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指的不是办理入境手续繁复的不丹,或是搞签证过程漫长的俄罗斯,而是在本土的一些鲜为(旅游)人知的地方。虽然obscure如此,但却趣味十足。

世界上有各型各式的游客,比较普遍的有捉紧预算、功课做足、出外靠朋友的背包客,有凡事交给旅行社办妥的游客,也有自行订机票酒店行程的free and easy traveller。但是无论你属于哪一种,有些地方并非一般的观光景点,“寂寞星球”或“XX王”旅游书也没有记载,导游更不会带你去。

我指的不是办理入境手续繁复的不丹,或是搞签证过程漫长的俄罗斯,而是在本土的一些鲜为(旅游)人知的地方。虽然obscure如此,但却趣味十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导游不会带你去的地方

托盘里的面包虫。

虫虫世界

虫是让许多人感到害怕或恶心的东西,见到的话不是尖叫就是避之不及;但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另一边厢却有人养虫为业!我就去过那么一家面包虫养殖场,位于马来西亚的马六甲。

一进到这家“虫工厂”,我们就闻到一股怪异的味道,有些人觉得臭,但我只觉得是咸咸的味道而已。嗅觉感受以后,就是视觉冲击了。我们看到一个个大托盘一字排开,里头盛着的都是满满的面包虫,每一只都在蠕动,全场加起来可以数以亿计!看起来是有点恶心的,但是看久了,反而感官就麻木了,没那么可怕了。养殖场的老板跟我们说,这些面包虫大多是批发出去当家禽飞禽鱼类的饲料,而且还向我们解释不同阶段的面包虫是长怎么样,要如何照顾。

虽然我们不能参与虫虫自幼到大的过程,但老板却让我们尝试为虫虫清理粪便的工作。因为虫虫都养在托盘里,所以吃喝拉撒都在里头,因此有很多呈粉状的粪便会“与虫同在”。清理虫虫粪便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虫虫从一个托盘移到一个过滤托盘,然后放在一个架子上,左右摇动托盘就行了。

一些动物园,不都有petting zoo area让你去接触一些小动物、摸摸碰碰它们吗?我觉得这个也有异曲同功之趣味,尽管感觉比较脏了点儿。

Bigfoottraveller.com l 导游不会带你去的地方

印上了节目名称的定制钮扣。

粒粒皆辛苦

我们每天穿的衣服、用的餐具、吃的米饭,都因为太日常,所以我们也很少去细想它们从哪儿来、怎么制作出来。其中一样,就是我们衣物上的钮扣。

这家位于马来西亚柔佛Batu Pahat的钮扣厂,刚进去就觉得就像一般的工厂,充斥着员工和机器,还有机器嘈杂声和塑料的味道。但是经过厂长为我们解说钮扣的制作过程,什么磨光、混色、染色、刻画、分类等等,听后就觉得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也很了不起,也是要经过那么多的过程才能成功生产,可以说是“粒粒皆辛苦”。但对我来说,最有趣的莫过于一台新引进的机器,只要你在电脑里输入文字(或者特定图案),经过大小和位置的调教之后,你就能把它印制在钮扣上!由于我们是去拍摄电视节目,所以就印制了我们节目的英文名称上去,拿到成品的时候顿时觉得很有满足感,有了属于自己品牌的钮扣。

Bigfoottraveller.com l 导游不会带你去的地方

造狮厂也制造龙头。

登门造狮

马来西亚的舞狮团在国际比赛当中是极之有名的,尤其是夺过数十次世界冠军的柔佛麻坡关圣宫舞狮团更是享誉全球。其总教练萧斐弘在雪兰莪Subang也设立了一间“造狮厂”,就专门制造舞龙和舞狮,在马来西亚内销,也出口到世界各地。我们有幸在萧师父的带领下,参观了这间“造狮厂”,进一步了解了制作一头“舞狮”背后所费的工夫。

要制造一个狮头,首先就得扎藤,这个步骤主要是把狮头的形状和轮廓构造做出来。再来就是黏纸,就是在扎藤后的狮头黏上纱布砂纸。这个步骤听起来容易,但其实很讲究工夫的稳定,我有尝试过去黏,但是总是黏得不够平坦,一直要在旁的工匠来替我“善后”。同时,黏贴这个工作所用的浆糊,也特别讲究,因为他们是经过实验后才调配出最适当黏度和风干度的浆糊。经过风干以后,就来到上色、上光油、黏狮毛和另加其他细节。整个狮头的制作过程大概需时一个星期。

能够参观这些有别一般观光景点的“工厂”,甚至亲自参与当中的一些制作过程,是全赖拍摄电视节目所赐,经过制作团队的协调和安排,才能顺利进行、成事。而我相信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些不属于主流观光的有趣景点,而要前往参观,就唯有靠自己找联络人,尝试安排前往,或者找地头龙或地胆,穿针引线。所以从今天起,就多上网看看,或者多认识一些不同地方的朋友,因为网络越广阔,去到这些地方的机会就越大,很可能就会促成一趟与众不同的观光经验。

Jentzen林震前

前为杂志编辑,现为电视节目主持人/电台DJ。忙碌工作以外是个百分百的懒人,理想是40岁前渐入半退休状态。近年迷上旅行,一看到紧密的时间表当中有空档,就想订机票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