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对于建筑对一座城市影响深远的说法,我一直深信不疑。始料不及的是有人居然为了一座建筑,千里迢迢来到一座城市。


旅行,就这样决定了要多看世界几眼。 

每个旅人出走的理由不同。建筑师友人和我先后抵达并且离开瑞士的卢塞恩(Lucerne)。旅居德国的我想就近拥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复活节周末假期,选择距离不远的卢塞恩;而他则为了建筑考察而来,短暂逗留了半天,因为旅费有限不考虑住宿,就赶时间要到大道路边搭顺风车。

对于建筑对一座城市影响深远的说法,我一直深信不疑。始料不及的是有人居然为了一座建筑,千里迢迢来到一座城市。友人耗费的时间和金钱到卢塞恩仓促的探访,彰显出对建筑的执迷程度。那种目标明确的旅游追踪和那满腔的热情是非常吸引人的。

相较之下,我拥有的时间富裕异常。不急于抵达,不急于观望,对建筑景物总是怀抱一种有机会就见个面吧的心态。下了火车就望见了地面上的标志性建筑– 卢塞恩文化及会议中心(Kultur- und Kongresszentrum Luzern, KKL)。没有疯狂发展的卢塞恩腾出的是让这座文化及会议中心慢慢渗透美丽的空间。阿尔卑斯山脉的围绕,美丽的湖水及中世纪的建筑给予KKL的,正是一种距离刚好的拥抱。卢塞恩在保旧与立新之间取得美好的平衡。

从湖岸的旅舍走到市中心及其它旅游景点都会经过坐落在火车站邻近的KKL,对着卢塞恩湖,与阿尔卑斯雪山遥遥相望。KKL是座内设演奏厅的多功能建筑。演奏厅令许多人士赞赏的是其具强化声效的独特设计。友人告知说他执意追随的数位建筑大师,其中包括Jean Nouvel的作品处处可见别具用心的巧思。考量的范围除了建筑外观及其实用性,对整座城市的和谐度,还有对居民和环境的影响。这也是Jean Nouvel在建筑师生涯中有机会连获许多具权威性的奖赏的原因,其中还包括了建筑师的最高荣誉—普里兹克大奖。

远观不能当成审测一座建筑的美丽标准,我相信靠近触摸的细节。早上经过看晨光零散洒落KKL的绿色屋顶。中午路过停下,在KKL广场的咖啡座喝杯咖啡欣赏雪山及喷泉。从瑞吉雪山(Rigi)回来渡轮停靠的码头正好可以看见沉静的KKL,玻璃外观和金属架构明快利落。傍晚从卡贝尔木桥(Kapellbrücke) 看完美丽日落回来,拉紧寒衣背对着KKL坐在码头看对岸的灯火明亮。选在另一个下午走入里头,着迷于建筑内的空间设计,还有透过玻璃外墙照射入建筑内的光影。

因着友人对建筑的执着及狂热,让自己在一次旅程中多望了一座建筑几眼。以不同的位置及角度来欣赏Jean Nouvel这座外观及内在都统一实在的建筑,怎么都让自己发现一种有条不紊的确实性。就因为这种确实性,让人有着一份心安。看了以后记在心上,一座建筑牵引出对一座城市的记忆,还有对友人、建筑、旅行开始注入新的了解与想法。

就多看了几眼,旅行就是一次又一次那么美妙的发现。

Info:

  • 苏黎世(Zürich)每小时都有火车直达卢塞恩,行程大约50分钟,普通座单程票价约20法郎。查询www.rail.ch
  • 苏黎世国际机场乃瑞士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许多国际航机都飞往瑞士苏黎世。许多欧洲内陆航线也覆盖苏黎世。其中包括:

www.airberlin.com

www.easyjet.com

www.germanwings.com

贴士:

  • 想试试运气的旅人们可以到卢塞恩娱乐中心(Casino),里头还设有全城最高雅的餐厅之一 (www.casinoluzern.ch)。
  • 卢塞恩的地理范围小,步行是游览卢塞恩的建议方法。

mm

Josh李奕进

生物医疗工程博士研究生,现居奥克兰。业余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见于香港《Metropop》、马来西亚《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报》及《New Icon for Him》等报章杂志。相信旅程是由很多个忽然构筑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