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蒙古吃東西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我不吃牛羊肉,而這裡的主要肉類就是牛羊。說英文的人少之又少。


我一直記得我初中的時候讀過一首詩,其中一段是這樣的:

“天蒼蒼,

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當時我幻想了一下那個情景:

“蔚藍的天空,

一望無際的草原,

緩緩的和風,

悠閑吃草的牛羊。”

然後告訴自己有一天我一定要到那裡看看詩中所形容的。蒙古(當時並不知道蒙古與內蒙古到底有什麼分別)這個名字就一直就留在我心中。

在父親去世的時候,我知道自己需要一個人的空間與時間。於是三個星期後,我離開。買的是單程機票。2009年9月,我飛到天津。這是我第三次來到中國,想說這次我應該要去蒙古了。計劃的行程大概是這樣的:北京、內蒙、蒙古、青海與四川。在路上的時候我會知道心靈需要多少時間才可以找到平靜,然後那個時候也就是我買回程機票的時候。我想讓自己放肆一下。

在北京逛書局的時候,我買了一本中文版的蒙古《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然後便往內蒙古出發,途經大同。再從內蒙古輾轉到蒙古境內。在我第一次開始真正背包旅行後,我就知道旅行其實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手上只要有一本《寂寞星球》便可以讓我有踏實的感覺了。

讀着《寂寞星球-蒙古》,想着自己即將實現很多年前的夢想的時候,我心裡就非常興奮。離開中國境內,一切都變得很不同。沒有人跟你說中文,所有的文字都是看不懂的。我在等待火車的當兒,想說自己應該吃了晚餐才上車。結果在餐廳里比手劃腳了好久還是沒有人明白。在蒙古吃東西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我不吃牛羊肉,而這裡的主要肉類就是牛羊。說英文的人少之又少。我如泄了氣的氣球般低着頭、心裡充滿挫折感走進火車廂里。15個小時的火車車程,我買的是便宜的硬卧。

我的開放式的車廂坐了6個人。大家很熱心地幫我把背包放好。我對面坐着的一對夫婦嘗試跟我說話。英語。後來我們發現大家都會說中文,於是我開心得不得了。少夫老妻,兩個都非常熱情。

車廂上只賣飲料。我要了一杯咖啡,然後吃我的乾糧。天漸漸暗下來。火車上的燈昏暗薄弱,我無法看書或寫札記。看着窗外,一片荒涼。我累了,跟大家打了招呼後,我上床睡覺。我買到的是中鋪,就只能躺着,不能坐起來。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應該如何保護自己貴重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火車總是讓我聯想到許多恐怖的事情。我一整天勞車頓舟,已經很累了,可是還是不敢讓自己睡得太沉。

我把自己所有可保暖的衣物都穿在身上了。冷風從窗口的縫隙吹進來。那時雖正值秋末,可是蒙古卻是非常地冷。我蜷縮在角落,等待晨光的出現。半夜,火車偶爾停下來讓人下車的時候,燈完全熄滅。我屏着氣,看看周圍。人們藉助外面微弱的燈光看路走下車,感覺上好像身置靈異火車。慢慢地,我看到人們來來往往,我知道是起來洗漱的時候了。

蒙古的火車比起中國的乾淨很多。在這裡,沒有人隨便吐痰或亂丟垃圾。我喜歡。

我在烏蘭巴托訂了旅館。在離開內蒙古的時候就電郵告訴他們我將會乘坐火車到那裡,可是我把時間搞錯了。於是我有些心急。我很不好意思地跟那對夫婦借電話,要打給旅館。他們當然幫我了。他們親自跟旅館的人說,要他們到火車站接我。甚至還給我他們的電話,說如果在蒙古有什麼問題或需要的話可以找他們。

抵達烏蘭巴托的時候是早上10點。我下車後跟他們道再見。旅館的老闆就在我的面前。我看着天空,飄着白色的細雨。再看清楚,嗯,下雪了。烏蘭巴托讓我想起俄羅斯。火車站。下雪。跟我想象中的俄羅斯一樣。我跟在老闆的後頭,細細看着烏蘭巴托。原來是這麼一個樣子。這個世界上最冷的首都,原來是這樣的。我並沒有愛上它。混亂的交通,彷彿是生命、活力的跡象。我累了,我只是需要平靜。

抵達旅館後,我馬上沖了個熱水澡。好舒服啊。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我便到廚房泡咖啡。那時已經是中午了。雖然免費早餐的時間已經過了,可是那裡的大媽還是熱心地把麵包果醬拿出來放在桌上。於是我便坐下來吃早餐。我望向窗外,雪還是一直在下,路上、屋頂上都是白茫茫一片。這讓我想起我生活了四年的倫敦。我走到窗前,就在那裡看雪。我喜歡在窗前看雪,我覺得那是讓人感覺迷茫、浪漫的一件事。就好像是一個小女孩在窗前想着公主與王子的故事一樣。

我從內蒙古出發,26個小時後,我終於來到烏蘭巴托。很多年前的夢想,我現在實現了。雖然,看到的並不是我曾經讀過的詩的情景,可是10月中旬的蒙古,迎接我的是美麗的一場雪。我的心裡經已滿足。

Info

  • 從馬來西亞吉隆坡飛往北京/天津的班機很多。背包客如果要省錢買最便宜的機票,那麼亞航(Air Asia)肯定是你的選擇。亞航一個星期有五個航班直飛天津。
  •  從天津每天都有好幾趟到北京的火車,非常方便。
  • 從北京有直達蒙古烏蘭巴托的火車,可是非常貴。如果你不是很趕時間的話,可以分段走。我選擇的是最便宜的方法。從北京到大同,然後再從大同到呼和浩特(內蒙古)。從呼和浩特我乘搭早上的巴士到二連。在同一個下午,我乘搭另一趟巴士從二連到扎門烏德(Zamyn-Uud)。抵達扎門烏德的時候大約傍晚6點左右,剛好趕得上到烏蘭巴托的晚班火車。
  • 如果你沒有興趣在大同停留,那麼你大可以從北京直接到呼和浩特。

錢幣:在中國、蒙古邊界可以兌換錢幣。兌換率不錯。人民幣很吃香。

林真雲

16歲那年因為三毛,所以有了流浪的夢。18歲那年自己一個人到泰南,從此踏上背包旅行這條不歸路。曾經旅居英國、紐西蘭、德國。遊走了40個國家,後來在丹麥念書。畢業後留在丹麥當人類靈魂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