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政府和国家,根本是两码子的概念。政府可以替换,国家却只有一个。我爱国家不等同于我爱政府。

我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出国旅行时,特别是远在欧洲,当欧洲人问起我们来自什么国家时,我们会如何回答。

依稀记得和朋友们去遥远的国家自助旅行,每每经过关卡或遇到外国人问起,我都不厌其烦的说我来自马来西亚。如果他们不知道,我也费尽唇舌描述。她,就在泰国和新加坡之间,在东南亚美丽的半岛,和沙巴以及沙劳越。

友人或许为了省却解释和麻烦,就索性关卡的资料上填下新加坡,虽然他们是大马人。有时候,他们也突然对我说,你很爱国,虽然他们也是马来西亚人,带着黄色的皮肤,流着祖国的血液,浪迹天涯。

从他们的反应中,似乎对马来西亚颇有怨言。也许大马政府种种不利华人的政经文教政策,导致人才外流,虽然不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也许就是政府长期施政不公,导致民怨四起。

Bigfootraveller.com l 旅游和爱
马来西亚林明的日出和云海。

不过,我的想法是,政府和国家,根本是两码子的概念。政府可以替换,国家却只有一个。我爱国家不等同于我爱政府。

马来西亚物资丰饶,人才济济,如果没有施政不公,贪污腐化,我看想必我国老早是东南亚之冠,连新加坡也望尘莫及。

这就是为何在505大选之日,许多海外国民,不惜老远,投下重资,飘洋过海,就是要换掉旧政府,改朝换代,给国家一个崭新的领导班子。

这些海外子民,到如今都没有放弃大马国籍,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有朝一日,改朝换代之日,能够回国贡献自己。毕竟,祖国的一切都血浓于水,无法忘怀。

就有一名远嫁欧洲的友人,也不惜劳苦,在华人新年期间飞回家乡,等候大选。不料,大选还未公布,她就得飞去欧洲。一下班机,大选即便公布,她也不为了如此,而放弃投票权。耗时耗力耗费,也重回国土,投下神圣的一票。

虽然505,没有改朝换代,不过这也是指日可待。
我还是带着信心和笑容,远行他国之时,也郑重其事的自豪表明马来西亚人的身份。
毕竟,我爱马来西亚,虽然政府似乎不爱我。

*照片 by DK林道锦

mm

周本兴

周本兴,毕业于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法律系。左脑酷爱法学,右脑钟情文学;右手写评论,左手写爱情。作品常发表于平面媒体的律师作家。著有:《熊情猫爱》、《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法律和你的权利精选集1 & 2》、《法本兴邦》。在各大专院校、教会主讲法律和两性课题。Facebook粉丝专页:www.facebook.com/justicec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