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被雨水覆盖的仰光老街,别有一番景色,到处可见撑伞的人们在大街穿梭,店铺屋檐下都是避雨的狼狈人,雨势时大时小,叫人无所适从。雨天不一定带给人忧伤,只要换个心情面对,嘀嗒的雨声也可以很动听。

飞机滑过气流层,棉花糖状的云朵覆盖着大地,云层底下那井然有序的绿油田园,若影若现。

“仰光气温大约在28度,微雨。”

机师一如往常报告当地的天气状况,仰光(Yangon)此时似乎笼罩在阴天里,有点不寻常。细雨拍打窗户,外面的景色越来越模糊,雨势似乎比想象中大许多。

德士司机在酒店附近的街口将我搁下,虽然距离目的地不过一百米,却足以叫人狼狈不堪。阴天覆盖着老城市,别有一番景色,到处可见撑伞的人们在大街穿梭,店铺屋檐下都是避雨的狼狈人,雨势时大时小,叫人无所适从。

年轻的小沙弥好爱雨天,似乎雨天带给他欢乐。赤着脚丫涉水而过,身上的袈裟已无一处是干的,但脸上尽是愉悦。雨天不一定带给人忧伤,只要换个心情面对,嘀嗒的雨声也可以很动听。

但我在Sule Pagoda前偶遇的香港旅人,可不是这么想。他在这一天已经在酒店和目的地间来往两次,阴晴不定的天气搞得他毫无脾气,手握着相机,似乎等不到让他按下快门的理想画面,垂头丧气,嘴里吐出的,尽是无奈的牢骚。

抵达仰光,与雨季不期而遇,被雨水覆盖的仰光老街,其实别有一番氛围。

抵达仰光,与雨季不期而遇,被雨水覆盖的仰光老街,其实别有一番氛围。

中午见雨势渐稀,步行到附近的旅行社,托他们帮忙代购隔天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巴士车票。旅行社职员小姐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腔普通话,光看肤色,叫人难以分辨对方的血统。缅甸自从经济对外开放,外国人涌入这个神秘的东南亚境地,尤以说中文和英语的外国人居多。为了把握如此商机,有远见的缅甸人,早早开始学习外国文化,期盼及早与外界接轨。

由于旅行社只是代理办票,职员小姐反复叮嘱我晚些时候再回来取票。原来隔天是缅甸的公假,很多公司都会关门休业。细问之下,原来隔天使缅甸这一年里其中一个重要的节日,而且会连续庆祝数天。其实当地人不说,走在街上其实已经可以闻到节庆的味道,热闹非常。

排列有序的僧侣在旅馆门前缓缓经过,所经之处,都有人陆续将一袋袋的物品,恭敬交到每一位僧侣的手中。

排列有序的僧侣在旅馆门前缓缓经过,所经之处,都有人陆续将一袋袋的物品,恭敬交到每一位僧侣的手中。

雨天让人昏昏欲睡,差点误了前往取票的时间,刚踏出旅馆门口,就与热闹的景象不期而遇。排列有序的僧侣在门前缓缓经过,所经之处,都有人陆续将一袋袋的物品,恭敬交到每一位僧侣的手中。数百米长的游行队伍,步履有序,后有乐队奏乐,气氛简单不失庄重。

旅馆的工作人员用他有限的英语词汇,热情地向我解释节日的由来,嘴里吐出了一个我必须反复细听才能拼出来的缅语词汇——Dazaungdaing,意味着一段季节的变换,庆祝雨季的结束。我在毫无知情之下来到仰光,却与雨天有了一次意外的机遇,心里不禁雀跃。然而事后与缅甸朋友聊起这个节日,对方苦笑着摇头说,缅甸节日之多,可能连当地人都混淆了。全球气候的变迁,似乎让老一辈传承下来的历法计算乱了阵脚。真正庆祝雨季结束的节日,其实叫做Thadingyut,可那是一个月前的事了。而如今正在庆祝的Dazaungdaing节,人们会在这一天走到街上,为经过家门前的僧侣赠以袈裟,或者邀请僧侣的家中作客,为他们诵经祈福,不同的社区里不时会见到小游行,热闹非常。

Bigfoottraveller.com l 雨中仰光

为了欢庆雨季的结束,仰光老社区随处可见街头庆祝仪式。

我想,人类的智慧,不会因为先辈流传下来的规则而固步自封。两个相隔一个月的节日,因为雨季的推迟,而相约在同一个时期庆祝,有何不可?

雨天虽然让人寸步难行,仰光的模样,我都来不及探索,就得马不停蹄地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然而这无损旅行的心情,还因为这意外的机遇而感到雀跃,亲历了季节的跨越,见识了当地承传下来的节庆传统,这比走马看花还来得有意思。

雷昇杰

前上班一族,全职打杂,游走设计、影像、文字与旅行之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