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卡萨布兰加(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法国人原想在这里另外再造一处美丽的海岸城市,比如康城,或尼斯,因此鼓励人们都盖白色房子。卡萨布兰加面对大西洋,海上常年大风猛吹,白色不耐咸风,都渐渐发黄了。

以前很多人都因为电影北非谍影而来,之后发现这里其实没有那架小飞机,没有间谍,其实也没有那间酒店和钢琴,渐渐地就人少来了。结果倒是有一样与电影很相似的,这里变成了一部黑白片。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

Casablanca,就是白色屋子。法国人原想在这里另外再造一处美丽的海岸城市,比如康城,或尼斯,因此鼓励人们都盖白色房子。卡萨布兰加面对大西洋,海上常年大风猛吹,白色不耐咸风,都渐渐发黄了。而那是我见过最叫人惆怅的海,天气总不甚晴朗,岸上就是个异常安静的,剩下黑白片一样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穿着头罩长袍的摩洛哥人。

殖民地感觉剩下了黑白。一个旧去的洋化城市,法式里夹着穆斯林设计。偶尔会冒出摩洛哥人传统审美里的诡异鲜艳,就像市场里的花摊子,匪夷所思总挤着一簇簇烈火般的剑兰。就像纯白瓷砖、人人都穿白色制服的肉市场,会冷不防挂着一只剖开胸膛的马。像那位很多国际游客都看到的同一个“红色卖水人”,时常就神出鬼没在海岸商场闪出来一样。摩洛哥人,不太出声的,穿着头罩长袍,整天以为身后面站着几个3K党。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肉市场。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花摊子。

卡萨布兰加很明显就是个在出售自己背景里那么一丁点传奇的城市。

你可以被安排得很节目很丰富,看阿拉伯马匹的精彩表演,看摩洛哥骑士的英武神姿,当然还有不想看脸只想看肚皮的肚皮舞。还可以点一道北非名菜cosh cosh,就是小米羊肉蒸饭。

明信片。黄铜手艺。玻璃彩灯。巨型水烟。地毯。中码地毯。然后大幅的巨型地毯。先请你喝杯丁香红茶,慢慢谈。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城市里的棕榈树。

而地中海的棕榈树,总感觉它们颜色在这城市里显得特别深沉。当思维已愿意接受这城市的苍白时,这些棕榈却经常出其不意冒出来,在回忆里扯一下人,霎时间百感交集,有种来到陌生地方却看着自己哪都回不去的感觉。

望着茫茫无际的大西洋,海边倒有个人烟罕至的海浴场。经常空无一人。海浴场涂上鲜艳颜色,越发感觉寂寞。这里却是个喝茶好地方,海风一直相陪。来冷静地分手,来说点真心但说完就后悔的话,都可以,谁都不知道海风怎会那么大,一下就把什么都吹走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伤情海岸 · Casablanca

那是我见过最叫人惆怅的海。

真没听到那首歌就不甘心的话,可以到某酒店去。他们很隆重地重新布置了北非谍影的场景,有电影片段,有钢琴,甚至有电影里的对白:play it again,Sam.

哪可能呢?海风还是一样,但是再弹,已经不是那个音调了。

吴韦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于英国进修美术设计,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著作20余册。97年南极之旅后赴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导演专业,归国后组剧团并投入舞台教学与编导工作。剧作有《无耳》、《我爱猪猪》、《罗生门》、《友善角落》、《假凤虚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现居新加坡,从事乐活指导、写作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