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摩洛哥高阿特拉斯,我坐在電單車后座,雙手緊緊地抓着 Mohamed 的紅色皮革外套。手套里的指頭漸漸麻痹,寒氣輕易地竄進拳頭直攻手心。Mohamed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電單車,不時剎車,我們的身體貼得近近的。鼻涕不由自主地流下,被冷風吹到耳後。

我氣喘呼呼地走着,吃力地,身體的每一寸肌肉都用上了,肩膀和小腿尤甚,肌肉緊緊繃著。走出樹林了,四周空曠了,應該就快抵達山脊了。

我們走了五個小時,以龜速前進。老得背部彎如弓的老太婆,帶着孫子,原走在後面,但不稍一會兒就超越了我們。他們是好人,怕我們迷路,在前頭守候了一段路,最終放棄了我們,

摩洛哥的高阿特拉斯山(High Atlas)位於摩洛哥中部,屬於阿特拉斯山脈的一部分,全長750公里。其山勢高峻、狹長,是遠足愛好者和攀岩者的天堂。

我和雲從馬拉客什乘搭德士(Grand Taxi)前往,抵達一個叫 Imlil 的山鎮後開始徒步登山。根據著名旅遊指南的介紹,選了一條我們自認能勝任的遠足路線,三天兩夜,全程30公里,終點為 Setti Fatma。12月中旬,初冬,出發前我們不確定冬天是否可以到高阿特拉斯遠足。網上大家眾說紛紜。我在馬拉客什的旅遊論壇發問,得到了讓人吃驚的答案:“冬天去遠足,簡直是自殺!” 一個網友說。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乘搭 Grand Taxi 前往 Imlil 途中。

盡信書不如無書

我們還是去了。畢竟,當我們告訴馬拉客什旅館的主人我們要去遠足時,他沒說他那是一條死路。背着衣物、食水和乾糧,吃力地往山上走。午後,當體力幾乎被耗盡時,幸有腎上腺素和意志力支撐着。我的體力較好,雲就苦了。我走在前面,逼不得已把她遠遠地拋在後面。我怕如果我停下,就會走不動了。心臟撲通撲通大力地跳着,上氣不接下氣,汗流浹背。偶爾大聲喊雲,聽見微弱的回應,大吸一口氣後就再一股勁兒繼續往上走。

折騰了五個小時,終於抵達山脊(海拔2279米),眼前巍峨的山脈景色實在震攝人心。把背包一丟,癱瘓在小茶館的椅子上。三點了,太陽漸漸落下,把山的影子投在另一座山上。河谷遼闊而貧瘠,探不到一點生機。

老闆 Mohamed 端上薄荷茶。

“Mohamed,Ouaneskra在哪裡?” 我們打算在 Ouaneskra 過夜。

“那個就是!” 他指向遠處。

“有多遠?”

“大約七公里,” Mohamed 說。

什麼?七公里?怎麼可能!3小時/7公里,書上是這樣寫的。我們走了五個小時,居然還有七公里的路,怎麼可能?

看着停在茶館旁的電單車,心裡打着它的主意。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和他的電單車。他正打電話回家通知家裡今晚有客。

下山九拐十八彎

Mohamed 端上雞蛋,我們的午餐。

“Mohamed,你的家在哪?”

“在河谷里。”

“你一個人住嗎?” 我試着打探。

“不是,我有個妻子和一個女兒,家裡還有媽媽和妹妹,爸爸和弟弟不在家。”

很好,是有家室的人。

“我們可以去你家過夜嗎?” 我淡淡地說,心裡緊張得很。

“可以啊,我在村子裡有旅館。” 他淡淡地回答。

那你不早說?我心裡高興地喊着。

“你可以載我們回去嗎?” 太陽已快要觸及山頭了,我的身體開始冷得微微顫抖了起來。

“那不成問題。”

我們急忙替 Mohamed 收拾一下,跳上了電單車,下山。雲說我擅長公關,要我先去交際一下。

我在后座,雙手緊緊地抓着 Mohamed 的紅色皮革外套。手套里的指頭漸漸麻痹,寒氣輕易地竄進拳頭直攻手心。輪子在鬆散的礫土上轉動,Mohamed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電單車,不時剎車,我們的身體貼得近近的。鼻涕不由自主地流下,被冷風吹到耳後。

妻子在河谷里等着。我下車後 Mohamed 隨即上山載雲。我隨 Mohamed 的妻子走回村子,身體直打哆嗦。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家的客廳。那晚我們就在這裡過夜。

過一個生平最冷的夜

真是一個美麗純樸的村子。她推開客廳的門,開了燈,我看見乾淨整齊的客廳,心一下就溫暖了。她知道我冷,端上熱薄荷茶後,馬上把被子遞上。熱情的媽媽來給我打招呼,站起握手後發現,剛剛被我坐暖了的墊子又變冷了。

這裡沒暖氣也沒熱水。晚餐後,我們向 Mohamed 要了一壺熱水用來刷牙,快速地用濕紙巾把身體抹一遍後馬上穿上衣服,再用棉被把身體裹起。七點左右,和主人道了晚安後把門關上,我們用最後一點力量,把枕頭堆在窗口前,希望能擋一些冷風。

輾轉了一夜,早上起來,打開窗口一看,山上積着雪。由於山上積雪,我們無法根據計劃前往 Setti Fatma。早餐後,Mohamed 毛遂自薦當嚮導,我們便啟程遠足到 Ouaneskra(海拔2400米)去。大地光禿禿的,偶爾可見生命力頑強的野草攀在山坡上。偶爾穿過無花果園、桃子園和李子園。春天和秋天的時候,河谷里開滿了各色的花。我可以想像,天氣緩和一些時,當野花盛開時,這河谷是多麼美麗。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當地婦女在小溪旁燒柴洗衣。

生活里的便利非理所當然

居住在這河谷里的多是摩洛哥的土著——柏柏爾人(Berber)。他們利用石塊和黏土建房子。從遠處觀望,山腰上披着偽裝層層疊着的房子像是鑲進了山裡頭,形成了特殊的景緻。心機重的屋主把房子漆上粉紅色,特別顯眼。把房子建在河谷里是為了方便取水。女孩們用柴燒水,蹲在河邊洗衣,雙手被凍得發紅。把手放進熱水裡浸一浸,待手暖了後,再繼續洗。

當晚在 Mohamed 的旅館過夜,旅館暖和多了。隔天隨 Mohamed 沿着 Imnan 河谷遠足到阿斯尼(Asni),途經四個美麗純樸的村子,讓我對高阿特拉斯的印象更加深刻。是那冷入骨髓的空氣,是北非的白雪,是沒有心機的 Mohamed,也是柏柏爾人堅韌的鬥志,在如此荒涼惡劣的環境里,快樂地生活着。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的村子,傳統的柏柏人建築。

旅遊資訊:

遠足

  • 高阿特拉斯山的 Parc National de Toubkal 內有很多遠足路線,難度各異,有的路線須10天方可完成。若想自行遠足,出發前務必了解自己和旅伴的體能,了解路線。若有過夜的打算,務必確保沿途有旅館。
  • Imlil-Setti Fatma 遠足路線(30公里)
  • 第一天:Imlil-Ouaneskra
  • 第二天:Ouaneskra-Timichi
  • 第三天:Timichi-Setti Fatma

導遊

  • 若想聘請導遊,可上網搜尋,或在馬拉客什向信譽好的旅行社查詢。
  • Lonely Planet 寫說,聘請有執照的導遊的最佳地方是 Imlil 或 Setti Fatma 的 Bureau des Guides。你也可到那索取地圖。若打算直接到 Imlil 或 Setti Fatma 聘請導遊,須騰出多一天的時間做安排。
  • 若想入住 Mohamed 的旅館——Gite Lahcen Azougagh,可電郵:[email protected];電話:+212 610 417 300。

如何前往 Imlil

  • 可從馬拉客什的 Charijel el Lbguer(距離Djemaa el-Fna南方不遠)乘搭 Grand Taxi。得議價。路途約90公里。
  • 也可乘搭 Grand Taxi 或巴士從 Setti Fatma 返回馬拉客什。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