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苏兹达尔,俄文意思为上帝守护的城市。一个刚放学的小孩在木桥上奔跑而过,边跑边回头观察我们这两个外地人,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那只急急忙忙赶时间的兔子一样。此刻的感觉非常新奇,仿佛自己误闯了哪个古老的童话小镇。

小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毛绒绒的帽子,一只手拿着可爱的娃娃,另一只手忙着捡地上五颜六色的枫叶,父母在他背后充满爱意地看着他。我特别喜欢这样的画面,仿佛时间暂停在这微小却又确实的幸福一刻。

俄罗斯金环Golden Ring of Russia)是一条以古老城镇为重点的旅游线路,它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探索价值,且围绕着首都莫斯科,交通非常方便。该线路包含八座古代城镇:谢尔盖耶夫镇(Sergiyev Posad、佩列斯拉夫尔扎列斯基(Pereslavl Zalessky、罗斯托夫(Rostov、雅罗斯拉夫尔(Yaroslavl、科斯特罗马(Kostroma、伊万诺沃(Ivanovo、苏兹达尔(Suzdal)和弗拉基米尔(Vladimir

其中,像童话般的苏兹达尔距离莫斯科约200公里,自九至十世纪形成至今,仍保留着数百年前淳朴自然的原始模样,没有钢筋水泥的高楼,只有一幢又一幢低矮且古老的小房屋。

此生必去小镇之一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一群鸭子在卡缅卡河上游玩,远处可见先知以利亚教堂(Church of the Prophet Elijah)。

苏兹达尔,俄文意思为上帝守护的城市。从莫斯科坐高速火车前往弗拉基米尔,然后再一小时的巴士才能抵达。俄罗斯与中国地理位置靠近,相信这个小镇在当地旅游宣传做得很足够,因此这里的景点总随处可见操着中国口音的游客。

苏兹达尔是俄罗斯著名的历史古城,网络上说这是 “此生必去小镇” 之一。这里有许多建于1213世纪的建筑物,多年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小镇很小,仅九平方公里;人口很少,仅一万多人左右。换句话说,苏兹达尔就是个小到可以用双脚走完的城镇。

这里保留着33座教堂、5座修道院和200多处建筑古迹,喜欢休闲漫步体验当地风情的旅人一天是无法逛完的。这里到处可见各式各样的洋葱头教堂,和莫斯科克林姆林宫一样,苏兹达尔也有自己的克林姆林宫。

我在苏兹达尔的两个白天都阳光普照,感觉与莫斯科阴雨绵绵的天气不同。傍晚的余晖洒在金黄色的枫叶上,蜿蜒平缓的卡缅卡河穿城而过,比起火红色的秋天,我想我更喜欢金黄色的。

我的导游是 Yandex Map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俄罗斯人当地使用的 Yandex Map 帶我们穿过这条林间小路。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我们从这个 “洞口” 出来,一个老婆婆准备走进去。

在新加坡我们通常用 Google Map 走天下,去到韩国我们就会下载 Naver Map,但是来到俄罗斯,我们得用 Yandex Map 才可以找到最便捷的路。Yandex Map 的功用和 Google Map 一样,差别在于,即使是泥路,Yandex Map 也会记录在内。

苏兹达尔不像莫斯科那样发达,这里的路大部分都是泥路。由于公共交通不是很方便的关系,所以我们从广场徒步20分钟才能抵达民宿。我们跟着 Yandex Map 走的时候,它指引我们走入一条林间小路,我的韩国朋友感觉不对劲,她问我:“你确定这里能走吗?这里不像是人走的路。警察会不会来抓我们?”

我给她看我手机上的地图,说这是 Yandex Map 让我们走的,我们跟着走就是了。我们穿过两旁都是橙黄色树的林间小道,也走过窄窄一条被人踏出来的小泥路。身旁没有任何居民或游客经过,只看到一个刚放学的小孩在木桥上奔跑而过,边跑边回头观察我们这两个外地人,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那只急急忙忙赶时间的兔子一样。此刻的感觉非常新奇,仿佛自己误闯了哪个古老的童话小镇。

童话里的小木屋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木造建筑博物馆里的木制教堂。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木造博物馆内也有风车。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苏兹达尔克林姆林宫的中心建筑是圣诞大教堂。

乡镇最南端的地方是苏兹达尔克林姆林,须买票才能进入。比起博物馆,这里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拥有数座教堂的公园。毛茸茸的大狗随处可见,它们聚在一起玩耍,在夕阳下和同伴在草地上翻滚,游客看他们的教堂,它们玩它们的游戏,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但其实又在同个空间里存在。

从克林姆林宫可看到位于卡缅卡河对岸的木造建筑博物馆。木造建筑博物馆周围有木质圣尼古拉教堂、俄罗斯民居房屋、风车、粮仓以及水车等。几乎每栋小木屋里头都有一个穿着民族服饰的俄罗斯大婶看管。我们到其中一栋小木屋的二楼参观,俄罗斯大婶尾随我们上楼,并向我们稍微解释上世纪农村房屋的构造。

小木屋的二楼分成三个部分,中间部分叫做 seniSeni(内门廊)里没有暖气,它用来连接起居室(izba)和储藏室(klet),满足一切家庭所需。范围较大的 seni 可在夏季作为额外的生活区域。Klet 是一个公用设施领域,位于房子里没有暖气的地方。在房间的黑暗角落里,有装着谷物和面粉的箱子。装有纺织品和衣服的箱子则放在房间的另一边。箱柜和餐具的丰富程度也表明这个主人(一个富裕的农民)的社会地位。而 izba 是农民平时生活睡觉的地方。

品尝斯拉夫民族的传统美食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Khalva raf 和培根俄罗斯传统薄饼是我在当地最喜欢的早餐。

苏兹达尔的街道不多,沿着勒尼纳街道一路往南走便可看完大部分风格迥异的教堂。小镇的中心是古贸易长廊,据说古贸易长廊是苏兹达尔第一座俄罗斯帝国风格的建筑。这里有各种商店、餐厅和咖啡馆,我在这里解决了我当天的晚餐和隔天的午餐。披萨店的老板娘英语还不错,我们一踏进餐馆她酷酷地用英语说:“这里没有菜单,所有东西都写在墙上了。” 我们看了墙上通篇俄文,完全摸不着头绪,然后老板娘耐心地逐字为我们解释。

第二天早上,我们到俄罗斯餐厅吃早餐,点了一杯 khalva raf(一种俄式咖啡)和 blini with baconBlini 是俄罗斯传统薄煎饼,也是斯拉夫(Slavs)民族的传统美食。培根沾的酱料很好吃,虽然我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为了能再品尝多一次这道美食,如果我有机会回到俄罗斯我一定会再来这里点这道菜。这里的食物摆设精美,店内装潢漂亮,价格也很合理,我这样一餐,新币12元不到,比我在新加坡吃的日食、韩食甚至是西餐还要便宜,而且俄罗斯还没收我服务税咧。

俄罗斯人显热情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蓝天白云伴随着秋天的风,此刻感觉很平静。

搭巴士回弗拉基米尔的路上出了一点小状况,让我对外表冷漠的俄罗斯人改观。我在那一小时的车程里闭眼小憩,突然感觉有个重物狠狠倒下,压到我的脚趾。我睁开眼一看,一个年轻小伙子睁大双眼、没有意识地晕倒在地上。车上的俄罗斯人非常冷静,并没有像电视剧演员般慌张得乱了阵脚。有的人扶他起来,有的人帮他解开羽绒服,有的就叫司机停车。过了一会儿,小伙子恢复意识,隔壁阿姨把位子让给他坐,并给了他一瓶水,下车前还关心他的身体。坐在他附近的乘客不时询问他身体的状况,小伙子非常冷酷,不断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到了终点站,大家各自走自己的路,散了。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看过的俄罗斯电视剧《战斗民族养成记》(How I Became Russian),剧里的美国记者被派遣到俄罗斯出差,与众多俄罗斯人接触后对当地风土民情彻底改观。剧中有句台词是:很多人觉得俄罗斯人严肃、冷漠,在这里微笑并不常见。俄罗斯人对事物都抱有怀疑和猜测,但一旦你们成为朋友,你就会发现俄罗斯人重情重义,坦率又真诚,让人觉得他们省下了平时的热情,是想留给身边的人。

当世界摘下口罩后,真想更进一步了解这个看似冷漠的民族。Till then,愿上帝一直守护着你

俄罗斯苏兹达尔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拾捡苏兹达尔的平淡小时光

mm

陈芷馨

梦想成为建筑设计师但最后会计毕业,目前在新加坡当一名体育记者,偶尔参加文学奖,喜欢边旅行边画画,是《联合早报》漫画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