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如今,廉價航空打着每個人都可以搭飛機(everyone can fly)的口號,除了價廉,消費者也要“物美”,要不然發現物不對辦,到時演變成每個人都可以起訴(everyone can sue),就不太好了。

一名部長的秘書欲出差到棉蘭作官方訪問之旅,想必是為了節省公幣,以及展現親民的表現,從上網訂購機票、刷卡、搭車到機場,一手包辦。

今年5月20日,他帶着興奮的心情,也許是第一次乘搭廉價航空,格外開心,行李收拾妥當,已經蠢蠢欲動要乘搭某廉價航空下午1時40分飛往棉蘭的班機。

怎麼知道,當天中午12時20分收到航空公司發出的短訊,告知該班機延誤到晚上8時40分才能起飛。

他剛開始不悅班機的延誤,不過還好還有短訊通知,空出的時間,還可以處理其他公事。

時間如飛,到達機場,夜幕低垂,已經是晚上7時40分。他從櫃檯領取登機證後,卻被告知該班機啟航時間可能又展延到晚上10點45分起飛。

他頭冒金星,第一次乘搭廉價航空,就噩夢連連,先是短信通知延誤起飛,後是來到機場又被通知展延,更槽糕的是機場工作人員,也不知道該班機到底是何時起飛。

他悻悻然離開。不去棉蘭了。

結果他忍無可忍,去消費人仲裁庭狀告航空公司索償。索償項目如下:

第一,單程機票646令吉;

第二,精神損失;

第三,其他

後來仲裁庭判決時說,航空公司對外宣稱是機票最廉宜的航空公司,若要持續受大眾歡迎,就要為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務,命令航空公司必須直接把機票的損失646令吉償還給秘書,而不是把賠償存放在特別戶頭。

值得一提的是,該航空公司設立特別戶頭的用意是要款項存入此戶頭,以作為消費者下次訂購機票用途。也就是說,該航空公司不必賠償任何損失。不過,仲裁庭卻遏令航空公司必須對此賠償直接償還給秘書,真是大塊人心。

至於其他的損失,秘書則必須向民事法庭索償,因為不在仲裁庭的權限之下。

順便一提,仲裁庭只有權利處理因消費爭執而引起的糾紛,款額是2萬5千令吉以下。

如今,廉價航空打着每個人都可以搭飛機(everyone can fly)的口號,除了價廉,消費者也要“物美”,要不然發現物不對辦,到時演變成每個人都可以起訴(everyone can sue),就不太好了。

*上述真實案例發生於馬來西亞,法律程序和你所處的國家也許有異。

mm

周本興

周本興,畢業於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左腦酷愛法學,右腦鍾情文學;右手寫評論,左手寫愛情。作品常發表於平面媒體的律師作家。著有:《熊情貓愛》、《法庭恩仇錄》,《我在黑幫的日子》、《法律和你的權利精選集1 & 2》、《法本興邦》。在各大專院校、教會主講法律和兩性課題。Facebook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justicec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