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波蘭克拉科夫的傷痕,還看到的。在些紀念塑像上。在些離開市心較僻遠老街道尚未完全復建的殘垣敗瓦邊。帶上兩罐啤酒,搭趟電軌車,躲在后座,車窗外的街上並非沒有行人,而是無論怎看都還隱隱感到一種瘡疤難忘的安靜。

二戰給歐洲留下許多傷痕城市是事實。比如波蘭的華沙,如今去看,已是個重塑的浴火鳳凰版本,但,假如說到克拉科夫(Krakow),那不一樣,德軍沒蹂躪這個城市並非突發惻隱,而是德軍司令部駐紮在此。當俄國軍隊涌着反攻進來時,倉皇中德軍來不及毀屍滅跡,因此克拉科夫,這個建於七百多年前的波蘭古老皇都,倒是頗無損地保存下來了。

傷痕,還看到的。在些紀念塑像上。在些離開市心較僻遠老街道尚未完全復建的殘垣敗瓦邊。帶上兩罐啤酒,搭趟電軌車,躲在后座,車窗外的街上並非沒有行人,而是無論怎看都還隱隱感到一種瘡疤難忘的安靜。

中央大廣場與聖瑪麗大教堂。
中央大廣場與聖瑪麗大教堂。

廣場上。
廣場上。

所以大多數旅客都選擇中央廣場。它就像克拉科夫唯一還能把景點拍成像明信片的地方。人潮。人潮。人潮。繞着13世紀歐洲當時最輝煌的紡織品大賣場,繞着經典哥德式擁有兩座風格不同高塔的聖瑪麗大教堂。遊客喜歡廣場。遊客喜歡追上時代又能換錢又能吃到肯德基的遊人街。露天茶座都坐滿人。Hard Rock Café 尤甚。這中央廣場據說就是當時世上最大購物區,而至今仍操舊業,但賣的已是購物龍虎榜上的波蘭琥珀、吉普賽風情針織,還有一些實際上就算統統售罄也不知道能賺多少錢過活的手藝品。

老屋殘壁上的當代壁畫/走軌道電車的老街道。
老屋殘壁上的當代壁畫/走軌道電車的老街道。

要想起蕭邦,還得獨自走開。Kazimierz 猶太區跟50年前並沒兩樣。小巷裡,一些紡花帘子半遮的窗口偶會傳出極輕的鋼琴聲。錯覺是蕭邦回魂了。沒事。雖然這裡就是《辛德勒名單》實況外景,但畢竟一切過去了。買個小芝麻咸餅,確實是咸,因波蘭人嗜咸。送小禮物時還常會很傳統地包上一小包鹽。這裡不流行甜甜蜜蜜,倒喜歡靜悄悄 “鹹鹹地” 偷着樂。

走到夜深吧。沿着老皇城,望住河水,老壁上的紅磚才娓娓開始他們的往事。

mm

吳韋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於英國進修美術設計,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後開始專業寫作,著作20餘冊。97年南極之旅後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電影導演專業,歸國後組劇團並投入舞台教學與編導工作。劇作有《無耳》、《我愛豬豬》、《羅生門》、《友善角落》、《假鳳虛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現居新加坡,從事樂活指導、寫作及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