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蒙古吃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我不吃牛羊肉,而这里的主要肉类就是牛羊。说英文的人少之又少。


我一直记得我初中的时候读过一首诗,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当时我幻想了一下那个情景:

“蔚蓝的天空,

一望无际的草原,

缓缓的和风,

悠闲吃草的牛羊。”

然后告诉自己有一天我一定要到那里看看诗中所形容的。蒙古(当时并不知道蒙古与内蒙古到底有什么分别)这个名字就一直就留在我心中。

在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人的空间与时间。于是三个星期后,我离开。买的是单程机票。2009年9月,我飞到天津。这是我第三次来到中国,想说这次我应该要去蒙古了。计划的行程大概是这样的:北京、内蒙、蒙古、青海与四川。在路上的时候我会知道心灵需要多少时间才可以找到平静,然后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买回程机票的时候。我想让自己放肆一下。

在北京逛书局的时候,我买了一本中文版的蒙古《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然后便往内蒙古出发,途经大同。再从内蒙古辗转到蒙古境内。在我第一次开始真正背包旅行后,我就知道旅行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手上只要有一本《寂寞星球》便可以让我有踏实的感觉了。

读着《寂寞星球-蒙古》,想着自己即将实现很多年前的梦想的时候,我心里就非常兴奋。离开中国境内,一切都变得很不同。没有人跟你说中文,所有的文字都是看不懂的。我在等待火车的当儿,想说自己应该吃了晚餐才上车。结果在餐厅里比手划脚了好久还是没有人明白。在蒙古吃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我不吃牛羊肉,而这里的主要肉类就是牛羊。说英文的人少之又少。我如泄了气的气球般低着头、心里充满挫折感走进火车厢里。15个小时的火车车程,我买的是便宜的硬卧。

我的开放式的车厢坐了6个人。大家很热心地帮我把背包放好。我对面坐着的一对夫妇尝试跟我说话。英语。后来我们发现大家都会说中文,于是我开心得不得了。少夫老妻,两个都非常热情。

车厢上只卖饮料。我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吃我的干粮。天渐渐暗下来。火车上的灯昏暗薄弱,我无法看书或写札记。看着窗外,一片荒凉。我累了,跟大家打了招呼后,我上床睡觉。我买到的是中铺,就只能躺着,不能坐起来。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应该如何保护自己贵重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火车总是让我联想到许多恐怖的事情。我一整天劳车顿舟,已经很累了,可是还是不敢让自己睡得太沉。

我把自己所有可保暖的衣物都穿在身上了。冷风从窗口的缝隙吹进来。那时虽正值秋末,可是蒙古却是非常地冷。我蜷缩在角落,等待晨光的出现。半夜,火车偶尔停下来让人下车的时候,灯完全熄灭。我屏着气,看看周围。人们借助外面微弱的灯光看路走下车,感觉上好像身置灵异火车。慢慢地,我看到人们来来往往,我知道是起来洗漱的时候了。

蒙古的火车比起中国的干净很多。在这里,没有人随便吐痰或乱丢垃圾。我喜欢。

我在乌兰巴托订了旅馆。在离开内蒙古的时候就电邮告诉他们我将会乘坐火车到那里,可是我把时间搞错了。于是我有些心急。我很不好意思地跟那对夫妇借电话,要打给旅馆。他们当然帮我了。他们亲自跟旅馆的人说,要他们到火车站接我。甚至还给我他们的电话,说如果在蒙古有什么问题或需要的话可以找他们。

抵达乌兰巴托的时候是早上10点。我下车后跟他们道再见。旅馆的老板就在我的面前。我看着天空,飘着白色的细雨。再看清楚,嗯,下雪了。乌兰巴托让我想起俄罗斯。火车站。下雪。跟我想象中的俄罗斯一样。我跟在老板的后头,细细看着乌兰巴托。原来是这么一个样子。这个世界上最冷的首都,原来是这样的。我并没有爱上它。混乱的交通,仿佛是生命、活力的迹象。我累了,我只是需要平静。

抵达旅馆后,我马上冲了个热水澡。好舒服啊。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我便到厨房泡咖啡。那时已经是中午了。虽然免费早餐的时间已经过了,可是那里的大妈还是热心地把面包果酱拿出来放在桌上。于是我便坐下来吃早餐。我望向窗外,雪还是一直在下,路上、屋顶上都是白茫茫一片。这让我想起我生活了四年的伦敦。我走到窗前,就在那里看雪。我喜欢在窗前看雪,我觉得那是让人感觉迷茫、浪漫的一件事。就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在窗前想着公主与王子的故事一样。

我从内蒙古出发,26个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乌兰巴托。很多年前的梦想,我现在实现了。虽然,看到的并不是我曾经读过的诗的情景,可是10月中旬的蒙古,迎接我的是美丽的一场雪。我的心里经已满足。

Info

  • 从马来西亚吉隆坡飞往北京/天津的班机很多。背包客如果要省钱买最便宜的机票,那么亚航(Air Asia)肯定是你的选择。亚航一个星期有五个航班直飞天津。
  •  从天津每天都有好几趟到北京的火车,非常方便。
  • 从北京有直达蒙古乌兰巴托的火车,可是非常贵。如果你不是很赶时间的话,可以分段走。我选择的是最便宜的方法。从北京到大同,然后再从大同到呼和浩特(内蒙古)。从呼和浩特我乘搭早上的巴士到二连。在同一个下午,我乘搭另一趟巴士从二连到扎门乌德(Zamyn-Uud)。抵达扎门乌德的时候大约傍晚6点左右,刚好赶得上到乌兰巴托的晚班火车。
  • 如果你没有兴趣在大同停留,那么你大可以从北京直接到呼和浩特。

钱币:在中国、蒙古边界可以兑换钱币。兑换率不错。人民币很吃香。

林真云

16岁那年因为三毛,所以有了流浪的梦。18岁那年自己一个人到泰南,从此踏上背包旅行这条不归路。曾经旅居英国、纽西兰、德国。游走了40个国家,后来在丹麦念书。毕业后留在丹麦当人类灵魂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