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時候你會發現,因為不刻意裝潢,反而更美;那些刻意裝點的,便是要用錢才能消費得起的了。

在學攝影的初期或中期,技法常常是連接腦袋和按下快門動作的關鍵;所以對於拍攝看似平面的建築物,很多人都會大傷腦筋,懊惱怎麼樣才能將建築物拍得更有空間感,甚至是拍得不像建築物本身——即誇張建築物的局部,減弱建築物整體的感觀特色。

我個人的領悟是——乾脆直接拍攝你所看到的,別管其他——平面就讓它平面吧!攝影的人常常需要這種“沒什麼大不了”的豁達心態,才能隨心所至的拍到好照片。

這是我拍照幾年後的某一天,才重新發現的驚喜。把平實的事物拍成平實,一點都沒有違背攝影的精神;誰又規定攝影一定要走誇張路線?一定要畫龍點睛?一定要把平庸的景色拍成明信片中的天下絕景才能罷休?

Bigfoottraveller.com l 門面功夫才是“真”功夫
有時候,經由大自然裝點的門面,完全不比人為的差。

這兩年來,我常帶學生在馬拉西亞吉隆坡茨廠街的巷弄里鑽。有些老房子,經由歲月的洗禮,染就成一副水彩畫倩影,一點都不輸我們在電影里看到的老上海身段;對於古迹不遺餘力的檳城、馬六甲等地,固然可以看到這些景象,馬來西亞的其他小鎮更遍地都是這些活的文化遺產。

是的!“活”的畫面一旦被定格,即使你看不到任何人影,仍然可以感覺到人煙;這些人煙可以是晾曬的衣物、花盆、炊煙、垃圾,或只是當時的光粒子飄散在空氣中的氛圍。簡單而言,誠實地記錄當下的生活景象,人煙總藏在視線可及的某處。

我對真實的事物感興趣的程度大於“擺拍",所以有朝一日出門拍照會追着門、窗等這些生活細節來拍攝,回顧推敲才發現那是遲早的事。事實上,我在七、八年前到尼泊爾旅行期間,便已拍了數量不少的樸實門面照,如今再把感興趣的題材駁接回來,才發現攝影和人生一樣,常常在歲月的隙縫裡撿拾記憶或生活的碎片,重新拼貼成另一幅景象。

Bigfoottraveller.com l 門面功夫才是“真”功夫
像水彩畫一樣的窗景。

如今每每經過吉隆坡、馬六甲的老區,總會揣測百年老屋裡住了什麼人,偶爾碰上剛好出門的住客,多是外勞或是外來的生意人;遇到老街坊,那是最幸運不過的事了。至於要如何分辨?那些不修邊幅卻又不至於像宿舍或倉庫的老房子,從裡面探出頭來是老街坊的機率還是很高的。有時候你會發現,因為不刻意裝潢,反而更美;那些刻意裝點的,便是要用錢才能消費得起的了。

還有另一種門面,可謂是不管任何建築物,只要不是常出入用的後門,皆是老老實實的一張臉。陽光在牆面的擠壓中,在巷子里切割出不同的光影拼圖;同一片天空,不同的浮雲;同一個仰角,不同的生活細節,便成了不同的景觀。

這些都是旅人常常忽略的美景,舉起專業單眼相機咔嚓咔嚓拍照的人不屑一顧的市井畫面,但是啊,所謂的美學、品味這些後來一再被捧上時尚神台的標籤的發源地,都來自生活——我們輕視的事物,轉過身賞我們一巴掌,我們還會鼓掌,那早已不是新鮮事。

mm

卓衍豪(左眼)

文字工作者/攝影愛好者。1997年開始背包旅行,大多時候孤身上路。用旅行來修行,用相機來觀察,用文字來表達。著有旅遊攝影系列《不玩會死》丶兩性系列《誠徵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