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波兰克拉科夫的伤痕,还看到的。在些纪念塑像上。在些离开市心较僻远老街道尚未完全复建的残垣败瓦边。带上两罐啤酒,搭趟电轨车,躲在后座,车窗外的街上并非没有行人,而是无论怎看都还隐隐感到一种疮疤难忘的安静。

二战给欧洲留下许多伤痕城市是事实。比如波兰的华沙,如今去看,已是个重塑的浴火凤凰版本,但,假如说到克拉科夫(Krakow),那不一样,德军没蹂躏这个城市并非突发恻隐,而是德军司令部驻扎在此。当俄国军队涌着反攻进来时,仓皇中德军来不及毁尸灭迹,因此克拉科夫,这个建于七百多年前的波兰古老皇都,倒是颇无损地保存下来了。

伤痕,还看到的。在些纪念塑像上。在些离开市心较僻远老街道尚未完全复建的残垣败瓦边。带上两罐啤酒,搭趟电轨车,躲在后座,车窗外的街上并非没有行人,而是无论怎看都还隐隐感到一种疮疤难忘的安静。

中央大广场与圣玛丽大教堂。

中央大广场与圣玛丽大教堂。


广场上。

广场上。

所以大多数旅客都选择中央广场。它就像克拉科夫唯一还能把景点拍成像明信片的地方。人潮。人潮。人潮。绕着13世纪欧洲当时最辉煌的纺织品大卖场,绕着经典哥德式拥有两座风格不同高塔的圣玛丽大教堂。游客喜欢广场。游客喜欢追上时代又能换钱又能吃到肯德基的游人街。露天茶座都坐满人。Hard Rock Café 尤甚。这中央广场据说就是当时世上最大购物区,而至今仍操旧业,但卖的已是购物龙虎榜上的波兰琥珀、吉普赛风情针织,还有一些实际上就算统统售罄也不知道能赚多少钱过活的手艺品。

老屋残壁上的当代壁画/走轨道电车的老街道。

老屋残壁上的当代壁画/走轨道电车的老街道。

要想起萧邦,还得独自走开。Kazimierz 犹太区跟50年前并没两样。小巷里,一些纺花帘子半遮的窗口偶会传出极轻的钢琴声。错觉是萧邦回魂了。没事。虽然这里就是《辛德勒名单》实况外景,但毕竟一切过去了。买个小芝麻咸饼,确实是咸,因波兰人嗜咸。送小礼物时还常会很传统地包上一小包盐。这里不流行甜甜蜜蜜,倒喜欢静悄悄 “咸咸地” 偷着乐。

走到夜深吧。沿着老皇城,望住河水,老壁上的红砖才娓娓开始他们的往事。

吴韦材

新加坡作家,早年于英国进修美术设计,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著作20余册。97年南极之旅后赴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导演专业,归国后组剧团并投入舞台教学与编导工作。剧作有《无耳》、《我爱猪猪》、《罗生门》、《友善角落》、《假凤虚凰》等。近年曾旅居北京,现居新加坡,从事乐活指导、写作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