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種行為,好聽是 ‘心裡頭住者小頑童’;不好聽就被說成 ‘以身試法’,搞不好惹來 ‘一身屎’。

有時,我們骨子裡頭就有一些冒險精神,偏偏禁止我們的事情,我們就要反其道而行。

這種行為,發生在少年人身上,就稱為 “青春叛逆期”; 如果是成年人,好聽的名稱是 “心裡頭住者小頑童”;不好聽就被說成 “以身試法”,搞不好惹來 “一身屎”,反社會行為。最近在新馬鬧得滿城風雨的裸男裸女便是一例,上載艷照,春光明媚,為了就是竄紅,不惜代價,衝擊倫理道德禁忌。

姑且不談男歡女愛,在旅行時,我們有時也會和執法單位或值勤人士“捉迷藏”,或無知, 或愚昧,或有意,或尋求感官刺激,做些不尋常的行為。例如,我們都知道各國都禁止遊客在關卡處攝影拍照和錄影,樹立大大的通告“禁止拍照和錄影”,可是就有些人膽粗粗,有心撞入這個禁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大衛銅像前,我禁不住拍照了
在關卡不宜拍照。這張照片是在得到允許後才拍的。

話說一天,我開車送友人去新加坡,朋友一時興起,就拿起手機在新加坡關卡處拍照,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當我發現時,我就提醒朋友,不可在此拍照。朋友就回答說,安心啦,關卡守衛看不到的。

話一說完,一名守衛就沖衝過來往我車的方向走來,我搖下車窗,守衛就對我朋友說剛才你是不是拍照。我朋友就回答說,沒有。不過,守衛不信。朋友就交出手機,證明給守衛看。的確,沒有一張照片。那名守衛就悻然離去。

我對朋友說,還好,你行動快。要不然,就要請去裡頭喝咖啡,被審問,就耽誤旅行的時間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大衛銅像前,我禁不住拍照了
國家邊界是重地,不可拍照或錄影,衛兵們在南北韓之間的 “非武裝地帶” 更是把關甚嚴。

國家邊界是重地,不可拍照或錄影,很明顯是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以免間諜拍攝出賣關卡詳情或資料給敵國,因此禁止遊客拍照或錄影是合情合理也合法。

我去以色列旅行的時候,也經過一些敏感地帶(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邊界),導遊就提高聲量提醒我們,不要拍照,雖然外面景色怡人,風光明媚,大地如此遼闊,天空如斯堪藍。我們都被禁止拍照。不過,我也看到一些人快門一閃,捕捉美麗風景。因為如果被發現,乖乖隆地冬,兵士們前來揪出肇事者,影響整個航程事小,無端成為間諜事大。因此,我還是按住好奇心,循規蹈矩,以免成為禍首。

不過,我在意大利米開朗基羅展覽館面前,我完全失去自制力,雖然裡頭處處禁止遊客拍攝和攝影,我也被值勤人士 “警告” 一番,她也沒有叫我刪除照片或檢查我的照相機,更加使我催生我的戰鬥力,按耐不住光明正大躲在一處拍照留念,並且在此寫了一首詩歌獻給偉大的雕塑家 Michelangelo:

我的青春可以動也不動

任你雕塑永恆

從眼神臉龐延伸到的身軀和四肢

你灌注的靈魂

在我體內奔馳

我狂傲的孤立

已經漸漸形成

手握自由和智慧

眺望你的眺望

沸騰你的沸騰

全世界的乳白

在我體外張狂

此時此刻

青春站成永恆

映照你睿智的臉

和你略帶傷痕的掠影

划過歷史的長空

和我相會

各位可千萬別學我 “以身試法” 哦!

*照片 by DK林道錦

mm

周本興

周本興,畢業於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左腦酷愛法學,右腦鍾情文學;右手寫評論,左手寫愛情。作品常發表於平面媒體的律師作家。著有:《熊情貓愛》、《法庭恩仇錄》,《我在黑幫的日子》、《法律和你的權利精選集1 & 2》、《法本興邦》。在各大專院校、教會主講法律和兩性課題。Facebook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justicec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