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對於建築對一座城市影響深遠的說法,我一直深信不疑。始料不及的是有人居然為了一座建築,千里迢迢來到一座城市。


旅行,就這樣決定了要多看世界幾眼。 

每個旅人出走的理由不同。建築師友人和我先後抵達並且離開瑞士的盧塞恩(Lucerne)。旅居德國的我想就近擁有一個輕鬆愉快的復活節周末假期,選擇距離不遠的盧塞恩;而他則為了建築考察而來,短暫逗留了半天,因為旅費有限不考慮住宿,就趕時間要到大道路邊搭順風車。

對於建築對一座城市影響深遠的說法,我一直深信不疑。始料不及的是有人居然為了一座建築,千里迢迢來到一座城市。友人耗費的時間和金錢到盧塞恩倉促的探訪,彰顯出對建築的執迷程度。那種目標明確的旅遊追蹤和那滿腔的熱情是非常吸引人的。

相較之下,我擁有的時間富裕異常。不急於抵達,不急於觀望,對建築景物總是懷抱一種有機會就見個面吧的心態。下了火車就望見了地面上的標誌性建築– 盧塞恩文化及會議中心(Kultur- und Kongresszentrum Luzern, KKL)。沒有瘋狂發展的盧塞恩騰出的是讓這座文化及會議中心慢慢滲透美麗的空間。阿爾卑斯山脈的圍繞,美麗的湖水及中世紀的建築給予KKL的,正是一種距離剛好的擁抱。盧塞恩在保舊與立新之間取得美好的平衡。

從湖岸的旅舍走到市中心及其它旅遊景點都會經過坐落在火車站鄰近的KKL,對着盧塞恩湖,與阿爾卑斯雪山遙遙相望。KKL是座內設演奏廳的多功能建築。演奏廳令許多人士讚賞的是其具強化聲效的獨特設計。友人告知說他執意追隨的數位建築大師,其中包括Jean Nouvel的作品處處可見別具用心的巧思。考量的範圍除了建築外觀及其實用性,對整座城市的和諧度,還有對居民和環境的影響。這也是Jean Nouvel在建築師生涯中有機會連獲許多具權威性的獎賞的原因,其中還包括了建築師的最高榮譽—普里茲克大獎。

遠觀不能當成審測一座建築的美麗標準,我相信靠近觸摸的細節。早上經過看晨光零散灑落KKL的綠色屋頂。中午路過停下,在KKL廣場的咖啡座喝杯咖啡欣賞雪山及噴泉。從瑞吉雪山(Rigi)回來渡輪停靠的碼頭正好可以看見沉靜的KKL,玻璃外觀和金屬架構明快利落。傍晚從卡貝爾木橋(Kapellbrücke) 看完美麗日落回來,拉緊寒衣背對着KKL坐在碼頭看對岸的燈火明亮。選在另一個下午走入裡頭,着迷於建築內的空間設計,還有透過玻璃外牆照射入建築內的光影。

因着友人對建築的執着及狂熱,讓自己在一次旅程中多望了一座建築幾眼。以不同的位置及角度來欣賞Jean Nouvel這座外觀及內在都統一實在的建築,怎麼都讓自己發現一種有條不紊的確實性。就因為這種確實性,讓人有着一份心安。看了以後記在心上,一座建築牽引出對一座城市的記憶,還有對友人、建築、旅行開始注入新的了解與想法。

就多看了幾眼,旅行就是一次又一次那麼美妙的發現。

Info:

  • 蘇黎世(Zürich)每小時都有火車直達盧塞恩,行程大約50分鐘,普通座單程票價約20法郎。查詢www.rail.ch
  • 蘇黎世國際機場乃瑞士最繁忙的國際機場之一,許多國際航機都飛往瑞士蘇黎世。許多歐洲內陸航線也覆蓋蘇黎世。其中包括:

www.airberlin.com

www.easyjet.com

www.germanwings.com

貼士:

  • 想試試運氣的旅人們可以到盧塞恩娛樂中心(Casino),裡頭還設有全城最高雅的餐廳之一 (www.casinoluzern.ch)。
  • 盧塞恩的地理範圍小,步行是遊覽盧塞恩的建議方法。

mm

Josh李奕進

生物醫療工程博士研究生,現居奧克蘭。業餘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見於香港《Metropop》、馬來西亞《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報》及《New Icon for Him》等報章雜誌。相信旅程是由很多個忽然構築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