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們在山中營地搭篷睡下,涼涼夏夜,帳篷後的竹叢不時發出響動,未曾熟睡的我,整夜聽聞牛低低地哞叫,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清晨起了大霧,那連綿朦朧的山,綠的光影忽隱忽現,赤道孩子穿越山海尋夏,不知夏全在山海,以為自己醒在了雲朵之上。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夏末,蟬叫聲此起彼落。隔着一面窗,那棵矮矮的樹,風吹,它就動,風止,它就靜成一幅畫。總有甜濃的馨香不時飄進房裡。後來才知道,那是最後一季松紅梅。

至紐西蘭前,我懷疑過,這南方以南的香格里拉、上帝的後花園,是否因為這年代太多人的描述,而顯得 “舊” 了,“老” 了。

甚至關於夏的概念本身就帶着狂熱與難耐,我從不曾想它。

以至於抵達紐西蘭翌日,情人節,當我杵立在海岸對街的水果雪糕店,咬下第一口雪糕時,我的腦竟空空的,只感到某種柔順、無邪的滋味。原來簡單的快樂說的是這種。我手握甜筒,和 Kite 經過一對坐在沙灘椅上看海的老人,走上芒格努伊山(Mount Maunganui)。海面金光閃閃,幾隻小羊在斜坡上吃草,青青的草,蕩漾着,一朵朵細小的花像天上的星星,在劍光之下閃動。

鳥兒四處覓食,但它沒有啄我手上的雪糕。

雪糕一點一點,與我的身一起融化了。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你還記得夏爾嗎?Mr.Fredo ?” 拍攝於 Mata-Mata 附近農場,露營翌日。還有無限的空間在視野之外。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當我看見這些 / 不再確信 / 重要的事物 / 比不重要的更為重要” —— <無需標題>,辛波斯卡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如其在外,如其在內。”

工作的周末休日,Kite 的摩多車後邊坐着我,瘋狂的陽光,地上的人,繞過一個海灣,轉頭又是一個海灣。累了,我躲在陰影處,看晴朗的天,藍得不能再藍的海,獨立待在懸崖邊的樹……我們在山中營地搭篷睡下,涼涼夏夜,帳篷後的竹叢不時發出響動,未曾熟睡的我,整夜聽聞牛低低地哞叫,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清晨起了大霧,那連綿朦朧的山,綠的光影忽隱忽現,赤道孩子穿越山海尋夏,不知夏全在山海,以為自己醒在了雲朵之上。

再吃水果雪糕,在陶波(Taupo)。陶波巨大的湖沒有妖怪,湖上有山峰。市中央有輛雪糕車,賣雪糕的老奶奶說,酸甜漿果准沒錯,便跟她要一支 boysenberry。雪糕新鮮做好,淡淡的紫色,溫柔、迷人,一吃,似水還非水,盛夏里,奶與蜜交織的夢從心底流出。

在陶波,身旁的朋友是 P。 P 七年前到紐西蘭,現如今和當地男友種田養牛過日子。我們走進一家家手信店裡閑晃,談論着給家鄉的誰送什麼禮物。午後,我們喝咖啡,說舊事,最後來到雪糕車跟老奶奶買雪糕。 P 說話時鄉音依舊,談話間老用手拂弄頭髮,恐怕頭髮有一絲紊亂,和小時候一樣。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沉浸在光中的 Kite 與竹叢 / Kite 遞給我一小株 Manuka 花。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瘋狂的陽光,地上的人。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在心裡,永恆的夏日。

有一個故事。離紐西蘭半個地球以外的熱帶島嶼國度,小女孩跟着母親出發遠地工作,臨行前母親在雜貨店買了一支草莓雪糕。小女孩好高興啊!她撕開包裝紙,大口吃起來。一滴融化的雪糕滴到了小女孩潔白、美麗的裙上。母親勃然大怒,要知道,她給女兒的快樂都是用自己的幸福換來的!於是一路咒罵添麻煩的女兒。小女孩抽泣着,邊哭邊吃完雪糕。那天之後,一直到小女孩長大成為女人,她不再吃雪糕。

這傷心的雪糕故事感染了我。吃雪糕時,我偶爾想起那對母女,一個有淚不能流;一個把自己的眼淚吞了下去。

最後一次在紐西蘭吃水果雪糕,夏已經走遠了。我們在南島皇后鎮(Queenstown),聽一頭臟辮的旅人路邊彈殘舊的木琴。早秋的天高而遠,一曲完了,手上空空的,哪裡還有什麼雪糕?一陣風不知從哪兒吹來,片片秋紅的落葉撒落滿地。

很久以前,當毛利族人的祖先乘坐獨木舟,循着夜空中星辰的指引,翻越兇險大海,登上這綠的一片大地時,他們終於尋回曾經失落的故鄉。 “Aotearoa” —— 他們如此稱呼,長白雲之鄉,神應許的地方。

飛機上,我給 Kite 講母女的故事。下回再來,我想帶她吃一次莓果與香草,聽圖伊鳥(Tui)歌唱,趁霧散之時,攤開身上的裙,站到夏日魔幻的光影之中。那時,她會看見遠古的毛利人看見的希望。

因為在那裡,我們一無所有。

《WE GO New Zea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Bigfoottraveller.com|當世界摘下口罩後|紐西蘭|關於綠的滋味

mm

安角

馬來西亞柔佛州邊加蘭四灣人,學院畢業後定居居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