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倫敦是一個無論多潮濕寒冷都會在某處留住一點點蔥翠綠意的地方。聖誕在這裡是一份體恤與溫暖,季節再冷,依然有情。

朋友總問我聖誕佳節那裡氣氛最好。無需思索,當然老倫敦。

北歐天氣陰沉,澳洲熱到毫無氣氛,德國硬梆梆,瑞士雪景雖好但人情也真的夠冷。始終中意倫敦,因為語文能有直接感染力,除此,英國人對傳統的關注,聖誕就是個十足的聖誕,感覺濃得緊。

Bigfoottraveller.com l 聖誕仍是老倫敦夠味
哈羅德(Harrods)。

聖誕市場其實在10月底很多都開始了。喬西、諾丁山、海德公園、南岸中心、高街肯盛頓,處處都是琳琅滿目的聖誕貨品,光是溜達就能看到眼睛一邊紅一邊綠,我特別喜歡聖誕節帶Rum酒味道的糖杏仁蛋糕marzipan,會忍不住罔顧道德地一攤子一攤子試吃,就別說我醜陋好不好。

Bigfoottraveller.com l 聖誕仍是老倫敦夠味
大幫人馬齊齊去逛聖誕市場真是好玩!

不過,真要選禮物,當然還是要到帝王街或武士橋更適合些。帝王街很多個性手藝小店,選禮物給心愛人會較別緻,對方也較有驚喜。但假如要客套些,那當然就是哈羅德了,他們樓下繞着建築物的48個櫥窗已看得人呼救投降,件件閃爍矜貴,我在那裡給舊老闆赫伯醫生選了套登喜路剃鬍刀,24K鍍金,柄把包小牛皮,那時才知道他的口原來能張到那麼大。

倫敦維護傳統的方式絕對是精緻用心的。它不會過分鮮艷誇張,而是注重細節,該怎樣的質材,就用怎樣的質材,在聖誕市場上買烤腸,上面一粒粒小丁香,粒粒距離準確無誤,這就是英國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聖誕仍是老倫敦夠味
聖誕在這裡是一份體恤與溫暖,季節再冷,依然有情。

而倫敦是一個無論多潮濕寒冷都會在某處留住一點點蔥翠綠意的地方。肯盛頓公園,塘邊雪地里還有存活的蘆葦,還有躲着緊緊互相偎着過冬的鴨子。聖誕在這裡是一份體恤與溫暖,季節再冷,依然有情。公園外,冷風中,表演藝人也比平日多掙幾個銅板。哥芬花園地鐵出口處那裡總會站着救世軍搖鈴募捐的人,旁邊就是聖誕唱詩班,鈴聲歌聲此起彼落,這樣的聖誕,就像人心每年交卷,很觸動的感覺。朋友就住帕丁頓區,白色排屋,黑色欄杆,幾天灰朦朦的大雪,他依然一大包一大包舊衣物往教堂的賑濟收納處送去。英國人慢熱,但一定會熱,天再冷,他們身上都能找到這一點熱。

而這時候參加那些特備的“聖誕佳節一日游”是好好玩的;大幫人馬齊齊去逛聖誕市場,在車上聽那些老導遊字正腔圓地講着狄更斯的聖誕夜故事。喝着麥芽啤酒,匆匆忙忙吃着熱騰騰的薯條烤魚,經過牛津街和邦街時,緊張兮兮在紅色綠色的包圍下,慢慢校對自己的禮物清單。

我就喜歡這般的老倫敦聖誕。

二十一世紀里有時還冷不防冒出絲絲維多利亞時代的味道。

mm

吳韋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於英國進修美術設計,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著作20餘冊。97年南極之旅後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電影導演專業,歸國後組劇團並投入舞台教學與編導工作。劇作有《無耳》、《我愛豬豬》、《羅生門》、《友善角落》、《假鳳虛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現居新加坡,從事樂活指導、寫作及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