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當拍照成為旅行的第一要務,“體會”和“頓悟”便被打入冷宮,變質的旅行方式,讓人忘記了旅行的初衷。

先愛上旅行,再愛上攝影的人,極有可能在用攝影的心情去旅行時,罹患以下的“不適”癥狀-從前用旅行的心情去攝影時,極容易被感動,甚至陶醉在旅途中的美景和氣氛中,學了攝影之後反倒感覺漸失。

當拍照成為旅行的第一要務,“體會”和“頓悟”便被打入冷宮,變質的旅行方式,讓人忘記了旅行的初衷。這實在是一件讓人沮喪的事。現在的我,當然不會幹這種事。少拍了一張照片,並不會讓我們死掉;多拍一張照片,也不會讓我們長命百歲(說到底,還是之前兩期專欄文章里提及的“怕輸"心態作祟)。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拍你所感,感你所拍
沒有人規定,非要有花的池才美!

很多攝影師還來不及感受當時的景色,便已經掏出猥褻的相機上演霸王硬上弓的戲碼。當攝影師只用相機思考時,按下快門的動作了不起只能被稱之為“指定動作"或“樣板行為"。我不禁會想,這些迫不及待“搶拍"的攝影師,可曾被自己拍下的照片感動過?或者只是為了拍讓別人驚嘆的照片?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拍你所感,感你所拍
我透過樹枝剪影的縫隙,望向波光粼粼的海面;因為亮度的反差而產生的不真實感,讓我覺得格外踏實。

攝影,跟懂得欣賞,是兩碼子事。跟你用什麼器材,則是差兩百碼的事。我越是在隨性拍攝的旅人身上找到感動,越是無法理解那些攝影師的魯莽行徑。我後來得出的結論是-每個人原來都有雙攝影師的眼睛,很多攝影師卻沒有。

正因為如此,一個畫家、一個詩人、一個美食家、一個農夫、一個家庭主婦、一個乞丐、一個老人、一個孩子、一隻猩猩(日本的明星黑猩猩小龐還真是會拍照)……看到的風景固然不同,每一個角落、任何一個物件,都可以誘發這些平民攝影師按下快門。他們的“攝影眼”,豈會輸給攝影師的“單眼"?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拍你所感,感你所拍
其實,這根本算不上是美景;但不知怎的,就讓我想起陳昇或岩井俊二。

我以前生活的腳步沒那麼急促時,常常可以在稻田裡跟農夫聊天一個下午,還拍不到一卷菲林;進入數碼時代以後,“以量制勝"的觀念早就滲透進每一個揹著DSLR出門的攝影人腦袋裡,我反倒覺得自己拍得越多,越難選到讓自己滿意的照片。

所以我現在出門旅行拍照,常常要提醒自己回到當年還在用SLR,用菲林拍照的年代去思考;甚至拉回從前只帶傻瓜相機出門旅行的年代,才能真正找回攝影和旅行的樂趣。我才不理會別人會不會因為這樣而去想這算不算專業,那些拿着高價的專業相機卻只能拍出幼稚園水準的攝影師大有人在;重點是-我旅行,我攝影,只為我自己交待!其他人閉不閉嘴,都只關他們的鳥事!與我無關!

mm

卓衍豪(左眼)

文字工作者/攝影愛好者。1997年開始背包旅行,大多時候孤身上路。用旅行來修行,用相機來觀察,用文字來表達。著有旅遊攝影系列《不玩會死》丶兩性系列《誠徵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