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这种行为,好听是 ‘心里头住者小顽童’;不好听就被说成 ‘以身试法’,搞不好惹来 ‘一身屎’。

有时,我们骨子里头就有一些冒险精神,偏偏禁止我们的事情,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

这种行为,发生在少年人身上,就称为 “青春叛逆期”; 如果是成年人,好听的名称是 “心里头住者小顽童”;不好听就被说成 “以身试法”,搞不好惹来 “一身屎”,反社会行为。最近在新马闹得满城风雨的裸男裸女便是一例,上载艳照,春光明媚,为了就是窜红,不惜代价,冲击伦理道德禁忌。

姑且不谈男欢女爱,在旅行时,我们有时也会和执法单位或值勤人士“捉迷藏”,或无知, 或愚昧,或有意,或寻求感官刺激,做些不寻常的行为。例如,我们都知道各国都禁止游客在关卡处摄影拍照和录影,树立大大的通告“禁止拍照和录影”,可是就有些人胆粗粗,有心撞入这个禁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大卫铜像前,我禁不住拍照了
在关卡不宜拍照。这张照片是在得到允许后才拍的。

话说一天,我开车送友人去新加坡,朋友一时兴起,就拿起手机在新加坡关卡处拍照,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当我发现时,我就提醒朋友,不可在此拍照。朋友就回答说,安心啦,关卡守卫看不到的。

话一说完,一名守卫就冲冲过来往我车的方向走来,我摇下车窗,守卫就对我朋友说刚才你是不是拍照。我朋友就回答说,没有。不过,守卫不信。朋友就交出手机,证明给守卫看。的确,没有一张照片。那名守卫就悻然离去。

我对朋友说,还好,你行动快。要不然,就要请去里头喝咖啡,被审问,就耽误旅行的时间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大卫铜像前,我禁不住拍照了
国家边界是重地,不可拍照或录影,卫兵们在南北韩之间的 “非武装地带” 更是把关甚严。

国家边界是重地,不可拍照或录影,很明显是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以免间谍拍摄出卖关卡详情或资料给敌国,因此禁止游客拍照或录影是合情合理也合法。

我去以色列旅行的时候,也经过一些敏感地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边界),导游就提高声量提醒我们,不要拍照,虽然外面景色怡人,风光明媚,大地如此辽阔,天空如斯堪蓝。我们都被禁止拍照。不过,我也看到一些人快门一闪,捕捉美丽风景。因为如果被发现,乖乖隆地冬,兵士们前来揪出肇事者,影响整个航程事小,无端成为间谍事大。因此,我还是按住好奇心,循规蹈矩,以免成为祸首。

不过,我在意大利米开朗基罗展览馆面前,我完全失去自制力,虽然里头处处禁止游客拍摄和摄影,我也被值勤人士 “警告” 一番,她也没有叫我删除照片或检查我的照相机,更加使我催生我的战斗力,按耐不住光明正大躲在一处拍照留念,并且在此写了一首诗歌献给伟大的雕塑家 Michelangelo:

我的青春可以动也不动

任你雕塑永恒

从眼神脸庞延伸到的身躯和四肢

你灌注的灵魂

在我体内奔驰

我狂傲的孤立

已经渐渐形成

手握自由和智慧

眺望你的眺望

沸腾你的沸腾

全世界的乳白

在我体外张狂

此时此刻

青春站成永恒

映照你睿智的脸

和你略带伤痕的掠影

划过历史的长空

和我相会

各位可千万别学我 “以身试法” 哦!

*照片 by DK林道锦

mm

周本兴

周本兴,毕业于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法律系。左脑酷爱法学,右脑钟情文学;右手写评论,左手写爱情。作品常发表于平面媒体的律师作家。著有:《熊情猫爱》、《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法律和你的权利精选集1 & 2》、《法本兴邦》。在各大专院校、教会主讲法律和两性课题。Facebook粉丝专页:www.facebook.com/justicec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