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卡薩布蘭加(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法國人原想在這裡另外再造一處美麗的海岸城市,比如康城,或尼斯,因此鼓勵人們都蓋白色房子。卡薩布蘭加面對大西洋,海上常年大風猛吹,白色不耐咸風,都漸漸發黃了。

以前很多人都因為電影北非諜影而來,之後發現這裡其實沒有那架小飛機,沒有間諜,其實也沒有那間酒店和鋼琴,漸漸地就人少來了。結果倒是有一樣與電影很相似的,這裡變成了一部黑白片。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

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法國人原想在這裡另外再造一處美麗的海岸城市,比如康城,或尼斯,因此鼓勵人們都蓋白色房子。卡薩布蘭加面對大西洋,海上常年大風猛吹,白色不耐咸風,都漸漸發黃了。而那是我見過最叫人惆悵的海,天氣總不甚晴朗,岸上就是個異常安靜的,剩下黑白片一樣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穿着頭罩長袍的摩洛哥人。

殖民地感覺剩下了黑白。一個舊去的洋化城市,法式里夾着穆斯林設計。偶爾會冒出摩洛哥人傳統審美里的詭異鮮艷,就像市場里的花攤子,匪夷所思總擠着一簇簇烈火般的劍蘭。就像純白瓷磚、人人都穿白色制服的肉市場,會冷不防掛着一隻剖開胸膛的馬。像那位很多國際遊客都看到的同一個“紅色賣水人”,時常就神出鬼沒在海岸商場閃出來一樣。摩洛哥人,不太出聲的,穿着頭罩長袍,整天以為身後面站着幾個3K黨。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肉市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花攤子。

卡薩布蘭加很明顯就是個在出售自己背景里那麼一丁點傳奇的城市。

你可以被安排得很節目很豐富,看阿拉伯馬匹的精彩表演,看摩洛哥騎士的英武神姿,當然還有不想看臉只想看肚皮的肚皮舞。還可以點一道北非名菜cosh cosh,就是小米羊肉蒸飯。

明信片。黃銅手藝。玻璃彩燈。巨型水煙。地毯。中碼地毯。然後大幅的巨型地毯。先請你喝杯丁香紅茶,慢慢談。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城市裡的棕櫚樹。

而地中海的棕櫚樹,總感覺它們顏色在這城市裡顯得特別深沉。當思維已願意接受這城市的蒼白時,這些棕櫚卻經常出其不意冒出來,在回憶里扯一下人,霎時間百感交集,有種來到陌生地方卻看着自己哪都回不去的感覺。

望着茫茫無際的大西洋,海邊倒有個人煙罕至的海浴場。經常空無一人。海浴場塗上鮮艷顏色,越發感覺寂寞。這裡卻是個喝茶好地方,海風一直相陪。來冷靜地分手,來說點真心但說完就後悔的話,都可以,誰都不知道海風怎會那麼大,一下就把什麼都吹走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傷情海岸 · Casablanca

那是我見過最叫人惆悵的海。

真沒聽到那首歌就不甘心的話,可以到某酒店去。他們很隆重地重新布置了北非諜影的場景,有電影片段,有鋼琴,甚至有電影里的對白:play it again,Sam.

哪可能呢?海風還是一樣,但是再彈,已經不是那個音調了。

吳韋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於英國進修美術設計,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著作20餘冊。97年南極之旅後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電影導演專業,歸國後組劇團並投入舞台教學與編導工作。劇作有《無耳》、《我愛豬豬》、《羅生門》、《友善角落》、《假鳳虛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現居新加坡,從事樂活指導、寫作及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