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想像力”,可以沉積成“想法”,“想法”在攝影里是塑造“風格”的法寶。

學攝影,除了學表相的技術之外,更應該培養的能力是——觀察力和想像力。

在前面的專欄文章中提及的,將自己的眼睛變成長焦鏡,便是讓自己的視線從天地之浩瀚移往光線、色彩等細節上的觀察行為。觀察,更像是發現;發現需要專註,專註便能捉住每一個過眼雲煙、每一個故事情節。於是,照片便有了清晰的主題。

大部分人都是如此的——觀察容易,想像很難。比如說在旅途上,要是老天不賣人情,硬是以一張大灰臉示人,很多攝影人便失去了拍照的衝動;這個是時候,我大都會想像自己是個正在譜哀傷情歌之類的音樂人;一個情人跑掉的雨天下午……隨便一個開頭都能讓我漫無邊際的遐想下去;於是,玻璃窗上的雨珠、路上的落葉、一件因來不及收而濕透的白襯衫……樣樣都成了拍攝的素材。

Bigfoottraveller.com l 觀察力 vs. 想像力
一片蒼白的景色。

如果“觀察”是眼球的運動,“想像",就是腦袋的體操。一念千里,這是跳脫影像框架最好的練習。每個人其實都能夠去發掘自己的想像力,去拍表面看到的畫面以外的事物;比方說想像如果眼前的這棵樹會表達情緒,它會跟你說什麼?它快樂嗎?它會想像自己有一天可以離開土地,到另一個地方生活嗎?想像力的訓練,不外乎不斷問自己問題:如果這樣,然後那樣,以此類推;如果看到是假像,那什麼是真相,以此類推。

你也許會想,拍照就拍照,想那麼多幹嘛?那是事實!如果你是個有主見的人,固然不用如此;但這個社會習慣被餵食的人不少,“想法"是什麼東西?一公斤多少錢?我自己是一個文字工作者,攝影除了是興趣,也是我的表達工具,換句話說,我既用文字,也依賴攝影來表達;加上我沒事也愛看電影、聽音樂,這些所有進補而來的營養,讓我習慣了在不同媒材之間自由穿梭。要是單靠“美景”(或“美人”)才能拍好照片,相機早就被我束之高閣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觀察力 vs. 想像力
我在峇厘島爆炸案發生的第二年遇到了泥菩薩,那個時候峇厘島的旅遊業仍然還沒有在重創中復原。

“想像力”,可以沉積成“想法”,“想法”在攝影里是塑造“風格”的法寶。但想像空間既然漫無邊際,想像力自然也可能難以駕馭,最後如何從忽左忽右的想像力推積出來的想法中,找出風格,那可是一項大工程。

我的偶像,日本攝影師菅原一剛用的方法,我非常推薦大家嘗試。他建議攝影人,從自己的攝影作品中挑出喜歡的10張照片,並將它們排成一列,然後心無雜念地去回想“當時拍這張照片時的心情”,如此一來,10張照片串聯起來的“心情寫照”便足於歸類成風格的取向。

有了觀察力和想像力,想要拍出自己滿意的照片的機率便會大大提高。讓大家一起努力吧!

mm

卓衍豪(左眼)

文字工作者/攝影愛好者。1997年開始背包旅行,大多時候孤身上路。用旅行來修行,用相機來觀察,用文字來表達。著有旅遊攝影系列《不玩會死》丶兩性系列《誠徵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