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沒錯,巴西的里約熱內盧就是一個感嘆號。沙灘上一個招徠遊客的小孩,口吻像背書:先生要什麼?女郎?男仔?單挑?群體?要什麼說就有。

沒錯,巴西的里約熱內盧就是一個感嘆號。

世上很少24小時都一直保持亢奮狀態的沙灘。這裡是。在這裡你也算不完一天24小時里有多少比基尼夾着的女子豐臀和銅色的男性鼠蹊招搖過市地不停攻陷這個浴場城市。這是一個標榜胴體美的樂園。經過櫥窗看到布料小到不能再小的G string式泳裝,只有兩種反應:要不馬上搶購一件跑過馬路投奔沙灘攢進人肉大隊伍。要不,就自卑地藐視這一切,用 “肉體只是個臭皮囊” 阿Q地安慰自己的清高。

假如不覺得肉體是美麗並值得崇拜的話,那就白來里約了。沙灘上一個招徠遊客的小孩,口吻像背書:先生要什麼?女郎?男仔?單挑?群體?要什麼說就有,只要有雙腿的里約都有個價錢,沒問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里約!一個感嘆號

里約美麗的暮色。

里約海灘走到完,就是糖果山。根據風水象徵學,這座山像只巨型烏龜,而前端那堅持勃起的部分,或許就名正言順成為這裡的地標。糖果山的另一邊Ipanema沙灘,性的叫價,比這裡還要更高一些。這全拜一首 “the girl from Ipanema” 的福蔭,全世界一提起芭莎諾娃音樂就想到這處沙灘上的豐臀女人。別暈。兩三天後眼睛就習慣了,里約街上雖看似混亂不堪,但其實一切是楚河漢界的。貧與富,健美與羸弱,道德與墮落,心靈與慾望,在這裡,可以見識到最觸動人心的萬人燭光彌撒,在這裡,也可以攤開任由血脂飆高的腔膛,躺在縱慾的祭台上。

Bigfoottraveller.com l 里約!一個感嘆號

一貧如洗的窮民,都住在山上貧民木箱子里。

一貧如洗的窮民,都住在山上貧民木箱子里。各種仇視外來者的眼神,總是遊離在巷弄各處角落裡,我與同伴假如不是因為一場暴雨都沒命跑回山下去,直奔回到宿舍房裡,才懂得害怕。貧民區內,各年齡層都有各自組織的黑幫,進行毒品跳灰及地盤爭奪活動。而有錢人全住在山腳下的閃爍城市裡,一些更加有錢的,就住在海邊的沙灘路內側,諷刺是,有錢人全都住在自己一手建築的 “監獄” 內,鐵條欄杆從頭到腳包圍着整座建築,然後他們才敢安全地在大廳靜靜陶醉Bosa Nova。

珂珂華科山上,雙手不會累的救贖耶穌聖像,也一天24小時俯瞰着山下這個不停閃爍慾望的城市。

里約沙灘太亮了,人類慾望太亮了,很刺眼,慾望早已融成一塊每年旅遊大獎奪冠的徽章。究竟是浴場?還是欲場?無所謂了。

吳韋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於英國進修美術設計,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著作20餘冊。97年南極之旅後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電影導演專業,歸國後組劇團並投入舞台教學與編導工作。劇作有《無耳》、《我愛豬豬》、《羅生門》、《友善角落》、《假鳳虛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現居新加坡,從事樂活指導、寫作及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