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伦敦是一个无论多潮湿寒冷都会在某处留住一点点葱翠绿意的地方。圣诞在这里是一份体恤与温暖,季节再冷,依然有情。

朋友总问我圣诞佳节那里气氛最好。无需思索,当然老伦敦。

北欧天气阴沉,澳洲热到毫无气氛,德国硬梆梆,瑞士雪景虽好但人情也真的够冷。始终中意伦敦,因为语文能有直接感染力,除此,英国人对传统的关注,圣诞就是个十足的圣诞,感觉浓得紧。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圣诞仍是老伦敦够味

哈罗德(Harrods)。

圣诞市场其实在10月底很多都开始了。乔西、诺丁山、海德公园、南岸中心、高街肯盛顿,处处都是琳琅满目的圣诞货品,光是溜达就能看到眼睛一边红一边绿,我特别喜欢圣诞节带Rum酒味道的糖杏仁蛋糕marzipan,会忍不住罔顾道德地一摊子一摊子试吃,就别说我丑陋好不好。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圣诞仍是老伦敦够味

大帮人马齐齐去逛圣诞市场真是好玩!

不过,真要选礼物,当然还是要到帝王街或武士桥更适合些。帝王街很多个性手艺小店,选礼物给心爱人会较别致,对方也较有惊喜。但假如要客套些,那当然就是哈罗德了,他们楼下绕着建筑物的48个橱窗已看得人呼救投降,件件闪烁矜贵,我在那里给旧老板赫伯医生选了套登喜路剃胡刀,24K镀金,柄把包小牛皮,那时才知道他的口原来能张到那么大。

伦敦维护传统的方式绝对是精致用心的。它不会过分鲜艳夸张,而是注重细节,该怎样的质材,就用怎样的质材,在圣诞市场上买烤肠,上面一粒粒小丁香,粒粒距离准确无误,这就是英国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圣诞仍是老伦敦够味

圣诞在这里是一份体恤与温暖,季节再冷,依然有情。

而伦敦是一个无论多潮湿寒冷都会在某处留住一点点葱翠绿意的地方。肯盛顿公园,塘边雪地里还有存活的芦苇,还有躲着紧紧互相偎着过冬的鸭子。圣诞在这里是一份体恤与温暖,季节再冷,依然有情。公园外,冷风中,表演艺人也比平日多挣几个铜板。哥芬花园地铁出口处那里总会站着救世军摇铃募捐的人,旁边就是圣诞唱诗班,铃声歌声此起彼落,这样的圣诞,就像人心每年交卷,很触动的感觉。朋友就住帕丁顿区,白色排屋,黑色栏杆,几天灰朦朦的大雪,他依然一大包一大包旧衣物往教堂的赈济收纳处送去。英国人慢热,但一定会热,天再冷,他们身上都能找到这一点热。

而这时候参加那些特备的“圣诞佳节一日游”是好好玩的;大帮人马齐齐去逛圣诞市场,在车上听那些老导游字正腔圆地讲着狄更斯的圣诞夜故事。喝着麦芽啤酒,匆匆忙忙吃着热腾腾的薯条烤鱼,经过牛津街和邦街时,紧张兮兮在红色绿色的包围下,慢慢校对自己的礼物清单。

我就喜欢这般的老伦敦圣诞。

二十一世纪里有时还冷不防冒出丝丝维多利亚时代的味道。

吴韦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于英国进修美术设计,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著作20余册。97年南极之旅后赴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导演专业,归国后组剧团并投入舞台教学与编导工作。剧作有《无耳》、《我爱猪猪》、《罗生门》、《友善角落》、《假凤虚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现居新加坡,从事乐活指导、写作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