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指的不是辦理入境手續繁複的不丹,或是搞簽證過程漫長的俄羅斯,而是在本土的一些鮮為(旅遊)人知的地方。雖然obscure如此,但卻趣味十足。

世界上有各型各式的遊客,比較普遍的有捉緊預算、功課做足、出外靠朋友的背包客,有凡事交給旅行社辦妥的遊客,也有自行訂機票酒店行程的free and easy traveller。但是無論你屬於哪一種,有些地方並非一般的觀光景點,“寂寞星球”或“XX王”旅遊書也沒有記載,導遊更不會帶你去。

我指的不是辦理入境手續繁複的不丹,或是搞簽證過程漫長的俄羅斯,而是在本土的一些鮮為(旅遊)人知的地方。雖然obscure如此,但卻趣味十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導遊不會帶你去的地方

托盤裡的麵包蟲。

蟲蟲世界

蟲是讓許多人感到害怕或噁心的東西,見到的話不是尖叫就是避之不及;但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另一邊廂卻有人養蟲為業!我就去過那麼一家麵包蟲養殖場,位於馬來西亞的馬六甲。

一進到這家“蟲工廠”,我們就聞到一股怪異的味道,有些人覺得臭,但我只覺得是鹹鹹的味道而已。嗅覺感受以後,就是視覺衝擊了。我們看到一個個大托盤一字排開,裡頭盛着的都是滿滿的麵包蟲,每一隻都在蠕動,全場加起來可以數以億計!看起來是有點噁心的,但是看久了,反而感官就麻木了,沒那麼可怕了。養殖場的老闆跟我們說,這些麵包蟲大多是批發出去當家禽飛禽魚類的飼料,而且還向我們解釋不同階段的麵包蟲是長怎麼樣,要如何照顧。

雖然我們不能參與蟲蟲自幼到大的過程,但老闆卻讓我們嘗試為蟲蟲清理糞便的工作。因為蟲蟲都養在托盤裡,所以吃喝拉撒都在裡頭,因此有很多呈粉狀的糞便會“與蟲同在”。清理蟲蟲糞便的工作其實很簡單,就是把蟲蟲從一個托盤移到一個過濾托盤,然後放在一個架子上,左右搖動托盤就行了。

一些動物園,不都有petting zoo area讓你去接觸一些小動物、摸摸碰碰它們嗎?我覺得這個也有異曲同功之趣味,儘管感覺比較髒了點兒。

Bigfoottraveller.com l 導遊不會帶你去的地方

印上了節目名稱的定製鈕扣。

粒粒皆辛苦

我們每天穿的衣服、用的餐具、吃的米飯,都因為太日常,所以我們也很少去細想它們從哪兒來、怎麼製作出來。其中一樣,就是我們衣物上的鈕扣。

這家位於馬來西亞柔佛Batu Pahat的鈕扣廠,剛進去就覺得就像一般的工廠,充斥着員工和機器,還有機器嘈雜聲和塑料的味道。但是經過廠長為我們解說鈕扣的製作過程,什麼磨光、混色、染色、刻畫、分類等等,聽後就覺得這些不起眼的小東西也很了不起,也是要經過那麼多的過程才能成功生產,可以說是“粒粒皆辛苦”。但對我來說,最有趣的莫過於一台新引進的機器,只要你在電腦里輸入文字(或者特定圖案),經過大小和位置的調教之後,你就能把它印製在鈕扣上!由於我們是去拍攝電視節目,所以就印製了我們節目的英文名稱上去,拿到成品的時候頓時覺得很有滿足感,有了屬於自己品牌的鈕扣。

Bigfoottraveller.com l 導遊不會帶你去的地方

造獅廠也製造龍頭。

登門造獅

馬來西亞的舞獅團在國際比賽當中是極之有名的,尤其是奪過數十次世界冠軍的柔佛麻坡關聖宮舞獅團更是享譽全球。其總教練蕭斐弘在雪蘭莪Subang也設立了一間“造獅廠”,就專門製造舞龍和舞獅,在馬來西亞內銷,也出口到世界各地。我們有幸在蕭師父的帶領下,參觀了這間“造獅廠”,進一步了解了製作一頭“舞獅”背後所費的工夫。

要製造一個獅頭,首先就得扎藤,這個步驟主要是把獅頭的形狀和輪廓構造做出來。再來就是黏紙,就是在扎藤後的獅頭黏上紗布砂紙。這個步驟聽起來容易,但其實很講究工夫的穩定,我有嘗試過去黏,但是總是黏得不夠平坦,一直要在旁的工匠來替我“善後”。同時,黏貼這個工作所用的漿糊,也特別講究,因為他們是經過實驗後才調配出最適當黏度和風乾度的漿糊。經過風乾以後,就來到上色、上光油、黏獅毛和另加其他細節。整個獅頭的製作過程大概需時一個星期。

能夠參觀這些有別一般觀光景點的“工廠”,甚至親自參與當中的一些製作過程,是全賴拍攝電視節目所賜,經過製作團隊的協調和安排,才能順利進行、成事。而我相信每個國家都會有一些不屬於主流觀光的有趣景點,而要前往參觀,就唯有靠自己找聯絡人,嘗試安排前往,或者找地頭龍或地膽,穿針引線。所以從今天起,就多上網看看,或者多認識一些不同地方的朋友,因為網絡越廣闊,去到這些地方的機會就越大,很可能就會促成一趟與眾不同的觀光經驗。

Jentzen林震前

前為雜誌編輯,現為電視節目主持人/電台DJ。忙碌工作以外是個百分百的懶人,理想是40歲前漸入半退休狀態。近年迷上旅行,一看到緊密的時間表當中有空檔,就想訂機票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