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政府和國家,根本是兩碼子的概念。政府可以替換,國家卻只有一個。我愛國家不等同於我愛政府。

我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出國旅行時,特別是遠在歐洲,當歐洲人問起我們來自什麼國家時,我們會如何回答。

依稀記得和朋友們去遙遠的國家自助旅行,每每經過關卡或遇到外國人問起,我都不厭其煩的說我來自馬來西亞。如果他們不知道,我也費盡唇舌描述。她,就在泰國和新加坡之間,在東南亞美麗的半島,和沙巴以及沙勞越。

友人或許為了省卻解釋和麻煩,就索性關卡的資料上填下新加坡,雖然他們是大馬人。有時候,他們也突然對我說,你很愛國,雖然他們也是馬來西亞人,帶着黃色的皮膚,流着祖國的血液,浪跡天涯。

從他們的反應中,似乎對馬來西亞頗有怨言。也許大馬政府種種不利華人的政經文教政策,導致人才外流,雖然不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也許就是政府長期施政不公,導致民怨四起。

Bigfootraveller.com l 旅遊和愛
馬來西亞林明的日出和雲海。

不過,我的想法是,政府和國家,根本是兩碼子的概念。政府可以替換,國家卻只有一個。我愛國家不等同於我愛政府。

馬來西亞物資豐饒,人才濟濟,如果沒有施政不公,貪污腐化,我看想必我國老早是東南亞之冠,連新加坡也望塵莫及。

這就是為何在505大選之日,許多海外國民,不惜老遠,投下重資,飄洋過海,就是要換掉舊政府,改朝換代,給國家一個嶄新的領導班子。

這些海外子民,到如今都沒有放棄大馬國籍,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有朝一日,改朝換代之日,能夠回國貢獻自己。畢竟,祖國的一切都血濃於水,無法忘懷。

就有一名遠嫁歐洲的友人,也不惜勞苦,在華人新年期間飛回家鄉,等候大選。不料,大選還未公布,她就得飛去歐洲。一下班機,大選即便公布,她也不為了如此,而放棄投票權。耗時耗力耗費,也重回國土,投下神聖的一票。

雖然505,沒有改朝換代,不過這也是指日可待。
我還是帶着信心和笑容,遠行他國之時,也鄭重其事的自豪表明馬來西亞人的身份。
畢竟,我愛馬來西亞,雖然政府似乎不愛我。

*照片 by DK林道錦

mm

周本興

周本興,畢業於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左腦酷愛法學,右腦鍾情文學;右手寫評論,左手寫愛情。作品常發表於平面媒體的律師作家。著有:《熊情貓愛》、《法庭恩仇錄》,《我在黑幫的日子》、《法律和你的權利精選集1 & 2》、《法本興邦》。在各大專院校、教會主講法律和兩性課題。Facebook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justicec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