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人也许每趟旅行都可以或必须乘搭商务舱或头等舱;但有些人可能未有经济能力出国,廉价航空却为他们实现了飞行梦;另外,也有人经济能力不弱,却也选择在主流航空和廉价航空之间游走。

记得当初廉价航空刚进军马来西亚时,许多人都持着观望或质疑的态度,有者觉得位子太狭窄、机场环境欠佳、服务欠奉等等。可是久而久之,大部分的人都接受了廉价航空,甚至成为他们最常乘搭的航机。当然,还是有些人,一听到要乘搭廉价航空,都闻之丧胆,掩饰不了嫌弃、抗拒的自然反应,频频发出“Yeeeeee……”的声音,还要拉长兼飙高尾音!似乎要他们去贫民窘长住似的!

有一小撮人会有意无意地炫耀,他们乘搭飞机坐的都是商务舱、头等舱,感觉似乎高人一等,步入机舱也比较有风;但最近发现,也有许多人会因为用了极少的钱订到了前往某地的机票而沾沾自喜,比如用了不到RM100就可以来回曼谷,或花了大约RM400就可以去韩国首尔再折返,尽管是廉价航空;因为这一切证实了自己是个上网抢购力强、有坚毅意志的精明消费者。我就是其中一个如此的骄傲网民、旅客。

尽管需要于深夜在电脑前苦等那12点的到来,甚至会在当晚提早入眠,然后调闹钟在12点前来叫醒自己;虽然必须在网络世界与其他网民争得头崩额裂,有时还看着“战友敌军”一个接一个地放弃、倒下,却不能让他们动摇自己的坚持;纵使自己的投入感比工作时更甚更忙,一时看着电脑屏幕,一时跟朋友在电话中安排时间,另外还要核对假期时间表;但是,如果最后选好了目的地、订好了日期时间、找到了理想的价位,然后信用卡也顺利交易的话……哗!心里简直会大放烟花呢!届时真的深觉自己完成了一份艰难的差事,终于可以拍拍自己的肩膀自我嘉许一番,然后含笑倒头大睡。平时假手于人订机票的人,又怎能体会到这种苦尽甘来的快感呢?

就像我曾经穿了一双网购回来的铆钉靴子,可以说是人见人赞;当下我会满不在乎地告诉他们,这双鞋只需大约RM50罢了!看着他们赞叹、惊讶的神情,那份成就感和满足感顿时油然而生。其实订到便宜机票,真的就像买到打了很多折的名牌服饰一样,那股thrill of the hunt不是金钱买得到的,反而是少付了一点钱而猎取回来的。跟讲价的心态一样,如果可以减到那一丁点钱,感觉像自己赚到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你有你富贵,我有我精明

货比三家后,入住了有私人泳池的豪华但划算的Balinese Villa/曼谷的新派背包客酒店,设计感和舒适感并重。

有人也许每趟旅行都可以或必须乘搭商务舱或头等舱;但有些人可能未有经济能力出国,廉价航空却为他们实现了飞行梦;另外,也有人经济能力不弱,却也选择在主流航空和廉价航空之间游走。

最近出现了一个新字眼——Flashpacker,即有较光鲜装备、较多预算的背包客。与backpacker不一样的是,flashpacker会在不算豪华预算以及舒适享乐之间取得平衡,而且那预算是自己设定的,而不是环境、能力所逼的,因为一般的flashpackers都有蛮不错的收入。Flashpacker可能会选搭廉价航空,或者等待机票优惠,而买机票所省下来的钱,则可以花在美食、shopping或酒店上;Flashpacker不会入住简陋的背包客客栈,但也不舍得掷重金住五星级酒店,但会精挑细选舒服时尚的精品酒店来宠宠自己。

Flashpacker和backpacker也许会参观一样的景点,选择一样的行程,但flashpacker却有更高层次的奢华享受。当然,拥有一笔disposable income是flashpacker的优势。有了这笔钱,就有自由,就有弹性,就有选择权。

有一次,与好友在香港的高级餐厅用下午茶。恰巧该餐厅的老板在邻桌接受外国媒体的访问,无意中听到她说了一句:”I’m so used to the lifestyle of private jet.” 我立即对朋友说道:“I’m so used to the lifestyle of AirAsia.” 听罢,朋友们都笑了。带点自我调侃的意味,但并没有贬低自己,只是很as a matter of fact地道出我的选择和弹性。

Jentzen林震前

前为杂志编辑,现为电视节目主持人/电台DJ。忙碌工作以外是个百分百的懒人,理想是40岁前渐入半退休状态。近年迷上旅行,一看到紧密的时间表当中有空档,就想订机票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