁茂盛的山脉旁,一下飞机所感受到的潮湿和炎热,让一年以来积累的蠢蠢欲动得以波涛汹涌。这样的气候对于热带国度长大的自己尤其熟悉。抵达那一刻高涨的情绪,是久违了的,那藏在肌肤底下的激昂澎湃。

蜘蛛百合、吊床、啤酒。慵懒的海岛生活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海岛上的房子让我想起马来西亚的甘榜。

前来接机的是渡假屋的老板劳伦斯,身穿白色麻质短袖衬衫,露出被海风和阳光亲吻过的肌肤。爱上这里的悠闲和环境,数年前决定举家从奥克兰的激流岛移居至此经营度假屋。他说岛上的游客数量恢复至五六成左右,虽然仍未达到理想数字,但岛上的居民们对旅游泡泡非常感恩。

一年来对外封闭让岛上的经济停摆,而他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在渡假屋的范围内开始了建造两栋新别墅的工程,蓄锐待发。渡假屋注重可续性发展,别墅的建材用的是岛上的竹木和编织草席。

在美丽的海岛醒来,阳光通过纱帐落在舒适的枕头上。渡假屋的前院种满蜘蛛百合,一开门就可以看见大海,坐在露台上喝杯咖啡。吃完早餐就躺在悬挂在椰树之间的吊床上看书、到岛上各个沙滩散步、游泳、浮潜、日光浴或是发呆。空气里总是飘着海洋的味道,拔掉插头,远离(这里的移动数据贵得要命)手机和电脑,海岛的旅行洒满了零零落落的悠闲和美好。

在穆里海滩(Muri Beach)点了拉罗汤加拉格啤酒,阳光晒在身上。看着有人直立划着桨板载着狗到对岸的小岛。拉罗汤加是库克群岛中唯一有狗的地方,它们时常出没在海滩上,非常友善。尽管到处溜达,但是它们皆非流浪狗。不时会看见有进行水上活动的游客们让狗跳上划艇或是桨板,它们都很熟练,稳稳地坐在划艇或是桨板上,一副船长般的模样。喝完啤酒,对岸的海岛传来鼓声,我拿了浮潜眼镜和呼吸管,追随着鼓声游到对岸的 Koromiri 小岛去。

Kia Orana。色泽饱满的岛屿风情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海岛的旅行洒满了零零落落的悠闲和美好。

拉罗汤加并不大,巴士路线的设计简单可爱,只有顺时针以及逆时针两个方向。无论哪个方向,都从市中心阿瓦鲁亚(Avarua)出发,经过岛上几乎每一家度假屋、机场、穆里海滩等岛上景点。岛上的椰影婆娑,守候着海的是随处可见其踪影的曼嘉山脉(Te Rua Manga)。以水泥、木材和锌板为主要建筑材料的民宅,居民们普遍使用的摩托车,路边的木槿、九重葛、香蕉树及芋叶,极似马来西亚的甘榜。

岛上居民的生活受基督教的影响甚深,每隔几公里就会看见教堂,而且是各种派系的基督教,旅伴打趣说各种口味的基督教任君选择。沿路可见墓园里都是十架的踪影,有趣的是有多户人家前院就是祖先的坟墓。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周六 Punanga Nui 市集在上午十点钟的传统舞蹈表演。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岛上主要的农作物有香蕉和芋头。

法国画家高更有一幅用法属波利尼西亚毛利语 “Ia Orana Maria” 命名的画作,直译成 “你好,玛利亚”。画里有着深褐肤色的毛利母亲,身上裹着红色花布,肩膀上跨坐着一个把头倚靠在母亲头上的小男孩,孩子和母亲头上都有着光圈。不远处走来两个双手合十,朝母子膜拜的毛利女子。

这位母亲便是题目所标示的圣母玛利亚。画前是丰腴饱满的果实,背景是茂密的热带花草树木,散发着这些南太平洋的岛屿风情,色泽饱满且丰富。这一幅画也能述说库克群岛类似的殖民故事。库克群岛毛利人以 Kia Orana 问安。岛上的教堂数量相当多,当年传教士所遗留下来的精神信仰,已经在这里根深蒂固。

其中一个下午前去寻找岛上的精品啤酒酿造厂,发现原来已经结业,大失所望。这里物质匮乏,很多年轻人都前往纽西兰生活,留下来的居民赖以为生的是旅游业。一场疫病让海岛进入严冬般的影响,一切停顿。

买了冰淇淋在杂货店外等巴士时巧遇一对工作完毕回家的父子,晒得黝黑的父亲开口感谢我们前来旅行,他说这一年来岛上居民的生活不容易。

爱图塔基。我的家在天堂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洁白的沙滩和清澈见底的海上,让人迫不及待地想跳进沁凉的水里。

毛利语的 “爱图” 指的是上帝,“塔基” 是引领。上帝引导而至的地点应该就是天堂了。爱图塔基(Aitutaki)确实是个得天独厚的蓝色秘境。被珊瑚礁守护着的泻湖,交替呈现着各种透彻的蓝色。

乘搭着毛利族的 vaka 船舰,放眼所见的蓝得放肆的泻湖、洁白的沙滩和各个小岛的风景都让人叹为观止。这真是个与世隔绝接近天堂的地方,好想在这里与世无争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其中一位船员很跩地说: “这个别人称之为天堂的地方,我称之为家。”

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连接着海和天,真是幸福的事。然而,能够在有生之年,尤其在全世界都充满了对未知的不安和恐惧的时间点,有机会来到这里也算是受到命运之神的眷顾。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Vaka 船舰船头的毛利族传统木雕。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这真是个与世隔绝接近天堂的地方,海天云层层叠叠。

同行的有一对老夫妇曾在30多年前来这里度蜜月,漫长的人生有个相互依靠的旅伴,美好且动人。他们说一切都如初见时般美好,唯一变的是前来爱图塔基的交通比起以往发达且方便多了。

船员们偶尔弹奏尤克里里来场即兴演唱,悠闲愉快。喝着冰啤酒看着沿途的风景,无时无刻都迫不及待地想跳进那清澈见底的水里。炎热的太阳下潜入水里,涌上心头的欢愉。

船只停泊在水中央时就看见了好几尾大约一米长的巨型鲹鱼,体型大如书桌。浮潜时好几次就和它们并肩同游,开始时虽然兴奋却因为它们庞大的体积,内心有着一丝丝的忐忑。不过它们并不怎么理会我,当我靠得太近时,就会自动游开。看见海龟和濒临绝迹的巨蛤时,内心不禁欢呼鼓舞。

吸一大口气,忍不住不断地潜到水底去观察那几颗超级大的巨蛤,巨蛤的寿命可以长达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扇形硬壳里紫蓝色的软体色彩绚丽,实在太迷人。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触,巨蛤若是受到外来物的刺激会防御性地闭合。

上船时吹着海风,想起这两年来被突如其来的病毒打乱的生活,应对改变不断需要调整工作和生活,长途跋涉到海岛来,疲惫的身心总算被温柔对待。想到隔天就要结束海岛旅程,旅途终究会来到终点。海风吹在脸上,悠悠的,带着无限眷恋地看着清湛的海水。

这一段悄悄钻过全球大流行病阻断措施的旅途,舒缓了窘迫时光里的挫折感,对自己而言意义非凡。如果生活允许,我们还是继续旅行吧。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被珊瑚礁守护着的爱图塔基泻湖,交替呈现着各种透彻的蓝色。

旅游资讯:

关于库克群岛

  • 库克群岛(Cook Islands)由15个岛屿组成,分成南北两个岛群。主要的旅游地点集中在南方岛群的拉罗汤加(Rarotonga)和爱图塔基(Aitutaki)。
  • 北方岛群:曼尼西奇(Manihiki)、纳娑(Nassau)、 佩诺琳(Penrhyn)、普卡普卡 (Pukapuka)、拉卡汉戈(Rakahanga)及苏瓦若(Suwarrow)
  • 南方岛群:爱提乌(Atiu)、爱图塔基(Aitutaki)、曼纳歌(Manage)、玛努亚伊(Manuae)、玛吾客(Mauke)、波摩斯顿(Palmerston)、 拉罗汤加( Rarotonga)、塔可地亚 (Takutea)及米提爱罗(Mitiaro)。
  • 库克群岛旅游官网(请点击)

什么时候去?

  • 库克群岛是热带国家,全年都适合旅游。4至11月期间最适合到库克群岛去,这几个月的温度平均摄氏27度左右,降雨量较低。

如何前往及当地交通

  • 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及澳大利亚航空(Qantas)都有前往拉罗汤加(Rarotonga)的航线,但因为新冠肺炎而被无限期取消。直至此文刊登时,前往库克群岛唯一的途径,是从纽西兰奥克兰乘搭纽西兰航空(Air New Zealand)的班机。纽西兰航空飞往拉罗汤加的航线也因为旅游泡泡暂停被有所更动。
  • 境内航空公司有 Air Rarotonga,他们也提供爱图塔基一日游等旅游配套。
  • 较大型的渡假村会提供免费观光小巴给游客。公共巴士每小时发车一次,绕着拉罗汤加环岛行驶一周,分顺时针和逆时针两个路线。一般渡假屋和租车公司都提供租车服务,可以租借汽车、摩托车及单车。靠左行驶。

货币 / 兑换率(兑美金)

  • 库克群岛上普遍使用纽元。1美元大约兑换1.40纽元。库克群岛也有属于自己的钱币,除了库克群岛外,其它地方都不接受这里的钱币,记得在离开前把库克群岛币兑换成其它货币,除非你想要收藏当做纪念,三角形的两元硬币相当特别。

住宿推荐

  • 库克群岛的住宿集中在南方岛群的拉罗汤加(Rarotonga)和爱图塔基(Aitutaki)。
  • 喜欢稍微热闹一点的(真的只是一点点)可以住在拉罗汤加的穆里(Muri)一带。Muri Beach Resort 是不错的选择。
  • 喜欢 “与世隔绝” 的可以考虑住在爱图塔基(Aitutaki)。
  • 入住的是位于拉罗汤加的 Arorangi 区的 Magic Reef Beachfront Bungalows 度假别墅,由一对纽西兰伴侣所经营,非常友善。

* 摄影:山木耳

库克群岛拉罗汤加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Bigfoottraveller.com|库克群岛|藏在肌肤下的海洋

mm

Josh李奕进

生物医疗工程博士研究生,现居奥克兰。业余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见于香港《Metropop》、马来西亚《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报》及《New Icon for Him》等报章杂志。相信旅程是由很多个忽然构筑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